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8) 儿时农村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8-10-31 13:44:26  浏览次数:143
分享到:

上小学的路上我总是会在安排自己玩耍,抓几只小蚂蚱,弄死后放在蚂蚁窝旁边,然后我就斜趴在路边的沟坡上,静静的观察那些蚂蚁们齐心协力的地这些食物往窝里运。一切都是无声的,可想而知,蚂蚁们们有几大优势,一,齐心,二,务实;三,不讲空话;四,勤奋努力。这时节春色刚刚过一会儿,初夏也只是刚露尖尖角,在常未庄村北小杨树行子路边,时常有我的身影出没! 

过年了,尽管农村里家家都穷得叮当响,那时过日子是“白薯面顶细粮,鸡屁股当银行。 每天一听到母鸡下蛋后“嗄哒、嗄哒、”一连串的叫声,奶奶总是让我去鸡窝里把鸡蛋取出来,然后奶奶小心翼翼的把蛋放笼筐子里,一个、二个,十个。 等有事用钱了,就心疼地把鸡蛋拿出,卖几个。 正是要过年了,奶奶卖唯一几个鸡蛋,我知道,此时奶奶的心,一定是不好受的,因为这个家庭唯一的钱财的来源。由于每年最热闹的大年三十要到,小孩子们个个都像疯了一样,一帮孩子们聚在村中间小庙旁边。这尊庙是近几个村有个婚丧喜事的集中地,来烧香、祈福的乡亲们人络绎不绝。每逢过年过节,也是孩子们开心聚会的好地方。这天,村里中心地带听到鞭炮声,我的心痒痒的,这奶奶把我叫过来,说:“大水儿,这五角钱给你去买点炮竹,跟永来、长生、马二他们去玩,別让炮竹嘣啦!”我奶奶说给五毛钱,我愣了,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我哭了,从心底里心疼奶奶,要知道,没黑没白天的,爷爷、奶奶一天到晚的忙生活,每天还都是吃不饱饭,他们个个瘦骨如柴,每天土里刨食,吃不饱肚子,没有个完整衣服,日子真难熬哇!

我从奶奶手里接过那五毛钱,心怀极度感激之情,用长了一层厚厚的嗄博的破棉袄袖抹去眼泪,一溜烟儿跑去小庙儿那里找小伙伴儿们。前常未庄是一个三百多户人家,全村共有一千五百多口人,在村里中间地带有小土庙儿。

本村大队书记许荣正跟一帮孩子们放爆竹,马二头正用一节半米长的玉米桔杆儿,一头点上火,用这个去点爆竹更安全。眼前是个大雷子,“轰”的一声,振耳欲聋!这声巨响,把村里爱玩的孩子们都从各家振出来了,全在小庙前面,放小鞭儿,点雷子的,放二踢脚的。长生用洗脸盆端着半盆焰火,其实是茨花。茨花用火一点:只听“哗哗哗”白色的光芒一直往上茨,最后发出地雷的山响!“轰”!

村里的大人小孩都来了,半条街都是人。这个小村子,人杰地灵!小孩子们都是个性十足!我做为常未庄的一员。许荣是我本村大叔,大叔也确实,村里村外遇上个屁事,谁能逃离这里的一圈一线。

“老爷子高,老奶子低,老爷子专门;⋯

大家拱堂大笑!

四野火球乱飞,遍地烟气騰腾,永来穿着又肥又大的棉裤,腰上糸一条大牛皮条子,上边穿黑灯心绒棉外套,一边跑着一边提裤子,把一个大扫帚点着火后,往高处扔去,边扔边喊着:“大水,看我的大扫帚星上天啦!”

我也不示弱,点着一具火把“嗖嗖”扔了出去!不知道是谁把火球扔到二万他们家身上,一个个火球冲着我和永来扔了过来!最后演变成村东头打村西头的。从扔火球,到用土块、砖头、石头互砸了起来!

看来是乐极生悲了。 其结局是:我们西头的马二头上砸了一下个大包,还出血了,另一个是长生同样挨了一石头,眼睛青肿的看不了东西了!村东头的不知几个受了伤。

小时候我们这帮人儿,经常是东头打西头,有时候是前街打后街,前街打后街一般都是以弹弓仗为主,一不注,一颗颗用弹弓射出去的泥球或是玻璃球,射中人就够吃一壶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