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11章 惹 祸 包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6-17 14:40:52  浏览次数:136
分享到:

个子高高的赵队长。

忙压低了嗓门儿。

“我改,我一定改。”

“什么事?”

杜杀的脸色缓和了一些。

“明天的巡察排班,该1小队到花海巡察防范,怎么又变成了我2小队?搞错了哟。”杜所长接过安排表看看,点点头。

“印错啦,改过来就是嘛;你呀真是的,一点儿亏都吃不得。”

赵三眼睛眯成了条长细缝。

“吃亏?嘿儿哟!

1小队现在可是英雄小队。

没准儿。

人家牛队长还说我们故意抢他们的荣誉哩!”

杜所长听出了他话中的醋味,将脸一板:“空话少说,有本事工作上比,别像女人一样嚼舌头。人家黄五是怎样说来着?哦,‘牛皮不是气吹的,哥们不是吓大的。不信,试试看?’

怎么样?

这次人家就敢于见血。

你们就应当有这种精神。

懂吗?”

“我懂,我懂。”

“别只顾嘻皮笑脸的,你呀,脑袋瓜子挺灵光,弄琴舞弦的是把好手,可进执勤排也有几个月了,怎么就一点也没长进?”

徐指导员拍拍他肩膀。

“大号吹得再好,也抵不上本职工作干得好呀,这可要影响你自己的前途哟,年轻人。”

“我懂!现在我真的懂啦!指导员。”。

“好吧,给他开张证明,就说我们在执勤时抓错行啦。”

盯住赵三慢慢消失的背影。

沉吟好一会儿,杜杀愤愤道:“让王公子快走,快走!他娘的,票证,票证,唉。”

“还有一件事,昨天缴获的那批烟”,“我不是吩咐全部都烧了吗?”“我是叫3小队烧了,可他烧到了一半,来找我说全烧了可惜,可不可以留一点自抽?”

“那怎行?”

杜杀一愣。

又问:“我怎么没听3小队讲?”

徐指导员忍不住笑起来。

“你呀,人家光看你那副杀相就怕啦,还敢找你?”

杜所长摸摸自己胡子拉喳的下巴。

也忍不住笑了:“也没这么可怕吧?结果怎样?”。

“我答应了”徐指导员轻描淡写的说:“这帮小子积极肯干,我们也得给人家一点甜头。”杜杀扭头瞧瞧老搭档,瞪瞪眼,没说话。他眯缝着眼,望着窗口外开得枝繁叶茂的桃树。

几只麻雀正在桃树的枝桠上跳跃欢唱。

叽叽喳喳的雀音,给这单调的清晨平添了无限生机。

牛黄拿着修改过的值勤安排表,匆匆走过。

杜杀笑眯眯的看着他背影。

他知道。

牛黄正集合队员,准备开始一天的执勤工作。

昨天,牛父与黄父来找他,三人谈了很久很深。说实话,要不是老婆在牛父手下工作,杜杀可不愿意与他们常来常往。

特别是那个黄父。

大字不识一个。

粗言秽语的。

居然成了到处宣讲革命重大意义的工宣队长?

真是他娘的乱了套!

杜杀信奉组织,信奉个人英雄和个人奋斗;桀骜不驯的性格,让他不屑与本职外的社会人员打交道。但实在招架不住老婆的夜夜咕噜,天天唠叨,说什么要给她和儿子留条后路……

好嘛。

与他们打交道又不死人。

再说。

没准儿还能得点意外情报什么的。

对自己的工作也有好处。

再则,他们的孩子还真是争气。

对于牛黄黄五和周三的表现,杜所长看在眼里,喜在心底。尤其是这次一天二案的破获,不但让本区派出所在局里的几十个地区派出所中,名声鹊起,引起上级领导的高度重视。

从而替本所和所里的弟兄们争取到了一些好处。

还因为破获了这个特大造假票贩团伙,自己被市局记二等功一次……

他忽然想起一段时间来,常到所里搞政审的社会用人单位的多次拜托,便有些犹豫不决。

这帮小子,是他一手拉扯成长的。

更是他工作中的得力助手。

要说给他们推荐工作,不在自己话下。

可问题是,他们走了后谁来接着干呢?

现在,小青年们都忙着找工作,找个好单位。谁还有兴趣来派出所无偿服务?派出所,哼,听起神圣,实则清水衙门一个……

杜杀忽地又想起市收容所上次打来的求援电话。

他眼睛一亮。

收容所的王所长可是答应了开工资的。

那么。

就让牛黄周三黄五去支援一段时间罢。

也不枉哥几个这次立了这么大的功。

小队集合好后,牛黄临时分了组。各组便拉开间距,先后向花海巡去。空气中弥漫着花香,阳光明媚。

厂区大道上人来人往。

见到戴着红袖章的队员们,许多人都停下脚步。

带着感激的微笑望着他们。

执勤排出现后,极大地威慑和制止了厂区内外的刑事犯罪。

社会秩序好多了。

牛黄边走边想起昨晚蓉容的夸耀,十分高兴的回味着。

虽然上次老妈发了警告,可牛黄没事总爱往蓉容家瞅几眼。如果说他以前只是羡慕蓉容,天马行空,独来独往;一人吃饭、上学、看书、休息;现在更多的是渴望看到蓉容。

看到她青春美丽的身影。

略带忧郁而沉思的瞳仁。

看书入神时,坐在桌旁被灯光照出的剪影……

更令自己惊奇的是,梦中周二妹的倩影不知不觉换成了蓉容。

蓉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前几天,他从蓉容那儿借到一本书,是德国作家和诗人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一个崭新的世界和思维,在他眼前亮开。

牛黄不知道为什么这本书如此吸引自己?

总之。

看了几遍犹嫌不够。

再看再读。

爱不释手。

泪花盈眶。

书中有的章节,被读得能够背诵如流……

昨晚,不能再拖啦,只能把书还给蓉容了。懂事的蓉容特地站在自家门口,与陈三和周伯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聊着,眼睛却不断瞟着牛黄家的大门和厨房。

牛黄知道,蓉容在等自己!

待牛黄拿着《少年维特的烦恼》跨出家门,蓉容眼睛发亮。

主动冲着他开玩笑。

“哟,大英雄,来去匆忙,停下吹一会儿嘛。”

牛黄也笑着站下。

“开什么玩笑?我是什么大英雄哦?”

“是就是嘛,谦什么虚哟?”

长胖了一些的陈三,夹着香烟,一抖一抖的:“来一枝?”

牛黄摇摇头。“对啦牛黄,要是当时刺边一点,你不就洗白了?”看来陈三在厂里开玩笑开惯了:“喂,牛黄,说实话你过后到底怕不怕?尿裤子没有?”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