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怀念大哥
作者:车彩燕  发布日期:2018-04-27 22:02:52  浏览次数:1964
分享到:

今年的三月对于我而言,注定是一个悲痛的月份!今天是2018年3月31日,我至亲至爱的大哥已经离世四天了!在三月的最后一天里,我仍然是如此深切地怀念我的大哥!怀念大哥生前对我的种种关怀和爱护!怀念大哥生前曾经带给我们六位弟妹的欢笑和快乐!大哥,您现在已经和父亲一起在天上了,您和父亲在那里过得好吗?

         四天前,也就是3月28日悉尼夏令时下午四点十五分,中国时间是下午一点十五分,我当时在上着班,突然接到侄女宝瑜的短信,她告诉我大哥正在抢救中!我心里一阵震惊和悲痛,马上拨通三哥的手机。电话那头的三哥告诉我大哥正在抢救中!大侄女宝玲马上接过电话,大声哭喊着告诉还在奄奄一息的大哥:“爸爸,燕姑姑打电话回来给您啦!您听到了吗?”

         大嫂接过电话,向我哭诉着大哥就要离她而去了!他怎么可以这样放心和舍得呀!她告诉我大哥的呼吸频率只有50了!她哭着说:“山长水远的,你不用回国送你大哥最后一程了!”

        三哥接过电话大声告诉大哥:“大哥,阿燕打电话回来给您了!”我大声呼喊:“大哥,我是阿燕!您听见了吗?”我话音刚落,只听见三哥悲痛地说:

“唉!大哥走了!”我忽然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片凄凉的哭喊声!就在大哥弥留之至的最后五分钟,大哥听见了我的呼唤!大哥真的离我们而去了!我顿时热泪盈眶,悲痛不已!我立刻走出店门向灰蓝的天空祷告:“大哥,一路好走啊!阿弥陀佛接引您早日登入往生极乐世界吧!”

         回到店里我还是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我立刻想到年老的妈妈,可怜的妈妈如今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她怎么能受得了这个噩耗的打击啊!我马上拨通了娘家的电话,是妈妈在接电话。我一时冲动忍不住悲痛的心情,告诉妈妈大哥已经走了!妈妈当时就痛哭起来,喃喃自语地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妈妈说她浑身发冷也发抖!幸亏二嫂在家陪着妈妈!大哥真的离我们而去了!这是无法改变的噩耗!

         在一阵痛哭后,我脑海里不断浮现着大哥生前的音容笑貌。我想起我七岁时,跟随大哥从县城平山回农村棠阁的情景。那年夏天,在西枝江上游隔断了县城和棠阁之间的一段路途中,那时河上还没有建起现在的石桥,过河需要搭小船或者竹排才能过去。那天下午,大哥用老式的自行车载着我从县城往农村赶路,走到排岭路段的西枝江边,等了很久都不见有竹排划过。大哥把自行车放在江边,他说要先把我送过对岸去。只见大哥折起裤脚到膝盖上,然后把我整个人举起来,大哥把我的左右脚分别挎在自己的左右肩膀上,他让我的一双小手紧紧扶着他的头部,然后他就开始勇敢地一步一步地跨进奔涌的河水里。我看见浑浊的河水差不多到了大哥的脖子上了!我很害怕,我忍不住大声喊:“大哥,我怕!”大哥一边慢慢挪动水中的步伐,一边大声安慰我说:“别怕!有大哥在!我们很快就会过去河对岸了!”大哥的话给我壮了胆,在大哥一深一浅的挪步中,我们兄妹俩迎着波滔滚滚的西枝江水,不知不觉地就挪到河对岸了。只见大哥一身湿漉漉的,还喘着大气,他把我从肩上放下来,我只是湿了裤子,大哥告诉我原地不动地站在岸边,等待他游过去河对岸,把自行车挎过来。我看见大哥飞快地游过对岸,肩上挎着那辆自行车,一步一步地向我这边挪过来。看见大哥安全地把自行车推上岸边,我才松了口气。大哥扭干他的背心和长裤筒,然后把我抱上自行车后座,飞快地踩着自行车往家里赶。在金黄色的夕阳余晖中,我望着大哥健硕的后背,在我年少无知的心里,我是如此真切地感觉到我的大哥真棒!

         大哥在初中毕业之后,由于家里太困难,爸爸妈妈无法供他继续高中的学习。为了这件事,大哥曾经一边烧柴火做饭,一边默默流泪。在那个生活拮据的年代,身为2个弟弟和4个妹妹的长兄,为了分担父母的经济压力,大哥17岁就去考取了农机所的学徒工,后来又转到大岭镇的供电所做一名电工。那时大哥被分派到从大岭到堂阁之间的好几个乡村,负责抄电表度数和接送电力的工作。那几个农村都是富饶的甘蔗种植基地,每年到了甘蔗收成的季节,大哥就会把各个生产大队赠送的新鲜蔗糖带回家来和我们分享。那些甘醇爽口的蔗糖在我童年的记忆深处就像难得一见的美味佳肴那样开胃!我们一家人都为大哥的工作感到无比自豪!

         大哥非常喜欢唱歌,而且自学吹得一口流畅的口琴。每当大哥在家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听见大哥在吹口琴。那时候最流行的两首歌曲莫过于《洪湖水浪打浪》和《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有时候我会听见大哥带头哼唱:“洪湖水呀,浪呀吗浪打浪哟”,二哥和三哥也会紧接着异口同声地哼唱:“洪湖岸边,是呀吗是家乡哟!”大姐和二姐也会饶有兴趣地跟着唱起来。童年时期,我经常能够听见哥哥姐姐们这么欢快地唱响心中喜爱的歌曲,这种积极向上的生活热忱从此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埋下了热爱歌唱的种子。哥哥姐姐们时常这样此起彼伏的美妙歌声,在堂阁圩镇上曾经被街坊邻里们传为佳话——车家的孩子们都爱唱歌!

        大哥是个吃苦勤劳,精明能干的人。80年代初期因为生了第二个女儿,他失去了供电所的工作。但是他马上和朋友一起组建安装电线的工程队,由于他的电工技术过硬,他们接收了很多工程。慢慢地大哥有了稳定的积蓄,很快,我们家就在新买的土地上建起了6间联排的新房子。几年后大哥又和朋友一起投资砖厂。那时候我已经初中毕业,考取了广州的广东省外语师范学校。我在省外师求学五年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由父亲和大哥以及其他哥哥姐姐们一起提供的。大哥对我的教育资助,我一直铭记在心里,所以当我出来工作之后,我也尽全力支持他的孩子的教育深造。现在大哥走了!留下了大嫂和二女二子,还有两个孙女和两个外孙。大哥生前交代过侄女侄子们:今后应当敬重二哥和三哥情同父亲再生。我的三位哥哥手足情深,这次大哥的丧事都是二哥和三哥全力办妥。兄弟情深感动了悲痛中的亲人们!

        大哥受到病痛的折磨已经有三年了!天命难违,只能安慰自己,大哥的离世对他本人是一种解脱,尽管我们都非常清楚大哥并不想离开这个还有亲人和关爱的人世间!大嫂和他们的两个儿子在大哥重病住院期间一直都悉心照顾大哥的一切。悲痛过后,唯有更加珍惜亲人,不忘相互关爱,守望相助,我想这也是大哥的最大心愿!

         大哥,您安息吧!今生,您是我的大哥!下辈子,我还想您做我的大哥!

写于悉尼2018年3月31日      


下一篇:城北登山


评论专区

车彩燕2022-03-28发表
今天是大哥四年前去世的忌日,这些年大哥无数次在我的梦中出现,他和老爸一样每次都是微笑着面对我。 我想大哥在天之灵是知道我一直都在怀念他的。 / / 今天再次翻开自己四年前在悲痛万分时写下的这篇怀念大哥的文章,仍然泪流满面!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大哥,但愿能够告慰大哥的在天之灵! / / 大哥,此生有幸和您做兄妹,如果有来世,我仍然愿意您继续做我的大哥!愿您和老爸在天堂一切安好!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