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第4章 周二之死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4-07 22:42:46  浏览次数:126
分享到:

牛黄刚掏出馒头递给牛三,周二神情紧张的跑过来,伏在他耳边说:“快看,那边!”

   透过灰蒙蒙的光亮,一个人影从小路旁的树林中闪出,正对着他们走来。

牛黄渐渐看清楚了,是一个个子高高的大人。人影近了,一张青灰色的脸露了出来,一双带着杀气的眼睛,直直的瞪着这群少男少女。

大伙真正吓坏了,站在原地不敢动。

要不是靠牛黄拉着,周二早吓软了滑下地。

那人慢慢地越过牛黄身子,边回头看着几个少年,眼光最后落在周二和丫头姐妹,那雪白的胳膊和微微凸出的前胸上,贪婪地一动不动。

   他又瞅瞅几个少年,像是在思忖什么。

最后。

终于悻悻地离开。

   不用谁命令,大伙儿撒腿便跑,顺着小路跑了好一阵,才气吁吁的停下。

“肯定是个坏人”黄五喘着气道:“看他那双眼睛”,“妈妈呀,吓死我了!”丫头抹着自己胸口:“我再也不这么早上山了”

周三一脸坏笑。

向她身后一指。

“哎呀,跟来了。”

吓得丫头猛然往牛黄怀中一扑,“扑通”,二人摔在草地上。丫头猝不及防,湿润的嘴唇‘波’地正吻在牛黄嘴巴上,一时难堪得面红耳赤。

周二看得真切,怒气冲冲的对准周三就是一脚。同样猝不及防的周三一下摔了个狗啃屎。

望着丫头和周三的狠狈样,大家乐开了怀,彼此取笑着向远方赶去。

   大约上午9点多钟,牛黄他们赶到了火车站。

   火车站右侧的一大片坡地上,横七竖八的堆满了原木。堆积如山老枝虬桠的原木,在初升的阳光下,发出古铜色的光泽。

三三两两在原木堆上忙忙碌碌的,是早到的剥树皮的人群。

大伙连忙分散开,朝自己的目标奔去。

牛黄带着牛三选好一棵粗大的原木,开始下手。

牛黄将镙丝刀使劲儿插进原木顶端使劲一撬,紧紧沾在木杆上的树皮,露出了豁口,再将镙丝刀顺着豁口慢慢而稍稍用力的向下直撬,一大块厚厚的树皮就顺着裂隙落了下来。

   树皮发出特有的清醇木香。

就像那遥远的大森林一下来到了身边。

牛黄美美的嗅一下,扔在背兜里。

他撬开一根原木的豁口,命令似的对牛三说:“我先这样撬开,你再这样顺着撬,注意别让树皮断了,断了再往下撬就麻烦了。”

一路上,调皮牛三都在担心自己被牛大摔掉。

因此十分听话。

现在见牛大这样器重自己,便受宠若惊地的撒腿忙开啦。

   由于来得早,不一会儿大家的背兜都满啦。

伙伴们乐滋滋又恋恋不舍地离开木场,找到一大块向阳的山坡,把树皮一块块取出晒干,自己则坐在浓浓的阴荫下歇气。

晒干。

是剥树皮整个过程中最关键的一环。

晒干了的树皮,重量轻燃烧率高背起轻赶路快。

没晒干的树皮呢,湿沉沉的压肩燃烧困难并不断冒出呛人的浓烟。

再说,城里哪来这么大的空坝子晒它呢?

   只见那火红的太阳照在潮湿的树皮上,不一会儿树皮便冒起了缕缕潮气……

树皮晒干了,但那来自大森林的清香也没有了。牛黄有些遗憾地捡起晒干的树皮,往背兜里扔。周二晃荡着白腻腻的胳膊肘,一不小心将树皮扔在了牛三的光脚背上。

一下砸出了道血口子,

牛三哇地咧开了嘴巴。

牛黄忙哄着他:“勇敢,别哭,男子汉不会哭。我们吃中饭了,你多吃点。”牛三忍着痛说:“放心,我不哭,我是男子汉嘛!”

周二小心翼翼的帮牛三揩去血迹。

瞧瞧。

再想想。

喊过周三耳语几句。

   周三叫丫头姐妹和周二背过脸,对准牛三的伤脚处撒尿。尿液在空中划出一道白亮弯弯的细线,准确的淋在牛三脚上。

尿液刺激着伤口,牛三发出了疼叫声。“消毒剂,消毒剂,要不你会感染的。”周三安慰着牛三。

牛黄见状笑笑。

多少次这帮少年,都是这样处理自己不慎碰伤的伤口的。

别说,这土办法还真灵。

   大家快乐地吃着自己带来的中饭。

   牛黄把盅里的白饭分成二份,摊开凉扮土豆丝,兄弟俩吃得津津有味。周二过来拈了一筷子尝尝,顿时被辣得花容失色,跺着脚张着嘴巴不断吸空气。

周二知道牛家兄弟吃辣在老房是出了名的。

却没想到会如此辣人?

“辣椒罐罐打翻了哟!”周二大口、大口的呵气:“呸、呸、呸,啊、啊、啊---嚏!”

周二痛苦得鼻涕眼泪一起来,惹得大伙一阵哄笑。

   黄五和二个姐姐挤在一块,姐姐们让着他,总是等他拈了菜后,才伸出筷子。丫头夹了一块鸡骨头,闭着眼美美的吸吮品尝。

饭快吃完时,黄五在菜盅里左翻右翻,有些失望。

一眼瞧见了丫头筷子上夹着的鸡骨头。

一伸筷子就抢了过来,扔进自己嘴巴,大嚼特嚼。

丫头被他的阵式吓了一大跳:“死样,要吃就吃,抢嘛抢?”

黄五闭着眼美美的嚼完鸡骨头,咕嘟咕嘟的将骨渣用力往地上一吐:“好呀,丫头,你不许我吃还骂我,回去我要给妈妈告。”。

   老房的邻里们都知道:黄家重男轻女特严重,黄五头上二个哥哥没养活,黄六又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去啦。

黄五就是黄父黄母的心肝宝贝。

平时没少宠他让他。

明明是他的不对,姐姐们却要因此受到责骂……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