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中风记--在末日审判门槛前的一点人生感悟
作者:汪应果  发布日期:2018-04-14 10:52:39  浏览次数:354
分享到:

作者的话:我得了中风后,我的远方亲人、师友以及众多弟子们都给我发来了问候,而且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又会发来问候,对我极为关心。对此我感到万分的温暖,为了表答我的谢意,我想写点康复过程的体会与诸位交流,以避免空洞的回复(我不敢保证能否写成,毕竟大脑受伤文思阻滞)。下面的这一篇是写我濒死前的意识活动,阐明了我对人生终极问题的思考和我的价值观,其中涉及的问题有点像是二十世纪以来世上最聪明的大脑对终极价值思考及人们对彼岸摸索的浓缩版,也融入了我个人的思考和抉择,可能会对与我同道的弟子们有点启发。我写它也是为了防备二次中风意外开挂(医生说只要天天服药可能性很小),此文就会成为我给弟子们的最后嘱咐。

今年阴历狗年春节,我中风了。病势突然而迅猛,在等待救护人员抵达的过程中,我经历了短暂的濒死体验,当时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但不祥的麻痹感向全身蔓延,由头顶沿着脊椎下行的神经颤栗使我微微颤抖,我的身体仿佛被黑洞拖拽往左侧倾倒,沉重的睡意压得我睁不开眼睛——我好想睡啊!我知道中风的巨大危险,我懂得在80岁上得第一次中风的死亡率很高,我猛然意识到前面极有可能就是死亡!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震惊于它到来的太快,让我毫无准备,猝不及防:我还有好多事没来得及做啊,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面对着死亡的门口,最先涌进脑海的是亲情的巨浪,我的亲人们,我不能跟你们一一道别了,往昔的情景像旋风般扑面而来,化作了一股巨大的痛惜之情,那曾经付出的爱成为我的慰藉,那往日里我做得不周的地方,都成了我的悔恨之痛,我痛惜自己失去了补救的机会,真希望上帝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重新做过。激情过后,开始冷静下来,紧接着第二个涌浪已到眼前,我迅速回顾了自己的一生,给自己做一个总结。我想我一生只做了两件事:一是作为教师我教了将近五十年的书;二是我出版了十六、七本著作,还有一百数十篇论文及各类文章(不包括网络文章),著作中大部分是学术方面的,也有长篇小说和文化散文。对于头一件事,我想,放在哪个社会,这都绝对是积德积善之举吧。因为我的学生早就超过了孔子的“弟子三千”,他们中有中学生、 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有中国的,也有外国的。其中不乏做出杰出贡献的人才。回顾起来,令我倍感心安的是我一生坚持有教无类,对贫苦或所谓“剥削阶级家庭”受歧视的子女完全一视同仁,且尽其所能多有照顾,为此我记不清受过多少次组织的严厉警告和群众的批判!我那时很年轻,说不上有多高的觉悟,细想起来,完全是出自我做教师的本能,因为只要我发现这个孩子是可教之才,我就打心眼儿里爱她们,喜欢他们。我的确在教育工作中倾注了我对学生全部的爱。因为我知道,这些孩子,你今天给她一滴关爱的甘露,明天她就会开成漫山的鲜花,化作参天的大树,从不会出现一头白眼狼。至于我的著作,无非是坚持说了真话,用我师弟朱栋霖教授的话来概括 ,“综其一点,无论学术研究还是文学创作,汪应果思考的焦点都不离对中国特色专制主义的深刻揭露与批判。”(引自朱栋霖:“在汪应果先生从教50周年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这当然也跟我搞的专业——中国现代文学有关,反封建专制主义就是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主轴,这是由鲁迅、巴金、曹禺等一批拓荒者所开辟出来的道路,抽去了这一条,中国现代文学就没有了。

这就是我的一生。这就是我交给主持末日审判的上帝面前的答卷。

我对基督教有正面评价,却不是基督徒,但我有强烈的宗教情感,我有信仰,我信仰的就是爱因斯坦所信仰的“宇宙宗教”。我只是对人格化的上帝持有疑问。这与赛珍珠(Pearl.S.Buck)写她母亲的一段回忆有关:赛珍珠的父亲、母亲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他父亲更是充满献身精神的传教士。他的母亲深受她丈夫的影响,抛弃了安定舒适的美国生活,一家人跑到当年贫穷落后战乱频仍的中国镇江来传教,可谓历尽艰险。他母亲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一生为基督教的奉献能得到上帝的首肯,她热切地渴望能见到上帝显灵,然而她一直等待到死也没见到,这令她十分伤心和失望,并对上帝是否存在产生了疑问。这段回忆令我印象十分深刻。但我却绝对相信宇宙意志的存在,祂绝不是虚无缥缈,而是能被数学家严格加以证明以及普通人通过日常观察所认知到的,从宇宙大爆炸那一刹那间的严密的量子编程,到隐藏在所有宇宙创造物中神秘的量子密码,再到弥散在整个宇宙空间的量子波背景辐射,你都能感受那宇宙意志的绝对主宰(我的华人教会的德高望重知识渊博的沈志坚牧师告诉我,“上帝”和“宇宙意志”其实是一个意思)。祂,就是爱因斯坦所说的“自然界里和思维世界里所显示出来的崇高庄严和不可思议的秩序”。人类的一切行止,必须遵照宇宙意志制定的法则,概莫能外。在我看来,宇宙法则最显而易见也最包含一切的有两点:即自由和爱的法则:宇宙赐予创造的万物拥有自由意志而且充分自由地成长,换句话说,宇宙每个生命都有自由享受生命体验的权利,一切对人及生灵进行反自由的束缚控制都是逆天而行, 

其后果自不待言;而爱,则是宇宙创造出的最高级也最美丽的灵魂之花,也就是爱因斯坦所说的宇宙中“充满力量的无形之力”,她在冰冷的宇宙中燃起了温暖情感的火苗,因而“爱就是上帝”。

用我的一生来衡量,我所做的两件事,完全遵循着宇宙意志的两大法则。在自由与专制两大价值观的选择中,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在爱与仇恨压迫、等级歧视、暴力争斗的价值观选择中,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我用一生践行表明了我对宇宙意志的坚决皈依,而跟那些谎言邪说彻底决裂。

想到这里,我的心平静了,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团光亮,我迎着光,感觉身体轻如羽毛,漂浮在空中,朝着光亮飘去。别了,两千年下跪的民族;别了,给我留下美好记忆的世界,从此,人间荣辱臧否与我何干?我已飞往另一个境界。

那个境界是什么?我不清楚,似乎拥有多种可能。有可能转世投胎,尽管霍金不相信转世说,但随着科技手段的飞速进步,现在这一类转世的实例已经越来越多,像美国飞行员詹姆斯•休斯顿(James M Huston),像英国六岁男孩卡梅伦·麦考利(Cameron Macaulay)辨认前世亲人和故地,都是在很客观的专业人士参与调查的情况下被证实的。按照实验科学的原则,被实验证明为科学必须有两条件:其一,实验预想与结果一致;其二,实验结果可重复证实。现在已经满足了第一个条件,至于重复试验这一条目前根本做不到。但至少它已有了事实依据,从而远离了迷信而向科学靠拢了;另外一个更大的可能,依照著名量子物理学家英国罗杰• 彭罗斯(Roger Penrose)和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及医学家斯图亚特 哈默罗夫(Stuart Hameroff)的研究结果,人的灵魂是量子波,存在于脑微管中,死后将以量子态弥散宇宙空间,它只会受到干扰,并不会消失。这个结论跟我对灵魂的研究结论是一致的。霍金也说过,宇宙中即使是黑洞,信息也能保存着。它们极有可能存在于高维度空间,也可能去往霍金所论证的其它平行宇宙。总之能量不灭,下一站是存在的,随大化而演进。

我知道我已接近末日审判的门口了,这些思绪飞速闪过,我已完全平静了。由于意识到自己遵循、皈依了宇宙法则而增强了自信,使我面对死亡毫无恐惧,我知道,我的灵魂波和宇宙量子背景辐射将会是谐振关系,这种谐振将增强我的灵魂波,我没有什么需要惧怕的。我将摆脱三维空间的束缚,去体验更高维度的生命,那将是一个大自由的境界。我怀着这个最终的思绪向那团白光飘进去了……

从白光的深处,我听到一个悦耳的女子的声音,她在用英语问我, “你叫什么名字?”

末日审判就这样开始了吗?我迷迷糊糊地想,明白了:毕竟基督教是西方的宗教,法官说英语也很正常。

“你的生日?你的地址?”

我从沉睡中竭力思索着,口齿不清地回答。我觉得我的嘴可能已经歪了,好像口水也流出来了。

我使劲想睁大眼睛,但我做不到,只是费力地挤开了一条缝,眼前一片迷朦,只这一觑,就被一道金光晃得耀眼,脑中只留下一头金发、一张端庄美丽典雅的女神面庞的瞬间印象。此时我的身体似乎在漂浮中旋转,一瞬间我恍惚是进到了雅典娜的神殿。

不对呀,难道这就是基督教的末日审判的法庭?

但是下面一连串的问题使我疑惑了。

“你什么时候发病的?你今天服了什么药?你知道今天是几月份吗?你知道你现在哪里吗?你过去得过什么病?对什么药过敏吗?……”问题一个紧接一个,仿佛在敲击着我的大脑。

末日审判哪会有这样的问题?我一个激灵,被唤回来了——

哦,原来是救护人员及时赶到了——雅典娜女神正在不停地用问题制止我沉睡:我终于得救了。


十六天后,我先后从专业医院和康复训练中心医院出院了。

经历了一场死亡门口的徘徊,对人生自然有了些新的感悟,我的体会是,

一、 宗教意义上的“末日审判”我不确定存在,但对于每一个正常死亡的人来说,“末日审判”是存在的,这就是人在临死前面对自身良知的拷问,它同样是毫不留情的。这是因为只要是良知未泯,每个人对于生命最后一次的反省都是真诚的,有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也。这固然是出自对生命的珍惜,也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它源自人类对彼岸未知世界高度深奥难测的惊悚畏惧。以我自身的经验,唯一让我心情平静的就是意识到自己做到了对宇宙意志的皈依。我想大概世上大多数真诚的宗教信徒从容离世前也是这样的心态。这就要求我们一辈子坚持真理,捍卫自由,在任何情况下都坚持做一个善良的有爱心的人。

二、 要极度珍惜自己的亲人,也要善待每一个人(骗子除外)。与自己有血缘的亲人,是自己生命的共同体,大家走到一起朝夕相处,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真的是一种缘分,这段缘分,仅此一生,缘尽则永别(像再生后的4岁的弟弟詹姆斯▪ 莱宁杰能和前世的84岁的姐姐安妮▪ 巴伦重逢且仍然生活在一起仍以前世姐弟相称在大自然中是几率极低的事件)。生命共同体内,无所谓吃亏沾便宜,你付出的爱越多,换来的是末日降临时的更大的欣慰之情,那种幸福感是难以形容的。同样由近及远,由亲及疏,对待任何一个人哪怕是陌生之人,都要以爱心相待,推己及人,决不允许冷漠,因为人类都是出自一个母亲,我们都有血亲之谊。当然警惕骗子是必须强调的,尤其是在今天的中国。  此嘱。

——2018.3.6出院后第三天动笔,其间断断续续写写停停,至2018.4.14写毕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