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9章 执 勤 排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5-28 11:15:52  浏览次数:88
分享到:

陈家好端端一个快乐的春节,倏忽间变成了一个悲伤的节日。

陈师母年事已高的公婆和父母。

因受到陈二妹被公开通缉的惊吓和悲伤。

月内相继重病离世。

一屋月内同死四人,老房的人深为悲愤。

红花厂区都惊动了,一时,‘陈二妹’远近闻名。不明就里的人们,络绎不绝来老房探望,被众邻里舞刀弄棍、骂爹咒娘的好一阵哄赶。

那月里。

陈师母夫妇睡倒在床上。

众邻里轮流为他们做饭,安慰……

最后。

邻里们共同出资出力。

陆续安葬了几位老人。

经此巨大变故,红花厂菩萨心肠特事特办,以“厂革命斗争需要”为名,特召乡下的陈三回厂工作。就这样,昨日的懵懂娃和知识青年,经过二年上山下乡的梦魇,年后立即成为红花纺织厂的青工。

被组织上安排在其父亲同一个车间。

跟自己父亲学技术。

陈三感恩戴德感激涕零之余。

咬破手指对组织表决心。

永远不忘红花厂的大恩大德。

认真工作,跟着老爸钻研技术。

誓为修理好红花厂各种疑难复杂的工具、车床或配件活儿什么的等等而忘我奋斗。

至于陈三后来发奋勤苦,磨练出一身精湛的技术,并靠这身精湛的修理技术,在红花厂里外,混了个翻天覆地,成为红花厂区第一个“下海弄潮”的百万富翁。

最后。

娶妻生子。

又得意忘形在外风流一时。

终被一姓宣的发廊小姐,为夺其随身携带的2000元钱。

与其姘夫一道,不顾他的苦苦哀求将其活活勒死。

那是后话了。

暂且按下不提。

第一个月末,陈三将自己的全部工资18块5,买了水果糖和香烟,在陈师母陈师傅陪同下,挨门逐户的分发,以此向众邻里谢恩。

全楼12户人家感恩下来,陈三和父母亲禁不住泪流满面。

众邻里也陪同着伤心抹泪。

众邻里都啧啧称赞。

“陈三一下长大啦,成熟啦!这孩子有孝心,将来必成大事。”

同时。

都语重心长的教训自己的儿女们。

“做人,就要做陈三这种人。”。

被父母和姐姐们宠爱惯了的黄五,听厌了黄母絮絮叨叨的教训,瞅准父亲不在时忍不住问:“做陈三这种人?咱家哪来的四个老头老太婆死呀?”

慌得黄母周身一哆嗦。

抡起肉敦敦的手掌就要开打。

“罪过,罪过!你这个孽子,孽子呀。”

黄五一下滚倒在床板上,笑得浑身乱抖。

黄母瞧瞧在床上滚动的宝贝儿子,终没舍得打下去。

倒是黄五笑够了后,叫:“妈,我肚子饿啦,我要吃卤鸡脚。”黄母便扯起喉咙喊:“丫头,二丫头,死到哪里去啦?快去买卤鸡脚。”

正和肖蓉容等一帮小姐妹说悄悄话的二丫头,赶忙跑来接过钱,急匆匆的往楼下跑去。

然后。

陈三用剩下的钱,请牛黄牛二,周三周四和黄五,在厂门外那间小饭馆吃饭。

大伙儿正吃着喝着。

一个人影闪身进来。

“哟!还喝酒呢,一帮混小子。”

是杜杀!

牛黄连忙站起来招呼:“杜所长,来一杯?”杜杀不客气的往桌上一挤:“别说,我还真饿啦。酒不喝,给我来碗饭。”

见一个穿便衣的槐梧汉子挤上来,拿起筷子就拈菜,端起碗就开刨。

牛二、周四和陈三,都有些惊讶也有些不满。

“是我们这个地区派出所的杜威所长。”牛黄忙介绍。

杜杀大约真是饿啦!

不出声地狠狠地刨了二大碗饭后,才抬起头来。

见一帮小子都停了筷子望着自己,不禁笑了:“怎么,都饱啦?不吃啦?不认识我啦?”

他埋头又刨一大口饭,再抬起头,任饭菜在嘴中咀嚼,举起筷子点点道:“牛二,周四,年过完了该回农村了嘛,几时走哇?”

牛二和周四惊讶的瞪大了眼。

“后、后天一起走。”

周四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杜杀笑笑。

“好,下次回来我们再一起喝酒。”

他望望陈三。

“这一个月你表现很好嘛,积极上进,今天你请客?”

陈三躲闪着他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睛:“嗯!是我请客,才关了工资。”“该请该请,现在一帮小子就数你在工作,知道为了特招你进厂红花厂花了多大精力?要珍惜哟!”

杜杀用力吞下一大口饭菜。

扔了碗筷。

顺手抹抹嘴巴。

掏出一包有些皱巴巴的‘飞马’烟。

挨个儿递过来。

“小子们,谁吸?来一枝,放心,这次我不告状。”。

牛二,周四和陈三分别取了,叼到嘴里。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