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春望螺蛳山
作者:刘彬  发布日期:2018-04-17 10:03:24  浏览次数:282
分享到:

小区隔着马路对面就是螺蛳山,家住顶层六楼,七楼还有个小阁楼,阁楼外面有个三四十平米的露天阳台。

每天起床拉开窗帘就能“开窗见山”,站在露台上眺望,四五百米外的螺蛳山便一览无余呈现在眼前,眼前永远是一幅四季山景的画卷。

静默的螺蛳山仿佛是位最忠实的朋友,在这喧嚣而忙碌的世界中,永远耐心地倾听着你的沉思默语、感受着你的浮想联翩。

阳春三月里,不断地听朋友报着春天的花讯,哪儿的早樱开了,哪儿的桃杏红了,哪儿的油菜花又黄了。一时乱花迷眼,各自争奇斗艳地在人们眼前秀着美色、刷着存在感,争相招引着你,让你唯恐宅居室内而错失了花季辜负了春光。

人,也许总是禁不住美艳和热闹的诱惑,总是觉得远方的世界一定更精彩。

于是平日甘于宁静的我,也终于耐不住寂寞。一到周末,就马不停蹄与妻子一起翻山越江、走山访村,奔安庆、赴池州,上枞阳、下绩溪,凤凰山下,家朋村头,不停地驱车奔跑着,追随着踏花的人流,匆匆忙忙地追赶着春天的脚步。

整整一个多月,匆忙追赶花事的我几乎忘记了看一眼窗前的螺蛳山。

清明时节,阴雨霏霏,风雨一连两三天,气温也像过山车似的骤然下降,一夜间又回到了早春二月。

清明一过,报春的梅、烂漫的樱、金黄的菜花、粉色的桃花、白色的梨花……,一波又一波热闹的花事终于在风雨后的残花落红中纷纷落下帷幕,姹紫嫣红的缤纷色彩也从人们的视线中渐渐淡去,正可谓是“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

当四月仲春的阳光再一次明媚起来的时候。踏花路上的热闹开始复归平静,繁花刚刚谢去,满世界的绿便开始鲜亮而浓重起来,铺天盖地扑面而来。

扫墓归来,登上七楼的露台,眺望久违的螺蛳山,满山的叠翠,满目的新绿,让人耳目为之一新。

一个多月没有仔细看一眼螺蛳山,记忆中满山还是深沉的墨绿,早已不知什么时候被青翠鲜嫩的新绿所覆盖,从山脚一直密密匝匝铺设到山顶,仿佛是刚刚泼洒在画布上的绿色颜料一般鲜明而亮泽。春雨后的螺蛳山,氤氲在明媚的春光里,显得更加饱满而朗润。由螺蛳山再向远处望去,山外的远山,是一样的郁郁葱葱苍翠一色。

我突然意识到:百花争艳,只是春的铺垫;盎然蓬勃的绿意,才是春天的主题。一个月来的匆忙奔波,原只为寻找和感受春天的气息,却忽视了更有生命力的春天就在身边。

生命里,总有一些东西会渐行渐远,也总有一些东西会永恒不败。花,只是春天里的匆匆过客,树,才是春天里最蓬勃的生命强者。花,只是开花的草木、开花的树,芳菲落尽,它就回归生命的本源,成了草木、成了树;而树,却是开不败的绿色的生命之花,它低调而繁华,却能绿上整个四季。

门前的螺蛳山,四季常青,一袭绿衣,只是随着季节变换深深浅浅地调整着它浓淡色彩,却永远抹不去绿的本色。

也许它知道自己不会开花却能长青,所以即使在百花争艳的春季,也不像花儿似的争着闹着急于展示美艳。它只静默地做着自己,悄悄地在旧枝上抽出新叶,又默默地为失去了光泽的旧绿抹上一层鲜亮的新绿的彩釉,绿色的生命就这样在静悄悄地自我更新中实现蓬勃地成长。

于是又痴痴地想:人生枯荣其实就如自然草木,有的开花,有的不会开花;有的注重外表,有的根植内在;有的乐于表现展示,有的关注自我更新。

春望螺蛳山,新绿叠翠。由此而想:生命常青,应当如树,不求花开一季。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