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捡废铜旧铁的回忆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18-06-02 11:13:37  浏览次数:197
分享到:

退休后,我窝居陋室,每天不是读书,就是看电视、上电脑,书本、新闻以及码文字主宰了我的晚年生活。人老好回忆,眼见着社会主义祖国欣欣向荣,日渐强大,我总会回想起孩提时代为了给志愿军捐献飞机大炮而痴迷上捡废铜旧铁的事儿。

建国初,举国上下全力以赴投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乡村里的青年农民都争先恐后地报名参军上前线,家家户户都节衣缩食为前线献粮捐款,刚刚上学的孩子们也都不甘落后,千方百计去捡废铜旧铁为抗美援朝前线捐献飞机大炮。

那时候,我们这些靠吃糠咽菜长大的农村孩子,放学回到家都得马上去田间割草、放牛,待做完这些“功课”,大家就会聚集一起玩打弹子、“造房子”、“官兵捉强盗”。抗美援朝之后,孩子们在放牛割草的同时多了一个心眼,留心哪里有废铜旧铁,然后捡回家送到学校。塘河岸边的饮牛河滩上,罱河泥潭的河沿边,旧屋基地的瓦砾堆里,老坟场的荒草丛中……我们为寻找一块锈迹斑斑的废铜旧铁而埋头找呀找,搜呀搜,直到太阳落山,家里人端着饭碗在村前屋后大呼小叫,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回家去。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夜,我在睡梦中哈哈大笑着说:“二狗,我拾到了一个大铁坨。”开心得把老爸老妈都吵醒了。

一个星期天,我协助妈妈划着小划子去远房亲戚家赊南瓜。亲戚家的南瓜获得了大丰收,他和我们一起去他家的老屋基地上摘南瓜。南瓜很大,我人小搬不动,妈妈让我去树荫下歇着。亲戚摘了一只长在南瓜地旁边的甜瓜,一拳砸成两半递给我,让我去树荫下吃瓜。吃着甜瓜,看着搬南瓜而忙得汗流浃背的妈妈,我举着另外半个甜瓜跑过去。“哎哟”,我的脚底感觉一阵疼痛,弯腰一看,我的破布鞋被戳穿了,砖缝之间竖着一枚断了头的“屋檐钉”。哟,“踏破铁鞋无处觅,得来全不费工夫”,碎砖堆里,藏着不少断铁钉、旧鉄鎝等废弃的铁器。原来,亲戚家的老邻居是个打铁匠,我因祸得福,流了一点点血却意外地发掘到了一个“大铁矿”!

小划子为我搬回家一个“大铁矿”,然后又由爸爸帮我扛到了学校。学校被惊动了,班主任表扬,校长亲自颁发奖状,同学们捡废铜旧铁的积极性因此更加高涨了:每天都有家长扛着布袋,代替自家孩子把废铜烂铁送到学校来。我和村子里那些一起放牛割草的伙伴,组建了一个捡废铜旧铁小组,放学后去各处寻觅,星期天则扩大搜寻范围,去亲戚家,去周边村镇的铁匠铺、小厂房、寺庙、老屋基……为了抗美援朝,为了保家卫国,建国初期的孩童们和全国人民一样,竭尽全力地做着孩子们可能做到的事情,为新中国成长壮大奉献上了一代少年儿童的拳拳赤诚。

孩提时代,我痴迷上捡废铜旧铁;退休以后,我的最爱是读书看新闻。看到电视里我国的航母编队首次真枪实弹的演习,我打心底里为祖国日益强大而高兴、欢呼。当今世界云谲波诡,我们就得时刻准备着。垂垂老的我还可以做些什么呢?唯有将微弱的余热化为文字,献给祖国,祝福中国梦。


下一篇:何处是故乡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