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研讨

学术研讨

李毅:纪念马克思诞生200周年 (2)
作者:李毅  发布日期:2018-07-18 20:03:28  浏览次数:523
分享到:

四、社会发展阶段理论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从来没有说过人类社会要经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这样五个阶段。这个五阶段论,是1930年代几个苏联理论家的说法。现在看来,这个说法欠妥当。目前在世界上找不到一个国家或地区经历了这五个阶段,全人类更没有经历这五个阶段。

什么是原始社会,还要研究。有没有奴隶社会,哪个社会是奴隶社会,还要研究。如果说有奴隶的社会就叫奴隶社会,中国1949年之前一直有卖身为奴的现象。如果说多数劳动者是奴隶的社会才叫奴隶社会,目前在世界史上,还很难找到奴隶社会;按照这个定义,只有美国内战之前的美国南方社会是真正的奴隶社会。中国先秦有过封建社会,欧洲中世纪有过封建社会,但世界上好多地方没有经历过封建社会。

如前所述,马克思在第四自然段中说:“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的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做是社会经济形态演进的几个阶段。”马克思是个非常严谨的科学家。第四自然段在论述其它问题的时候,表述是肯定的,唯独在这里,马克思用了“大体说来”。马克思首先提到了“亚细亚的”或“亚洲的”(Asian)模式。这里是指中国和印度。马克思当时对中国研究有限,但马克思根据有限的研究发现中国的社会形态与欧洲明显不同,欧洲的概念不适合中国,所以马克思用“亚洲的”(Asian)来指称中国等亚洲国家的社会形态。对于欧洲的社会发展形态,马克思用了“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的资产阶级的”三个阶段来划分。古代的,指希腊罗马时代。封建的,指欧洲中世纪。马克思的这种说法,今天看来,也没有任何不妥之处。马克思关于社会发展形态还有几段论述。

他一定要把我关于西欧资本主义起源的历史概述彻底变成一般发展道路的历史哲学理论,一切民族,不管他们所处的历史环境如何,都注定要走这条道路,—以便最后都达到在保证社会劳动生产力极高度发展的同时又保证人类最全面地发展的这样一种经济形态。但是我们要请他谅解。他这样做,会给我过多的荣誉,同时也会给我过多的侮辱。[1]

第一种所有制形式是部落所有制……。第二种所有制形式是古代公社所有制和国家所有制……。第三种形式是封建的或等级的所有制。[2]

人的依赖关系(起初完全是自然发生的),是最初的社会形态,在这种形态下,人的生产能力只是在狭窄的范围和孤立的地点上发展着。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是第二大形态。在这种形态下,才形成普遍的社会物质变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求以及全面的能力体系。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生产能力成为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上的自由个性是第三阶段。第二阶段为第三阶段创造条件。因此,家长制的、古代的以及封建的状态随着商业、奢侈、货币、交换价值的发展而没落下去,现代社会则随着这些东西一道发展起来。

社会经济发展是一种自然历史过程,不管人们在主观上怎样超脱各种关系,他在社会意义上总是这些关系的产物。[3]

正如马克思所说,如果有人把五阶段论说成是一切国家民族都注定要走的道路,并说这是马克思的理论,这不是赞扬马克思,而是侮辱马克思。古今中外,世界各国走什么道路,由各国人民和各国领导人自己选择。可能走对,可能走错。实际情况是,多数都走错了,所以世界史上古今中外多数国家和民族,包括一些强盛一时的国家和民族,衰落了,衰亡了,甚至灭绝了。

五.从秦至清中国社会的性质

用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分析中国社会形态的工作,现在还远远没有完成。夏商周之前的社会,是不是可以算作原始社会,可以研究。中国有没有奴隶社会,还要研究,首先是如何定义奴隶社会。如果说,有奴隶的社会就算奴隶社会,中国直到1949年之前都有卖身为奴的现象,能说中国1949年前是奴隶社会吗?如果说,奴隶劳动力超过劳动力总数一半的社会才算奴隶社会,中国历史上出现过这种社会吗?这些都还有待于研究。

夏商社会已经很发达,肯定不能算作原始社会。可以和美国社会相比较。殖民地时期的美国,是非常落后的。没有像样子的道路,没有像样子的水利设施,没有像样子的建筑。今天在费城可以看到殖民地时期美国最大的房子。从考古资料和文献资料看,这样的房子,在周朝算小房子,在商朝也不算大房子。大体说来,殖民地时期美国社会经济的规模和发达程度,应该和夏朝不相上下。夏商社会是不是奴隶社会,还要研究。

西周是封建社会,春秋战国五百多年封建社会解体了,秦统一消灭了封建社会,对此,国内学术界,赞同的不少,反对的不多,基本上达成了的共识,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写进中小学教材。但对从秦到清两千多年中国社会的性质,研究远远不够。八十年来,围绕这个问题,中国学术界有过几次大的讨论。令人遗憾的是,近二十年来,中国学术界有关讨论基本上沉寂了。现在能够看到的,有韩德强的一篇长文,题为“重新认识中国历史”,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该文认为,中国从汉朝开始就有强大的资产阶级,中国从汉朝开始就可以算作资本主义社会。不管这种观点正确与否,这种认真研究重大学术问题的态度值得提倡。

对两千多年来中国社会的性质是什么,中国自己都没有一个说法,实在说不过去。西方社会学界,对人类社会形态的演变,目前大多采用狩猎与采集社会、园艺与畜牧社会、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后工业信息社会的说法。是否可以使用这种说法界定中国社会发展形态,也可以研究。

六.马克思论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

毫无疑问,马克思认为,人类社会要从资本主义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然后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但作为一个严谨的科学家,终其一生,马克思都避免讨论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的具体状况。因为马克思知道,马克思自己不可能知道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的具体状况。只有一次,出于上下文的需要,马克思对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共产主义,作了一个十分简洁的设想:   

我们这里所说的是这样的共产主义社会,它不是在它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恰恰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所以,每一个生产者 ,在作了各项扣除之后,从社会方面刚好领回他所给予社会的一切。他所给予社会的,就是他个人的劳动量。[4]

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上,在迫使人们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是本身成了生活得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发展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其能,按需分配![5]

简言之,社会主义,就是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共产主义,就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显然,马克思这个概括,比前述《礼记》关于大同、小康的概括,更抽象,更精炼,更深刻,更科学。

[1]同上,第19卷,190页。

[2]同上,第3卷,25~27页。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12页。

[4]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21页。

[5]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22-23页。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