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中国的责任
作者:张镭  发布日期:2018-04-02 11:40:05  浏览次数:128
分享到:

《厉害了,我的国》,是一部纪录片。这个片名,现在很流行,也非常时髦。

该片“将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发展和成就,以及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重大论述,以纪录片的形式首次呈现在大银幕上。”

该片于2018年3月2日在中国大陆上映。

我尚无观看这部纪录片的计划。因为,进电影院,我是暌违已久了。不过,说实话,我喜欢这个片名。

今天的国,的确厉害,但厉害的国,显然不止于十八大以来。在我看来,我的国,最厉害的时候,乃是解放全人类的时候。

解放全人类的时候,是我的国自身已经获得了解放。

解放的含义是什么呢?就是伟人在天安门城楼上说: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

我们自己站立起来了,这还不够,我们还要帮助全世界的人民都站立起来。至少,我们要帮助解放天下三分之二受苦人。

我们这么说了,我们也这么做了。至于天下三分之二受苦人是否在我们的帮助下,也获得了解放,这个事我还真不清楚,也没人告诉过我。

解放天下三分之二的受苦人,这是个什么概念?这不是概念,这是使命,是神圣使命!中国人从来不曾担负起过这样的使命,也从未想到过要担负起这样的使命。

这个使命,不仅鼓舞着取得了胜利的中国革命者,也鼓舞着我们这些孩子。解放全人类,那是何等崇高的事业啊!可是拿什么去解放?怎样去解放?却从来未动过脑子,也动不了这个脑子。为何?因为年龄,因为年龄太小。几乎可以说,属于少不更事。

有人对革命充满了憧憬,但从革命中过来的人,也有人对它心怀恐惧。革命最可怕的一面,就在于它有激情,这种激情可以点燃一个成年人的心,也可以点燃一个小孩子的心。说实话,就我们那个年纪来说,我们懂什么革命?我们知道什么解放全人类?可革命却将我们的心点燃了。小小年纪,内心却怀揣着这样远大、宏伟的革命理想,我估计,我们这代人将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代。尽管后来我们醒悟了,长大了,革命的激情退潮了,也意识到那是一个可笑的事,但我并不认为这个可笑的事一点益处也没有。也就是说,固然有其可笑的一面,但积极、有益的一面也绝不容许否认。如果非要我说出这积极、有益的一面是什么的话,那我可以告诉你:这种激情给了我们远大的目光。不妨说,从那时起,我们的世界就不只是自我,也不只是我的国,而是整个世界,而是全人类。

这样说来,我们这代人都是有大视野的人。这种大视野,不只目光远大,而是内心装着整个世界,以及整个世界里的民众,尤其受苦受难的民众。

这种视野,是中国的革命造就的。中国的革命,造就了一个崭新的国家。造就这个崭新国家的是一群中国人,其中有一个最具代表性人物,他就是毛泽东。

大多数人都认为,毛泽东的伟大之处,乃在于他用一场革命解放了中国人民;而我认为,毛泽东最了不起的地方,乃在于他的胸怀世界。他的心中不只有中国,有中国人民,也有世界,有世界人民。当中国人民获得了解放之后,他的目光就投向了世界。

1956年,毛泽东为纪念孙中山诞辰90周年,写了一篇文章《纪念孙中山先生》,文章指出:“事物总是发展的。1911年的革命,即辛亥革命,到今年,不过四十五年,中国的面目完全变了。再过45年,就是2001年,也就是进到21世纪的时候,中国的面目更要大变。中国将变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国。中国应当这样。因为中国是一个具有960万平方公里土地和6万万人口的国家,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而这种贡献,在过去的一个时期内,则是太少了。这使我们感到惭愧。”

“这使我们感到惭愧”,我认为这是毛主席谦虚。事实上,自打中国革命成功,他一直操着两份心:一份中国,一份外国。这个外国,不是所有的外国,至少不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帝国主义国家,而是像我们这个国家一样,一直受着屈辱和压迫的国家。这些国家也在闹革命,也在求解放。毛主席特别操心这些国家,并尽其所能帮助这些国家。

毛泽东的伟大,不仅在于他有着这样一种国际情怀,而且在于他能把他这种情怀变成全体国民,甚至青少年的情怀。他要让年轻一代的中国人拥有这种情怀,并愿意为这种情怀而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毛做到了,他一生都乐此不疲于自己的情怀,而我们却没能。也就是说,这种情怀到了我们这一代,就结束了。

毛没有继续陪我们走下去。他结束了一个时代。而我们则要继续前行,或者说,我们还要活下去。我们活下去的时代,自然是一个新时代。新时代取代旧时代,取代的不只是旧时代的情怀。一个从旧时代赶往新时代的人,一定是最痛苦的人。痛苦的因素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旧的思想难以适应新的思想;一方面,新的思想战胜不了旧的思想。

毛带给我革命的思想,解放全人类的思想。这种思想看似荒唐,但毕竟让我们这代中国人有了世界胸怀。

事实上,我们对解放全人类并不感兴趣。第一,以我们的能力,我们解放不了全人类。第二,全人类未必都想得到我们解放。我们感兴趣的是,这个世界,不只我们中国,还有许多国家。

新,未必好,也未必不好。但人这一辈子总是要与新东西打交道的。事实上,改革开放,不只是让外国人走进我们家里来,也让我们的人走进人家那里去。这叫互通往来,这叫发展经济。新的时代就是这样的时代。这个时代不再提解放人家了,人家早解放了,人家现在要的是发展经济,要的是贸易往来和人员交流。

国门打开后,我们才发现,我们要解放的某些国家,日子过得并不比我们差。反倒是我们看到了自己与人家有差距。不只是日子上的差距。做人也有差距。做人的差距,通俗地讲,就是文明与不文明的差距。我有时会悄悄地想,当年,我们幸好没去解放他们。

世事真是难料。历史真是诡异得很!当年,我们豪情满怀,当年,我们斗志昂扬。当年,我们胸怀着世界,可一个国家也去不了。改革开放了,中国人走遍了世界,可心中却再也没了世界情怀。

中国人有世界情怀,这是中国人最了不起的地方。这种情怀,是革命家毛泽东给我们的。中国人有这种情怀,是中国人想肩负起一个大国的责任。但是,说实话,这个世界从不领中国这个情。这个世界怎么了?是全世界都病态了,还是中国的某个地方出了问题?

我很少思考这样大的问题,所以我给不出答案。但作为一个人,一个中国人,一个对世界怀有好感,愿意助世界一臂之力的中国人,他不欠世界的,为何世界总认为他欠了世界的呢?

中国人可以不关心这个世界,但我们需要想一想的是,我们在这个世界有着怎样的位置,有着怎样的形象。是这个世界不值得我们信任,还是我们曾失信过他们?为了帮助他们解放,我们自己忍饥挨饿,把粮食送给他们,到头来我们得到了什么报答?今天,为了发展他们的经济,我们出人出力出资,结果却遭受“经济掠夺”的指责。我们四处送钱给这个世界花,这个世界却不说我们一句好话。

解放全人类,我想再也不会发生了。今天的中国人民,满世界送钱给人家。好话不说也就罢了,无论如何也不能拿了钱还骂人不文明吧?中国人这不是太贱了吗?更贱的是,无论人家怎么骂,怎么不待见咱,咱们愣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依然故我地往人家跑,再大把大把地把钱送给人家花。结果依然还是挨骂!

“厉害了,我的国!”在我心里,真正厉害的,还是我们的民!基于此,我更乐见有人拍一部纪录片,片名就叫《厉害了,我的民》。

“厉害了,我的民”,这民里头没有我。我至今不曾出过国,从未大把大把地把钱送给白眼狼花。听说,我60岁之后可以出国。也就是说,要等我退了休。

我退了休之后,能不能被允许出国,我并不乐观。就算真的允许我出国,如果世界形象不改变,我也还是不去。所谓世界形象,就是中国人送钱给他们花,还挨他们骂,还挨他们糟蹋。如果世界的这个形象不改变,或改变不了,如果中国人的形象依旧上不去,在他们心中还是老样子,我绝不去。

中国爱这个世界,中国人爱这个世界。可这个世界爱中国吗?爱中国人吗?

从孙中山到毛泽东,他们都想对人类作出较大的贡献。孙中山说到未来得及做到,毛泽东说到也做到了。

邓小平搞改革开放,其实也是想对人类作出中国人的贡献。1977年10月27日,复出不久的邓小平在会见瑞典客人时说,中国只有“改变落后状况,才能对人类作出比较多的贡献。”事实上,“对人类作出比较多的贡献”,也是邓小平在推动和领导中国改革开放时考虑得比较多的一个课题,也可以说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必须包含的一种价值。

在邓小平看来,只有对人类作出比较多的贡献,中国才能真正赢得世人的尊重和尊严。这种想法,我想也是孙中山、毛泽东的想法。不消说,这种想法是正确的。但是,中国人在对人类作出比较多的贡献之后,是否就赢得了世人的尊重和尊严了呢?坦率地说,我真想大声地叫喊一声:我们赢得了世人的尊重和尊严!但我喊不出,也不敢喊。

为什么喊不出?为什么不敢喊?底气不足!

这是个很头疼的事!一方面,我打心底默认“厉害了,我的国”和“厉害了,我的民”;另一个方面,从毛泽东时代起,我们就对人类作出过较多的贡献;改革开放之后,我们的国力大增,我们有钱了,我们对人类作出的贡献也真正达到了较多。

中国有白眼狼,有忘恩负义,有知恩不报反为仇这样的人。世界其他民族看来也有,而且跟我们比,他们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的确是个很头疼的事!这个世界也不例外。中国人如何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如何树立中国人的形象?看来这才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

当然,我们不能因为这个世界有白眼狼,有知恩不报反为仇的小人,就不再尽我们的国际责任。这不是大国风范。我只是提醒一下我们的领路人,我们有帮助人类的责任,但不是所有的人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