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找间房子去读书
作者:任芙康  发布日期:2018-06-21 08:51:24  浏览次数:197
分享到:

fuJPG.jpg临来深圳,在湖南逗留了几天,那边让人快活,也让人叹息。天天全力以赴地吃辣子,嗓子哑了一半。接到这次开会通知,看到"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这些宏大的字眼儿,与"劳动者文学"连结起来,心头一兴奋、一振奋,嗓子又哑了一半。

而以往的聚谈,是什么状态呢?首先会标不同,"打工者文学论坛",悬挂多年。我就来过数次,与朋友们不断地见面、分手、重逢。握手言欢中,人一熟,说话往往兴之所致。回想一下,除汇报作品学习心得之外,似乎还说过以下一些废话。

比如,有的地方,换官就变思路,动人就改章法。文学偶尔受到善待,便只是一种侥幸和意外。而在深圳,虽说领导也时常调整,但高看文学的传统,却从不调整。对文学的欣赏和扶持,已渗透到基层,几乎每个街道,都在竞赛着张罗文学活动,竞赛着出版文学书刊。这使得众多的劳动者,有了与生存环境切近的读物,有了表达情感冲动的出口,有了显露文学才华的园地。

还比如说过,此地,尤其是宝安,作家普遍抱团儿。文人相轻的习气最淡,切磋技艺的气氛最浓,守望相助的情感最真。当然也有例外,互不认输,是争论文学话题的时候;如兄如弟,是端杯痛饮的时候。

再比如说过,毫无想象力的一些前作家、准作家,为炫耀"存在",往往将些陈年垃圾,披上标新立异的包装。而深圳的作家,宝安的作家,年复一年,货真价实地,怀着创新的欲望,从事创新的实验。每到年终岁尾,检点几乎所有的文学体裁,都有刊稿数量的节节攀升,都有海内外各种奖项的斩获,都有各地文朋诗友的撰文颂扬。

于是,每回来深圳,感受到异于外地的文学热度,都会说些既沾边又隔漠的心里话,并真诚地帮着梳理、帮着定性、帮着分类,帮着盘点。而下一回再来,结识一些陌生的面孔,阅读更多的新作,便再度难掩欣喜,自然而然地,会重新修正、补充先前的归纳,甚至重新否定、推翻先前的判断。于是,论坛变得轻车熟路,与会者个个口惹悬河,发言都会严重超时。

以上所述,可能记忆有误,并非全部实情。此刻说出来,仅仅是回想曾经有过的见识。

今天,正式而又响亮推出的"劳动者文学",因已历经数年的预热,虽不至于让人欢呼雀跃,但它的特殊意义在于,就"一带一路"的国家倡导而言,当极具实力的深圳,成其关键的支点之一;当极具活力的粤港澳大湾区,成其重要的基地之一,令一些人嫌弃也令一些人着迷的文学,在珠江三角州十一座相互策应的城市里,将会焕发出何等花红叶绿的模样?尽管无法做出放胆的畅想,但能够肯定的是,置身于急剧变化的社会转型期,所有喜爱或号称喜爱文学的人,其虔诚的真伪与深浅,都将受到并非经意的检验,甚至会有"重新洗牌"的可能。

这让我想起一些往事。

1966年暑天开始,"文革"席卷华夏,社会一片迷乱,许多热衷政治的儿郎,投身斗争去了。而一些落伍的后生,误打误撞,饱览了大量尘封的文学名著,受着不合时宜的哺乳,心里生出超越物质层面的快感,文学的天性及感悟,受到启蒙并得以繁衍。后来,他们中的很多人,成为重建文坛的勇士。

同样,改革开放之初,社会一片兴旺。许多开风气之先的弄潮儿,扑进商海去了。一些另有所好的才俊,利用"读书无禁区"的绝佳时机,如饥似渴地恶补中外文学经典,迸发出模仿、借鉴、消化、创造的激情。不少佼佼者修成正果,以可圈可点的先锋姿态,进入新时期文学的史册。

回叙过往,是为了想说,我们安身立命的地方,变革之深度、广度,无疑前所未有。文学同仁们聚集一起,审视伴随时代共存共荣的文学前景,有理由充满自信。劳动者成为文学欣赏者、参与者的主体,甚而成为文学的生力军,成为文学精英的人才库,已经逐渐演变为不容忽视的文坛真实。何况,在深圳,在劳动者文学摇篮的宝安,经年累月、持之以恒的文学坚守,已经做足了扎实的铺垫。

历史裂变期的岁月记忆,可以当作今天的参照。我们不妨扪心自问,自己如果真的喜欢文学,是否愿意疏离呼朋引类的沙龙,疏离高谈阔论的研讨,疏离博览群刊的浮躁,疏离社会八卦的搅扰?文学创作,不可或缺"私人空间",需要独处的屋子。寻找并阅读适合自己口味的书,鉴别并珍爱引发自己共鸣的书,就像"文革"初期,以及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文学青年们那样。在敲锣打鼓、载歌载舞之际,尚能静心安坐,孤寂地面壁,面对空无一物的白墙。一切似是而非,眼前皆无。但脑子里,却最可能展现出无垠的文学视野,最可能忽略掉蝇头小利,最可能远离"节日"的快乐和世俗的焦虑。相反,如果钟爱倚身于热闹的窗子,耳闻目睹的花花绿绿,让到手的成果,可能只是中学生的作文素材,而同社会与人生的文学呈现,风马牛不相及。

文学的玄妙,往往在于,如果追逐浮光掠影,追逐人云亦云,追逐组团忽悠的集体书写,追逐一天一层楼的速度,追逐一本书便脱颖而出的奇迹,一般说来,欲为新时代文学建功立业的痴念,只会是天上够不着的馅饼,只会是水中捞月的空忙。

本文系作者2018年5月25日在深圳市第十四届全国劳动者文学论坛上的发言


下一篇:中国人的吃喝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