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适彼乐土
作者:郭伟  发布日期:2018-05-27 23:17:22  浏览次数:97
分享到:

在消灭脊灰扫荡式免疫第二轮服苗时,笔者有幸深入到铁溪区空山乡。久闻空山自然环境保护良好,在工作之余自然十分关注。

    空山最高海拔一千四百三十米,从河口上来,一路攀升,路宽只容一车单行。看着山下狮象把水口、临江丽峡,手不自觉地抓紧了前座靠背。乡党委副书记派车把我们送到马家垭,我一下车就听到一阵喜鹊叫声。寻声望去,见七八只喜鹊站在二三根巨大的黑桃树上朝着我们叫,好像说:“欢迎,欢迎!”那声音是那么亲切、温馨,立时勾起了多年的回忆。我在低山区已是十多年没有看到的喜鹊,在这石灰质高寒山区又看到了,真是十分激动,忍不住呆呆地望。

    空山是那么大,山上树木繁茂,还有在低山区没有见过的珙桐、三尖杉等植物,特别多的又是毛竹,据说,空山乡每家每年卖干竹笋就收入上千元。在青龙村刘医生家中等到深夜,圆山村的袁医生才来接我,到空山最边远的圆山村已是深夜一点四十分,加之一天的疲劳,急忙洗潄了上床。

    次日天亮前,我在梦中不知怎么浮现出一九八二年我在三溪乡卫生院工作的情景。那时麻雀多得很,几乎每个屋檐瓦缝中都有一窝麻雀,草叶、灰尘和雀粪落满屋,成天叽叽喳喳,真吵人。年底我回到广纳区卫生院时,就买了一只气枪,一天射杀几十只麻雀,油炸成酥肉,非常可口。加之农村也普遍用农药,大约在八六、七年间,喜鹊和麻雀一夜间就不见了。

 天才麻麻亮,我就被一阵鸟叫声惊醒了,并从几十种叫声中一下子就听出麻雀那熟悉的叽叽声。我急忙翻身下床,在户外的竹林、荆丛中观察那一群麻雀。过了约半小时,主人才起床,我问袁家妈妈:“这里一直有喜鹊和麻雀么?”她回答得很肯定。我又问她,圆山村也用农药多么?她说空山乡山大地多,种下粮食能收多少就是多少,谁爱用农药?

现在,低山区的喜鹊和麻雀都已绝迹是不容辩驳的严酷事实,它们到哪里去了?要么不辞辛劳,飞越千山而来,与空山的常住户融为一体,但空山的麻雀密度不完全支持这种说法;要么低山区的麻雀全被农药杀死了。

 这次在空山乡场上,笔者还看到了一种叫飞虎的动物,它状如松鼠,大若家猫,毛色棕红,眼球像蓝玻璃稍显呆滞。有一条巨长的尾巴,可以折回到头部又返至腰背。前肢胛下有宽大的肉膜,有点像蝙蝠衫的宽胛,牵起来有七八寸长。听说它能从高树枝上跳出来,带有绒毛的肉膜作翼可滑翔一段距离,故名飞虎。但可惜它被人逮住了,右前肢可能是被铁夹子夹骨折了,瘫痪在地,不能动弹。颈部和前胸部分别被铁丝捆着,又与一根绳子连结在一起,它眼里已失去了希望的光茫,令人想起死囚将押赴刑场。乡卫生院的景鸣医生,找来重庆生产的墨水盒,那个商标画的就是一只飞虎,只不过那飞虎的肉翼换成了羽翼并插在背后,显得很别扭,尾巴也画得太短了。我当时真想买下来,养好伤后再放回大自然,但时间确实不容许。

真是万幸,喜鹊和麻雀还生存在空山乡这弹丸之地。不然“麻雀虽小,肝胆具全”、“麻雀儿闹林”、“喜鹊叫,客人到”等民谣和成语就失去了依据。

回来的路上,从采笋女口中得知,县委政府已发出退耕还林的通知,为了将来能采到更多更好的笋而暂时禁止采笋了。笔者建议,把空山建成一个自然风景旅游区,并进一步加强建设和保护。也希望全体民众不要肆意猎杀喜鹊和飞虎等珍禽异兽,使它们过得更安静和幸福。以点带面,逐步延伸,将来低山区环境改善了,西部地区生态环境改善了,得到正常繁衍的麻雀、喜鹊,乃至飞虎一定会都下山来安家落户,与人为邻,与人为友。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