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亨利的抉择(3)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4-10 12:43:47  浏览次数:306
分享到:

       亨利一进狭小公寓的大门,就被迎面墙上两张大幅彩色照片吸引住目光。一张是Rose在曼丽海滩的三点照,一张是 Crystal主持英语新闻节目的工作照。一个搔首弄姿,一个正襟危坐,一个锋芒毕露,一个引而不发,形成有趣的鲜明对照。他又端详着她,Crystal一时手足无措,讪讪笑着递上一杯绿茶:“我们没有客人用的茶杯,这是我的杯子,”她马上意识到这其中暧昧的用意,羞红了脸,接着问:“看什么?跟照片上不像?” 

亨利捋了捋长发,接过大茶杯,试了试温度,“咕咚咚”一股脑喝下去。

她忍俊不住:“茶不是这么喝的,你这叫饮驴!”

亨利耸了耸肩,那又怎么样?谁会在意?我无所谓。

她给自己沏了一杯茶,用相同的杯子,然后坐在亨利对面自己的床上,因为屋子里只有一把椅子。狭小的空间,气氛一时凝固,安详至极,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和卫生间抽水马桶的滴答声。

亨利忽然扇动着鼻子,左顾右盼。

“你在找什么?是不是这个?“她指了指自己胸前挂着的绣工精 巧的布袋:”这叫香囊。“

亨利瞪大眼睛,盯着她胸前核桃般大小的粗布兜看。

“这里面装的都是中国出产的中药材,丁香、艾叶、肉桂、薄荷等等,可以散发幽兰的香气,驱虫,避瘟,防病。“她边说着,边摘下香囊,递过去。

亨利觉着新奇无比,接过香囊揉捏,放在鼻子底下使劲儿嗅着:“我爸爸经常会给我妈带回香奈儿、阿玛尼、迪奥、范思哲、gucci等等牌子的香水,味道都过于奢华,提炼过的香精已经失去大自然的神韵,没有这个清新悠远。闻到这个味道,就好像看到你这个人……如果不太昂贵,可不可以送给我?“

她再次“咯咯“笑起来:”这个可不能乱送。中华文化里,男女之间,香囊是定情物。“

“你们有太多的讲究,岂不是活得很累?“亨利无可奈何地摇头。

“我们讲究文化传承,你们重视探索创新,这就是区别。“

亨利转移话题:“我兄弟两个,哥哥在英国工作,你呢?“

“我出生的时候,赶上一胎政策,是家里的独生女。“

“政府连夫妻生几个孩子都要管?她(他)们没有意见?“

“这是中国特色。个人利益要服从国家利益。“

亨利一阵的出神儿,“我觉得你们的国家有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又充满了神秘的东方色彩。你的服饰,你的两千年前的谚语,你的茶,你的香囊,你的家世背景,都令我着迷。我愿意更深的了解你和你的国家,你可以做我的老师吗?”

她冰雪聪明,知道这番恭维和请求背后的用意。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本无可厚非。出国前,也有几个仰慕者,拐弯抹角地隐晦地提出可以等她学成回国,那些不过是水中花镜中月,没有信誓旦旦,没有对天盟约,霓虹灯下虚妄的誓言远没有眼前这个鲜活的充满朝气的异国青年热辣的眼神和呼吸更有吸引力。她脑子一热,刚要开口,“哗啦”一声,卧室门打开,Rose披头散发地撞了进来。

昨晚Rose和男朋友凯文牛郎织女七夕会,一早才筋疲力竭、蓬头垢面地回来宿舍。一眼看到亨利坐在Crystal屋中,两人眉目传情,爱意绵绵,不禁妒火中烧。她迅速用手梳起马尾,一面冲着亨利堆起一脸的笑,一面用中文酸溜溜地对Crystal说:“趁我不在,偷偷吃独食!”  

Crystal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用中文回敬:“你不是跟男朋友睡觉去了嘛!”

亨利对Rose的鲁莽出现颇为恼怒。他眼里Rose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只是太工于心计,善于逢迎,而且她颐指气使、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架势,也会令她周围的人战战兢兢 。他更欣赏Crystal润物细无声的柔情,就像她充满梦幻的名字—水晶。

亨利走后,连续一整天她们之间都沉默无语。Rose毕竟理亏,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想起来自己都不好意思,晚上赶忙做了两个小菜赔罪,姐妹算是重归于好。Crystal并不计较,她是个与世无争的人,更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和同室姐妹面红耳赤,‘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姻缘是求不来的。

亨利这天晚上九点钟刚刚下课,就收到了苏珊发来的短信,人已经在学校门口恭候。他无可奈何地蹭到校门口,苏珊马上从她的荷顿车下来,扑上来轻轻一吻。亨利审视着她,只见她经过精心的打扮,脸上化了浓妆,黑暗中看去还是有几分姿色,头发像小姑娘一样俏皮地扎起来,宽大的裤褂,遮盖起已经发福的身躯。亨利知道她试图认真对待他(她)们之间的关系,这就更有必要和她摊牌,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

上了车,苏珊一边驾车,一边小心翼翼地讨他的喜欢,诉说着离别后的思念。可是这些绵绵情话从这个他并不喜欢的大婶嘴里说出来,却格外的刺耳。他不爱你,他的心就会坚如磐石,无论你如何的卑躬屈膝,怎样的摇尾乞怜。

苏珊阅人无数,自然明白亨利的心思,年轻人禁不住诱惑,酒后乱性,这段孽缘肯定是无疾而终的。她就是放不下,要做最后一搏。

亨利开门见山,告诉她我们属于两代人,你不是我上过床的唯一的女人,那天只是喝多了,不小心睡在一个床上,我对你除了尊重,没有任何感觉。苏珊说并没有奢望你爱我,只是希望在你空闲的时候想起我。她也不愿死缠烂打,毕竟是邻居,隔三差五遛狗的时候还要见面的。

下了苏珊的车,亨利心情大好,无意中扫除了爱情路上的障碍,可以堂堂正正、心无旁骛地喜欢水晶了!

在院里,就听到客厅欢声笑语,赶忙开门,是哥哥从英国来悉尼出差,顺便回家省亲。兄弟亲热自不必说。晚上睡觉前兄弟俩聊天,意外得知爸爸的一个住在附近同为飞行员的朋友,两口子正在闹离婚,皆因男方身体状况不佳,为了照顾女方的生理需求,找来外人帮忙,不料感情渐生嫌隙,最后闹得不可收拾。亨利听了,大喜过望,原来很久以前印度司机的谈话是另有所指,自己的父母还是恩爱的,自己的家庭还是完整的,教堂的圣歌还是要继续唱的。他激动地紧紧拥抱了哥哥,又抄起手机给水晶打电话,告诉她一个重获新生的人要开始追求她了!

Crystal接到亨利的电话,以为是小男孩夜晚喝多了撒酒疯,并不当真。她深知澳洲的小伙子恋爱时热情似火,摈弃时冷若冰霜。亨利在她心中,现在还只是一块激起一层涟漪的石头,一支无意中搅动一江春水的船桨。

她(他)们三人断断续续、不冷不热地见面,直到学期末。

Rose的男朋友凯文力邀她回乡见父母,并透露如果二人毕业结婚并申请移民成功,老爹将全款资助他(她)们买一个独栋别墅。Rose深明此行的重要,思前想后,不得不答应下来。如果嫁给了亨利,按照澳洲的习俗,不仅娘家要承担婚礼的费用,而且澳洲的父母也不会出手大方,买一套房子给自己住,亨利的哥哥就是前车之鉴。

临走时,她不忘和水晶约法三章,在她敲定一切回来之前,水晶和亨利的关系不能有突破性进展。水晶一笑置之。放心,我假期还要学两门课,一个学期的内容压缩在五个星期内完成,哪有时间和亨利纠缠不清?Rose心满意足地去了。

人算不如天算。

水晶学霸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假期的课业繁重,她连续三天不眠不休,晕倒在图书馆。同学们叫来救护车把她送到医院,诊断结果是心肌梗塞早期症状。

亨利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跑到医院。穿过寂静冗长的走廊,宽大的急症抢救室内,水晶孤独地躺在那里,带着氧气面罩。她面色惨白,眉梢微蹙,费力地呼吸着,纤细的手无助地抓紧床单。

亨利不敢相信那个笑靥如花、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的鲜活的生命,片刻之间竟然游走在生死之间。他凑上去,轻轻拂去她额头凌乱的秀发,握住那柔若无骨的手。

水晶睁开眼睛,示意他帮忙除去呼吸面罩,面颊恢复了一点红晕。

“谢谢你来!我没事,这几天赶论文,没睡觉,累的,休息几天就好。”

“我来的路上心里很乱,怕你出意外。”

“以前上大学、做主持的时候经常半夜不睡觉,嘻嘻。我可能老了。“

“怎么会?这只是个意外,也是我可以为你做点事情的好机会。“

“你本来不在我来澳要完成事情的清单上。”

“你可以加上我的名字。”

“帮我问问几时可以回家?”

“不,你需要好好休息。我马上和父母说一声,你可以来我家住几天,我们有客房,环境比学校和医院都好,我妈妈也可以给你做点好吃的。“

“我现在举目无亲,小心脏比较脆弱,你别招我!“水晶眼圈发红。

亨利微笑着张开双臂,给了她温柔的拥抱。她已经无力反抗。

寂静的窗外繁花锦簇,还有几天就是圣诞节了,那是救赎期盼、阖家团圆的日子!

全文完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