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二 冯老爷子(4)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4-29 19:02:51  浏览次数:375
分享到:

        众人七手八脚,把冯媛塞进汽车,直奔公立医院。轻车熟路,到了产科,被安排进一间待产室,全家人放下心来。产前阵痛间歇的时候,冯媛不忘趴在巨大的健身球上拍照片、发微信,老冯和佩茹在一旁哭笑不得。

         十几个小时过去,冯媛即将生产,助产士邀史蒂芬临场助阵,老冯和佩茹被挡在门外。老冯回忆起佩茹生产时的情景,自己在产房外听着她痛彻心扉的呼喊而又束手无策的无奈,依然心有余悸。想到女儿重走当年佩茹走过的路,正在拼尽全力跨越初为人母的门槛,不禁热泪纵横。佩茹握着老冯的手,语声凝噎:“女人都要过这一关,谁不生孩子!咱们女儿身体底子好,怀孕期间吃的又好,澳洲医疗条件也好,医生护士这么专业,放心吧,没事!”

         转天凌晨,旭日东升,孩子平安降生。六斤八两,全须全影儿,老冯乐得合不拢嘴,这叫双喜临门!   

         接下来的几个月,全家人忙得四脚朝天,佩茹伺候冯媛月子,安排一日三餐,老冯带着史蒂芬把房子按照自己的意愿重新装饰,一年过去,总算是初具规模。

         最为得意的是他的菜地。起初,史蒂芬百般的不情愿,又不敢违拗,双方僵持不下。老冯便借着孙子要吃绿色蔬菜的缘由,在院子的三角地带搭了一个鸡窝,旁边开了几垄菜地。他拿出下乡时练就的侍弄庄稼的本领,养鸡生蛋,鸡粪发酵,改良土壤,科学育苗,除草打药,春种秋收,加上原有的几棵果树,第一年就喜获丰收。西红柿、黄瓜、辣椒、豆角、香菜、韭菜,生机盎然;草莓、柠檬、香蕉、橘子、琵琶,果香四溢。

         这下子不得了,邻居们闻风而动,成群结队来参观取经,老冯手舞足蹈地陪同,如数家珍,一不小心,成了街面上的风云人物,炙手可热。

         微风习习的傍晚,他爱在游泳池旁边,支起烧烤炉,烤上几串羊肉串,用自产的新鲜蔬菜拌一盘沙拉,切一盘新鲜水果,配上一杯红酒,抱着外孙,听他咿呀学语。人生不求满分,只求满足。

         过去的六十年,像是活在规划好的场景里,在灯光绚丽的舞台上,按照剧本设定的情节,念诵着预先写好的台词,没有丝毫偏离与演绎;亦或是身处一列飞驰的列车,容不得思考与停留,只是被生活推着,身不由己漫无边际地向前进。

         这一年,他用双手劳动,刷油漆,打草,清理泳池,耐心地培育幼苗,观察着每一个花蕾从含苞待放到落英纷飞,注视着每一个果实从蜜蜂授粉到瓜熟蒂落。包括此刻,握着外孙柔若无骨的小手,听他费力的叫着姥爷,时间忽然停滞变慢,求之不得的闲暇使他不经意间看到了以前漠视的世界,体会了从前忽略的情感。由于舒缓,生活更添了情致,由于从容,心灵找到了依归。                 

         幸福总是转瞬即逝!

         震前一定有征兆。

         来澳第三年,女儿怀上老二,在家养胎;史蒂芬勤奋工作还房贷;老冯忙活着花园菜地,得了空和几个老伙计去河边钓鱼、喝酒吹牛;佩茹的担子更重,身体逐渐不堪负荷。

         一个寂静的晚上,全家人坐在游泳池旁边聊天。佩茹一本正经地问冯媛:“将来我们走了,你打算怎么发送?”

         冯媛摆弄着儿子的小脚丫,不以为然:“好好的,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干什么!”

         老冯半开玩笑:“你妈问的也是我想说的。我们从小受唯物主义教育,不避讳谈论身后事。”

         冯媛皱了皱眉:“你们二老才多大年纪?澳洲生活条件这么好,健健康康活到一百岁,将来还得抱重孙子呢!”

         佩茹苦笑道:“人各有命!得有那个福分消受。老伴儿,我是想回去的。”

         老冯连连点头:“你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埋在国内,我们两口子必须要陪着。”

         冯媛摇头说:“你们都回去,我们将来连个祭拜的地方都没有,清明节扫墓还得飞回国?再说了,下一辈的孩子们谁还惦记这些!”

         老冯把酒杯掷在桌上:“看你们自己的孝心了。”
         佩茹无限伤感:“全家人终究不得在一块儿。”

         史蒂芬察言观色,看情形不对,打听了缘由,插话说:“前几年我叔叔故去,这些事多少知道一点。这里的公墓有国家的、私人的,私人的贵一些,但环境更好。殡葬公司提供全套的服务。可以选择火化或土葬,土葬贵一些。到时候两个人埋在一起,一上一下,推土机一埋,就这么简单。”

         佩茹推了老冯一把:“要是在这里,你是想烧还是想埋?如果埋,国内都是并排放的。这里的风俗一上一下摞着放?我说什么也得在你的上边,你下辈子还压迫着我作威作福可不成。”

         老冯一时语塞,心里凄楚难过。

         冯媛赶忙打岔:“您越说越不像话,这还有孩子呢!”
         佩茹不依不饶:“话都说到这份儿了,就说明白,这事得随了我的心愿,省得以后矫情。”

         老冯一锤定音:“咱们都回去,下次回国我就办买墓地的事,你放心了吧!”

         佩茹欣慰地笑了。老冯父女俩那一夜寝不成寐,心事重重。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