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13章 收 容 所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7-07 00:40:22  浏览次数:34
分享到:

倒是在平房尽头的三间女收容室中,生活气息浓厚。

煮饭的周芬和另一个煮饭的女人,住在正中一间女室。

牛黄看见室里收拾得很整洁。

居然还有一束菊黄色的花,插在小玻璃瓶里……

 “采的!”

陪同的周芬说,指指墙角。

牛黄这才看见墙角一片春花烂漫。

刚才冲着他们狂吠的那只大狼狗,正惬意的摇着尾巴在花丛里窜来窜去。

棕色的毛背上,沾着鹅黄色的点点花瓣。

“黑子,过来。”周芬轻轻唤它,黑子抬起头望望轻快的对着她跑来,将头偎在她腿上亲昵地磨蹭。“你养的?”

牛黄有点不高兴。

“王所长喂的。”

见牛副所长神情不对。

周芬小心回答。

“我哪敢擅自养啊?狗如人,久了,就熟啦”。

几天后,牛黄基本上摸清了整个收容所的情况。

王所长是当年抗美援朝的连长,右腿在第三次战役中失去,就此回国担任了这个收容所所长。收容所的日常开销,管理或遣返流民等事务,全由他说了算。

特别是遣返流民。

王所长今天心情的好坏。

或看你顺眼不顺眼。

说一声送市看守所或遣散回原籍。

你的生活就会冰火二重天。

入天堂或坠地狱,只是瞬间的事儿。

这天一早,牛黄周三起来刚梳洗完毕,门外就传来周芬的敲门声。

“进来”周芬端着早点进来了,一盘油炸胡豆瓣,一碟青椒拌皮蛋,几个大白馒头,一盆稀饭。刚吃完,周芬就敲门进来收拾端出,餐餐如此。

从没享受过如此服务的二人,开始尚不习惯。

可久了,也就默认啦。

吃完早餐。

好发奇想的牛黄邀请约周三去看流民们如何吃饭?

但周芬告诉他们,流民每天只吃早上10点半和下午4点半二顿。

“二顿?”够吗?”,周芬瞧瞧牛黄:“副所长心肠好,唉,流民啦,谁管你够不够的?”“流民就不是人?”周三憋出一句,有点愤愤然。

早饭后,顺着平房巡察一遍。

处理流民间的纠葛或别的事务。

收容登记。

接电话值班,吃饭。

这就是收容所全天的工作内容。

所里最忙最重的工作,是遣返流民。

“这些流民狡猾的很”王所长斜坐在破藤椅里,一抹阳光照在他瘦削的脸上:“没有一个人说真话,照他说的地址送去,结果却是在另一个地方。跑冤枉跑,风餐露宿,是干我们这一行的常事。”

“所长,如果他假报地址,我半路上就把他扔了,免得还要给他买车票什么的。”

周三笑嘻嘻的说。

“反正是假的。没准儿还能给所里节约呢。”

“那怎行?”

王所长瞧瞧周三。

“再怎样,只要咱接了手,就一定要给国家一个交待。费用你们不用担心,正常报销就行啦。”桌上的电话响了,王所长眼明手快的抓起:“哪里?我是王大实。”

放下电话。

他想想。

又按住电话的摇柄一阵猛摇。

再抓起听筒。

“喂,找谷所长”

二人在电话里好一阵咕噜。

“你俩来得巧,今晚有行动。”

王所长告诉道:“我们都值班,深夜12点左右,大量的流民就会送到。”“可我们只有三个人,够么?”

牛黄脱口而出。

“所以,我请了就近辖区的派出所支援。”

王所长轻松地摊开双手。

“别担心,他们11点左右就到。”

“不会不来吧?”

周三有些担心。

“不来?笑话,谁敢?叫到谁谁再忙也得来。这是命令!”王所长哈哈一笑,拿起铃铛摇摇,周芬敲门进来。“准备夜宵,我们今晚加班。”

王所长爱理不理地。

“牛副所长他们刚来,夜宵丰富一点。”

“喝剑南春还是五粮液?”

“五粮液吧,纯一些;剑南春那玩艺儿后劲大,喝多了难受,去吧!”

“会不会喝酒?”

他问牛黄周三。

“不会”

“不会学,学就像学工作一样,学着喝!”

收容所之夜,微黑安静,地阔天清。

跨出明亮的办公室,眼前是平房一溜暗淡的灯光,牛黄周三顺着铁门上的小门看去,流民们或坐或依昏昏欲睡,一股股呛人的臭味混合着霉味飘出。

“今天没消毒吗?”

周三捏着鼻孔。

踢踢放在每间门侧的石灰桶。

“真臭!难怪原来的管理员都跑啦。”

“消了的,但王所长说,生石灰水中的消毒剂放少了。”

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撞在牛黄腿上,是黑子。

瞧着黑子亲昵地在自己腿脚上磨蹭,摇动尾巴撒欢的样子,牛黄想:“畜生如人哩,一点不假。主人对自己亲热,狗便对自己亲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