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二 冯老爷子(1)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4-16 17:50:40  浏览次数:95
分享到:

       今晚的月亮瘆人的白。

       冯老爷子觉着心里实在憋屈的慌,便悄悄溜出房门,坐到后院琵琶树下的黄花梨圈椅上,心乱如麻!这圈椅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Balmain的周末旧货市场淘换来的,椅子背儿上有两个鬼脸儿。平时看着着实的可爱,今晚看上去却瘆人骨髓!

      冯老爷子捶打着前额,双眉紧蹙。为什么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会晚节不保,被那个曾经柔情似水的娘们儿告上法庭?

     七十年的光阴像默片时代的无声电影,在脑海里闪过,年轻时忽略的细节此刻变得异常清晰—赴内蒙古插队,在火车站送行的妈妈和姐弟们抱着他抽泣的神情,那时候觉得她们幼稚可笑,自己正在英勇无畏地踏着上山下乡的时代洪流前进;冬天的蒙古草原,半夜零下二十度,自己和小伙伴们跑到牲口棚抱着耕牛取暖;口袋里永远空空如也,放假时,无奈背着半袋子土豆,扒火车回家探亲,意外的出现令妈妈恍惚惊喜的瞬间;  和发妻佩茹,那时候在另一个生产队劳动的知青姑娘,到公社看完电影,手拉手回土坯房的悸动和温馨;77年恢复高考后,抱着理想幻灭后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温习功课的日日夜夜;回城上大学,跻身文凭热时代的前列;分配到机关工作后,中国经济腾飞,辞职下海经商,颇有斩获;女儿来澳洲留学、移民、结婚、自己和老伴儿交赞助费移民澳洲……。

     光头女婿史蒂芬听到后院的动静,出来查看。冯老爷子至今还是满头银发,每天瞧着刚过而立之年的女婿,锃光瓦亮的秃头在面前晃来晃去,实在是堵心。他冲史蒂芬ok了几声,秃头嘟嘟囔囔缩了回去。片刻,史蒂芬竟然拿了一件外衣出来,递给了老冯,示意他穿上,不要着凉。老冯着实感动,亲生女儿在他和那个女人结婚之后,就拒绝和他沟通,每天出来进去形同陌路,远不如这个澳洲女婿懂得人情世故。

     夜半的山风习习,吹得琵琶树叶沙沙作响。冯老爷子打了个冷颤,一阵尿意袭来。他听着房间里再没动静,偷偷在芭蕉树下撒了泡尿,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坐回椅子,费力地把断线的思绪接上,宛若一宵春梦,被惊雷无情阻断,待恢复平静,再使劲闭上眼,让梦境继续。

     自己的一生犹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有时逆水行船,有时高歌猛进,有时身不由己,有时乘风破浪,但凭借过人的胆识和毅力,总能跋涉险滩,逢凶化吉。这次却非比寻常,阴沟里翻船,卷进了漩涡,遭遇了海啸。

      其实人生的转折点就是从女儿出国开始。

      本来和老伴儿相继退休,衣食无忧,盘算着踏踏实实颐养天年,女儿出国学习几年,闹够也就回来了。不料,一个暑假,她带回来这个憨头憨脑的史蒂芬,说是要结婚留在澳洲。听说他学的什么心理学专业,一贯务实的老冯一百个不乐意,澳洲地广人稀,研究心理学的还不如开大货车的!佩茹心疼闺女,加上自古以来,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架不住娘儿两个软磨硬泡,自己万般无奈默许了这门亲事。

      开始老冯坚决不同意两人住在一起,女儿竟然说反正我们在澳洲就住在一起,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封建?老冯无奈,再次退让。半夜听到她杀猪般的叫床,老冯无地自容。佩茹倒是泰然自若,“小夫妻干柴烈火也是有的。”一边絮叨着下乡时自己在草垛、麦田、水沟里的猴急不堪,跟人家洋女婿比,你是有过之无不及,一边笑呵呵地给女婿煮鸡蛋冲咖啡。老冯敦促老伴认真地和女儿谈谈这件有伤风化的事情的严肃性。佩茹回来后红着脸说,女儿做足了保护措施,坚称这事没什么大惊小怪,就像吃了一顿盛宴,喝了瓶好酒。你们现在也正值虎狼之年,我说什么了?如果不习惯,我们就去住酒店。老冯后悔,绥靖政策害死人!     

      除了生活上不拘小节,史蒂芬还吝啬抠门。来家里住了一个月,只是进门时送了老冯一瓶免税店的洋酒,然后就再没有掏过腰包。每天吃饭时可是不客气,鸡鸭鱼肉水果蔬菜甜点冰淇淋,稀里哗啦地往肚子里装,老冯看着暗自叫苦,姑爷好饭量!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