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9章 执 勤 排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5-28 11:16:56  浏览次数:197
分享到:

杜杀怒了。

“我说你们这帮小子怎么回事?

妈的,都是公子哥儿来享福的?

挑三拣四的不想干?不想干就给我滚,想干的多着哩!”。

几个女生吓哭了,呜呜咽咽的抱在一块抹眼泪。

派出所的徐指导员忙走过来,和颜悦色的安慰大家。好一阵劝说和比方,少年们才平静下来。随即,开始了一整天的培训。

牛黄们回到家。

已是天黑时分。

大伙肚子饿得咕咕叫。

上得楼来,牛黄见蓉容抱一本书伏在楼梯口旁的栏杆上看。

他瞧瞧蓉容,感到奇怪。

“不在家里面看书,跑到楼梯上借公用灯看,真节约哦!”

节后,肖母上班去了,一周回来一次;肖父好像在远方工作,不常回来。蓉容的姐姐到农村落户,哥在郊县工作,平时里,家中就只有正在读高中的蓉容了。

“才回来?”

“呵,才回来。”

牛黄没想到蓉容会先打招呼。

愣了一下。

接着问:“怎么在这儿看书?”

“不知是灯泡还是龙头坏了,弄了半天也不亮。”蓉容笑笑:“只好揩油啦”“来,我帮你看看。”牛黄豪爽的说。

“那太谢谢了。

不过,你吃了饭再修吧。

不急的,这么晚了还不吃饭,谨防得胃病。

得了胃病很难痊愈哟!”。

“真是医生的女儿!”牛黄想。

其实就一个小毛病,龙头用久了,锣丝扣口处有些生锈。牛黄找来细沙纸,稍稍打磨拭去微锈,通上电,顿时满屋光明。

蓉容高兴得笑了。

“哟,好亮呀!你真行。”

牛黄骄傲的一笑。

“小事一桩,有难事找我。”

“要得,要得。”蓉容满口答应,忙着在屋里找来找去。牛黄拍拍手,准备离去。

蓉容喊住了他。

“呶,给!”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递过来。牛黄急忙推却,蓉容却一个劲往他手中塞。

门口传来老妈的声音:“牛黄,干嘛?”

牛黄急忙跑出去。

老妈站在蓉容家门口。

疑惑的看着儿子。

眼睛一闪一闪的。

牛黄解释几句,紧走几步到厨房,急忙端起饭碗,他实在饿坏啦。周三端着碗走了进来,边嚼边问:“吃什么?嘿,又是土豆丝;来,尝尝这个。”

他把一筷夹肉片放进牛黄碗中。

“嘿,你干嘛?”

牛黄有些惊疑。

俩人虽然时常在一起边吃饭边聊天,但很少彼此夹菜让菜的。

牛黄认为,那是女孩子们的习惯。

咱堂堂男子汉,岂能如此?

“尝尝嘛,又不犯法。”周三惬意的大嚼特嚼,嘴唇上油汪汪的:“老爸夸咱有出息,今后我们一起捉坏人罗。你怕不怕?反正我不怕”

“我也不怕。”

牛黄点点头。

肉片让他无法抵制。

老妈进来了,关切的说。

“饭还是热的,不够,将就吃,多吃点菜就够了。”

周三招呼老妈后出去了。

牛黄揭开锅盖,只有刚刚一小碗饭。真是像老妈所说,只有多吃菜啦。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牛黄就感觉从没吃饱过。牛二的户口下到乡下后,常写信来告诉吃不饱,要求家里寄点粮票。

牛黄牛三正像老房的其他伙伴一样。

风中雨里,有如花海里的青草,节节向上直冲。

每月定量的粮票哪能够啊?

殘酷的岁月!殘酷的生活!老房的大人和孩子,都在艰辛中成长。

那边厢, 黄父正在和黄母拌嘴怄气。

丫头姐妹围着母亲抹泪,黄母气吁吁的边哭边数落着:“……我只以为参加执勤排好玩儿,一会儿就可以回家,让出他去长长见识也好;哪知天天要去,晚上还要出去抓坏人……

他那个样子抓什么坏人哟?

不让坏人把他抓去,我就烧香拜佛了哟……

再说,坏人有那么好抓的?

不一刀子捅死你哟,就算祖上烧了高香,积了大德哟。

死不了,伤残了你养他一辈子哟?”

“当初你不答应他去,就没得这回事?现在叫我怎么办?怎么办?”黄父烦躁的在屋里走来走去的,黄五胆怯的坐在床沿上,瞧着父母拌嘴,大气不敢出一口。

“不准去,不能去!”

黄母仿佛聚积了全身的力量。

几乎是吼叫道。

“你去找杜所长,把咱五娃的名退了,退了。”

“开玩笑,妇人家!”

黄父恼怒的盯住老婆:“你说退就能退?那天,我还代表红花厂革委在成立大会上讲了话的,鼓励大家不怕困难,为人民立新功……退了?哼,说得轻巧。”。

“你就怕你那个工宣队长的官当不成,有影响个嘛。”

“放屁,越说越不像话。”

黄父气得直喘气。

“你这样管娃儿,将来怎么得了?要害了他哭都来不及哟!”

邻里们都来了,有赞成黄母的,有说黄父的,一时,议论纷纷。

黄父一眼看到人丛中的牛黄周三,道:“牛黄,你也是执勤排的一个官了,你说说,报了名,宣了誓,发了红袖章,现在退出好不好?”。

“不好”

牛黄脱口而出。

“为什么?”

“别人会说你怕苦怕死,以后就没有人瞧得起你了。”

“瞧瞧,人家牛黄队长说得多好。”

黄父像得了天大的理,扭头对老婆和邻里们说:“我们已活了大半辈子啦,孩子还得活几十年,没人愿意自己的娃儿被人瞧不起吧?”

邻里们都点头称是。

又对黄母一阵好劝。

左劝右劝之下。

黄母到底松了口。

“不退也行,咱五娃要和牛黄周三在一起,凡事才有个帮衬和照顾,五娃才不吃亏。”“五娃和我就分在牛黄这一队”周三笑嘻嘻的说:“牛黄还是我们小队长哩!黄妈你就放心吧!”

“真的?”

黄母瞪大了眼睛。

破涕为笑。

“我早就说过嘛,牛黄有出息,这不是当官了吗?五娃努力,也要当官哟!”

在邻里们的注视下,牛黄感到骄傲极啦。

他无意中回头。

嘿,喜欢闭门读书的蓉容,居然也站在一帮小姐妹中看热闹。听到邻里们的夸奖,蓉容露出十分高兴的神情,让牛黄心情舒畅,容光焕发。

他一眼看见了老妈。

不禁一愣。

老妈正紧盯住蓉容揣摩着什么。

然后若有所思的向自己望来。

牛黄忙回过头。

假装没注意到老妈。

牛三挤了进来:“老大,陈星来找你,在厨房等你哟。”牛黄忙向外挤去,百般无聊依在床沿的黄五一跃而起,和周三一道紧紧跟在他身后。

临睡觉时,老爸拉住牛黄着力指点了一番。

老妈却不以为然。

“给人家跑腿嘛,哼,忙什么事嘛?”

“忙什么事?”

老爸望望她。

“现在不忙。哪来的以后?你以为日子就永远像现在这个鬼样,一天吵闹打杀的?早,好的日子还在后头哩。不信?不信你睁大眼睛瞧。”

老妈茬开话头。

问牛黄。

“我说牛黄你要注意哟。

人家肖蓉容才搬来,平时女孩子一个人在家,你串她家门邻里有闲话讲哟。”

牛黄愣了愣。

委屈的说到。

“刚才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我是帮她修灯泡。”“我知道、我知道。”老妈打断他的话:“我只是提醒你要注意影响,帮人做好事怎么不可以?人人都有个难处么。”

老爸望望老妈。

又望望牛黄。

无可置否。

黄母和丫头笑盈盈的出现在门口。

“还没睡?”

“没有,进来坐嘛!”老妈热情的招呼她们。这是老房人的生活习惯,哪怕夜深再晚,只要没睡觉,就不会关上家门。

牛黄实在困倦。

长长的打了个哈欠。

黄母进门便没坐下。

只是亲妮的拉着老妈的手。

说了些不痛不痒的事儿。

未了,黄母拿出20市斤粮票送给老妈:“我家丫头多,吃不得;你家虎子多,别把他们饿着了。唉!这年头!”

老妈一阵推辞,千恩万谢后收下。

牛黄十分感动。

老房这些大叔大妈多好呵!

谁家有个困难,不是你来我往的救济,就是悄无声息的问候。

人在困难无助时,别说盼您慷慨解囊,哪怕嘘寒问暖一下,也会感动流泪,永记在心。

哎!我的老房的大叔大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