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9) 机灵孩子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8-11-02 11:26:20  浏览次数:123
分享到:

这一天村里的人们都骚动不安,孩子哭老婆叫。我一打听,原来是后街来了演马戏团的,我三下五除二的吃完饭,我边跑一二节步,一跑向街中心小庙,等我那帮哥们儿,谁知我的手脚闲不下来,当走到小庙前面时,我捡起一块大石头,向小庙左面一棵三个人才抱过来大树洞扔了过去,大树的黑树洞里有三层的蚂蜂窝,就在这时,一只一寸多长,有半寸粗的大蚂蜂,一下蜇到我脑门正中间命门处!我在这一瞬间疼得满地打滚!有人说:“快去找只大蜘蛛,让大蜘蛛的嘴咬在蚂蜂蜇的伤口上,慢慢把蚂蜂的毒素吸出来。说着话,我的双眼己肿的非常厉害了,双眼迷着细细的缝隙,只能看很近几米远。

我们很快就抓到一只大蜘蛛,让它爬在我脑门处吸食蜂毒。

那只大蜘蛛在我脑门上爬了一个多小时,中毒死了,那场马戏表演,我看了个开头就撒鸭子回家了。

春天来了,四周都是那么充满生机,小飘虫,地上小蜘蛛,飞鸟,小蚂蚁都从地下出来寻找食物,我和干瘦的马二头、马存,永来,巧巧,瑞玲,白玉省,到村西麦地里去挑野菜。麦子在春天和熙的阳光下,今天绿绿的,明天就逐渐发黄,整个冀东大地充满春与夏的气息,地上的苦麻子,蒲公英,马齿苋,和各种无名小草争奇斗艳,蓝天上一朵朵白云好似都驾着神仙,此时,我的心也随着慢慢游走的云朵,飘然而去,去那遥远的梦境里。小瑞玲挎着小蓝子走在最前面,她那张小脸,在微风轻轻吹拂下,更显出少女特有的风姿,额头上的流海缓缓的流淌,恰似小河的潺潺流淌。两只眼睛在一张小瓜子脸的衬脱下,更显得俊美秀丽。

“走,我们去村西四棵树那边的麦地挖苦菜!”小瑞玲响着金铃般的嗓音,告诉大家去挖野菜的方向,然后,小伙伴们瞬间就被齐腰高的麦浪淹没了。我看着消失在麦海里的小孩子们,心中一种无可名状的愁怅。我手扶着齐刷刷的麦浪,望着天上飞去的白云,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无尽的天际。我想:“我长大了一定象逝去的白云,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完成我人生的梦想!想着,走着,“你不是在做梦吧?!”这句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我一跳,我马上从遐想中回到现实,“我想我长大了要去远方!我还告诉她,我要拽着飞走蒲公英的伞把一起飞走,要干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

小瑞玲看着我那充满想象力的回答,投来倾慕的眼神,正如麦浪那飘渺的远远的影像,令人追思和眝视。 是的,青春少女的心往往都会是这样子的,追逐敢想敢为的和与众不同的人们印痕的。我恰恰那种敢于打破常规、而愿意闯自己的一片天地!我和小瑞玲正说着,想着,又顿住,在隔着几垄麦子的另一个方向传来马二头和永来、马存,巧巧的喊声,发现天己有些暗黑,蓝子苦菜己满,等我回到家时,奶奶己叫了我半个时辰。

小孩子的年代总是到处找热闹看,我们白天除上学外,晚上到各村去听大鼓书,当时靳文然大鼓是我们最爱听的。一听说有靳文然“双锁山”、“孙悟空大闹天宫”、“诸葛亮三气周瑜”,看到靳先生神气活现的表现,和靳先生说到那个孙悟空的本领,听得目瞪口呆,永远难忘!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