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中国的母亲节
作者:张镭  发布日期:2018-05-12 22:11:08  浏览次数:368
分享到:

关于母亲节,我的表现似乎很“漠然”。“漠然”原因有两点:其一呢,我没有了母亲;其二,这是个美国人的节日。——不光这个节日,还有情人节,父亲节,圣诞节等,大都来自美国及其西方世界。尤其圣诞节,中国人竟然过得也很热闹。——这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大多数人并无此宗教信仰,却愣是过起了这个节日,实在令人莫名所以,匪夷所思。

为什么不能有我们自己的母亲节、父亲节和情人节?据我所知,目前全球有自己的母亲节的国家多达40余个,比如日本是10月,泰国是8月,印度是4月,法国是在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都和美国不一样。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众的国家,中国的女性比美国总人口还要多,我们更有必要设立自己的母亲节。中国人不愿设立母亲节,大抵以为已经有一个“三八”了——有关吧——以为都是女性的节日,可以等同的。殊不知,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节日,压根不是一回事,压根不能等同起来。

有政协委员提倡以孟母为形象代表,以孟子出生、孟母为母的农历四月初二,设立中华母亲节。这个倡议不错,我率先表达支持!因为,孟母三迁、断机教子的故事,妇孺皆知,影响深远,特别是孟母她老人家还善于观察孩子的学习规律,创造孩子成长的外部环境,集中代表了中华母亲的形象。

而美国的母亲节,则是由一个名叫安娜·贾维斯的女性发起的。这位女性终身未婚。1906年5月9日,她的母亲去世,令她悲痛万分。在次年母亲逝世的周年忌日,贾维斯组织了追思母亲的活动,并鼓励更多的人们也以其类似的方式来表达对各自慈母的感激之情。

贾维斯又写信给西弗吉尼亚州格拉夫顿的安德鲁斯循道圣公会教堂,请求为她的母亲做特别追思礼拜。她母亲生前为这一教堂的星期日学校服务了20多年。1908年,教堂宣布贾维斯母亲忌日——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为母亲节。贾维斯还组织了一个母亲节委员会,开始大规模宣传,并呼吁将这个节日定为法定节日。

她的呼吁获得热烈响应。1913年5月10日,美国参众两院通过决议案,由威尔逊总统签署公告,决定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为母亲节。这一举措引起世界各国纷纷仿效,至1948年贾维斯逝世时,已有43个国家设立了母亲节。美国政府还规定,母亲节这天,家家户户都要悬挂国旗,以表示对母亲的尊重。

这段历史,给了我深刻的感动与感触。一个普通的女人竟然能够将一己的母爱行为努力到一国之行为,并为世界所仿效,实在了不起!而1906年的中国,则依旧是大清王朝,虽然离彻底没落已没了几个时辰。——将死的清王朝并不甘于死去,还在作临死前的挣扎。1906年9月1日(光绪三十二年七月十三日),清廷发布《宣示预备立宪先行厘定官制谕》,这一谕令昭示了清末宪政改革的方向,当然也体现了清政府试图建设现代国家的决心。这道谕令很有意思,不妨照录如下:

光绪三十二年七月十三日内阁奉上谕:朕钦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懿旨,我朝自开国以来,列圣相承,谟列昭垂,无不因时损益,著为宪典。现在各国交通,政治法度,皆有彼此相因之势,而我国政令积久相仍,日处阽险,忧患迫切,非广求智识,更订法制,上无以承祖宗缔造之心,下无以慰臣庶治平之望,是以前派大臣分赴各国考察政治。现载泽等回国陈奏,皆以国势不振,实由于实行宪法,取决公论,君民一体,呼吸相通,博采众长,明定权限,以及筹备财用,经画政务,无不公之于黎庶。又兼各国相师,变通尽利,政通民和有由来矣。

时处今日,唯有及时详晰甄核,仿行宪政,大权统于朝廷,庶政公诸舆论,以立国家万年有道之基。但目前规制未备,民智未开,若操切从事,涂饰空文,何以封国民而昭大信。故廓清积弊,明定责成,必从官制入手,亟应先将官制分别议定,次第更张,并将各项法律详慎厘定,而又广兴教育,清理财务,整饬武备,普设巡警,使绅民明悉国政,以预备立宪基础。著内外臣工,切实振兴,力求成效,俟数年后规模粗具,查看情形,参用各国成法,妥议立宪实行期限,再行宣布天下,视进步之迟速,定期限之远近,著各省将军、督抚晓谕士庶人等发愤为学,各明忠君爱国之义,合群进化之理,勿以私见害公益,勿以小忿败大谋,尊崇秩序,保守平和,以豫储立宪国民之资格,有厚望焉。将此通谕知之。钦此。(《清末筹备立宪档案史料》,中华书局一九七九年版,43—44页)

1906年,大洋彼岸的美利坚,感念于一个女子对母亲的深情而确立了母亲的节日,而古老的大中华——一个垂死的清王朝才起步于宪政改革,女性们仍处于黎明前的暗夜里。如果没有随后诞生的中华民国,女性们恐仍将在、也只能在暗夜里继续她们暗无天日的生活。

在两千多年的封建中国,女人始终没能作为人而存在过,她们早已麻木、习惯、顺应了“男尊女卑”的社会定则,尽管其间戏剧性地出现过女皇武则天和垂帘听政的慈禧,但她们仍旧不敢有推翻、颠覆这一历史的、约定俗成的定则的勇气。1906年的中国,不可能有母亲节。那推翻了清王朝的中华民国为何也不曾有呢?也许是它太短暂了还没来得及吧?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能顶半边天”了,为何还是没有这个节日呢?我就找不到理由了。难道“妇女能顶半边天”仅仅只是说说而已?还是一种新政治的需要?抑或,我们的骨子里怎么也剔除不掉“男尊女卑”的旧思想?也许什么也不是,只是他们公务繁忙,没有时间思考和解决这类“小”问题吧?那什么才叫“大”问题呢?没有了女人,什么东西都没了,还谈什么问题的大、小?一个人做多大的官也是母亲生的,没有母亲他做什么官?一个连他母亲也不知感恩的人,又怎么能做官?这样的官,怎么能让老百姓放心?他连自己母亲都不爱,会爱没有血缘的普通老百姓?……我的问题有些打不住了。

实际上,母亲节古已有之。最早的母亲节要追溯至古希腊,或者说起源于古希腊。古希腊人在这一天向希腊神话中的众神之母赫拉致敬。在17世纪中叶,母亲节就流传到英国,英国人把封斋期的第四个星期天作为母亲节。在这一天,出门在外的年轻人将回到家中,并给他们的母亲带上礼物。

固然,母亲无国界。美国的也好,英国的也罢,我们都可以过。无非是想表达我们对母亲的那种感情罢了。但又觉得,这种轻松地拿来,且并不标明是美国的母亲节,好像我们是美国的一个州似的。同时,我还觉得这么做有一点忽悠或者不恭敬的意思在里头——我们不能这样对待母亲,尤其作为一个国家。

尽管我不想跟在美国人制定的“法定节日”后面凑热闹,但5月8日这一天,我还是早早地驱车去母亲的墓地,为她老人家献上一束鲜花——我可能是惟一一个给在另一个世界里的母亲过母亲节的人。至少在我母亲的墓园里,一个有两千多墓穴的墓园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一个人站在母亲的墓穴前,用手轻轻地抹去母亲遗像上的尘埃,再轻轻地、轻轻地对她老人家说:“妈妈!今天是母亲节,儿子看您来了!”我把鲜花放在墓穴前,并给父亲点燃了一支烟。


下一篇:官场学问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