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三 圣女珍妮(3)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9-21 18:24:11  浏览次数:297
分享到:

        “我就是随便说说,你先下去。”她狡黠一笑,转身回去拿包。

         他正在俯身和孩子说笑。杰西卡走过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他转身抬头,不禁一愣,看着眼前这个五官精致、染发、超短裙、艳光四射的美人,懵懂发呆。

       “怎么,记性这么差,不认识我了?才几年不见,孩子都这么大了,你太太真有福气。”

         他完全措手不及,张了张嘴,不敢吱声。

         他太太早已妒火中烧:“你们认识?她是谁?”

         杰西卡一脸狐媚态:“我的电话没变,也还住老地方。”说完,迈着猫步一扭一扭地离开。

          Samuel在一旁没吱声,也起身离座,自言自语,“我就说过,随便完,总会有麻烦的。”

         他太太的嗓门渐渐大起来。我无意旁听。挤进电梯,长出一口怨气。

         两人追上来,在电梯里,杰西卡一直忍不住偷笑。Samuel猜出几分,紧闭双唇,事不关己地仰面望着天花板。

         中午大家没吃好,又都没心情做饭,我心怀愧疚,路过唐人街的时候,买了几份烧腊饭,带回家里。

         这个房子是杰西卡父母在她读书的时候出钱买的,名曰以房养学。因为我们三人一直合租,我和Samuel也就顺理成章搬过来,象征性地交一点房租,分担日常开销,她的父母也可放心。

         晚上吃完烧腊饭,开了几瓶啤酒,围着餐桌,聊起家常。

         Samuel从不多说少道、打听我们的隐私,并且随叫随到,对我们两个美女从不觊觎窥探,这是我们多年相安无事的原因。他和我们同年来澳,毕业后做装潢设计的工作,闲时在家侍弄花草、做家务、打游戏,自己的生活有条不紊。

         我们接受他,是因为一次野餐。上大学的时候,兴趣小组安排户外活动,到奥林匹克公园骑自行车。我俩到达时饥肠辘辘。Samuel坐着出租车从天而降,带了一大堆自己的手艺,刚刚出炉的烤面包、炸鸡翅、炸抱子甘蓝,还有自己调制的酸辣酱。他说这只是一个惊喜,想通过外人的嘴,检验一下自己的厨艺。我俩风卷残云,并当即主动邀请他来同住。这一住就是七八年,堪称异姓兄妹。

         我对杰西卡今天为我出头,心存感激。从小,姥姥总是念叨做人要隐忍,百忍成金。父母离异后又分别再婚,我只有和慈祥的姥姥相依为命,在弱肉强食的丛林中,是名副其实的弱者。

         我在哈尔滨的一所中学读书,同学们家里大都非富即贵。

         高二的时候,我喜欢上同班同学傅辛。他有点小才艺,唱歌、跳舞、打篮球,都能比划几下。 学校有几个女生同时喜欢他,我只是暗恋者之一。高三下半年,我陪一个爱美的女生参加艺考,竟然阴差阳错地闯进上海戏剧学院招生复试。此前一直觉得自己皮肤黑黑,是一只丑小鸭。姥姥从小却总是端详着我说:“我的大孙女是美人坯子。美人在骨不在皮,典型的瓜子脸,眼睛顾盼有神,美人骨,上镜一定好看!”   没想到竟然被她说中。

         我糊里糊涂通过了复试,爸爸妈妈都表示经济上他(她)们         

会想办法帮助我。姥姥恰巧患病去世,大家决定,卖掉老房子供我上大学。

         傅辛这时已经开始办理出国手续,准备来澳洲读书,又知道我不日或许将成为大明星,对我展开追求,我们就开始了一段忘乎所以、漫无目的的恋爱。

         世上哪一个少女的初恋不是一日三秋,山盟海誓!我明知道

上海和澳洲隔着千山万水,但是在他一句,“我站稳脚跟就会接你过去”的信誓旦旦下,还是义无反顾地飞蛾扑火。

         我那时不考虑未来,只知道要对得起自己的爱情。莎士比亚说过:恋爱中的女人往往是最愚蠢的。记得有一次,我俩订好了几天后的约会时间。到了那天早上,去等公交,才知道当天全城跑马拉松,所有公交停运。电话也联系不上。我心一横,徒步15公里,三个小时后,愣是走到他的家门口。

(to be continued)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