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58章 该还的还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1-30 11:07:43  浏览次数:167
分享到:

一边介绍一面注意着春钱的汪芳。

眼看他脸色越来越难看。

就停了下来。

门外又送进一个黑色包裹,包装得和桌上的一模一样。

汪芳依然当着春钱的面打开,里面却是一大堆废报纸。春钱不解的望着自己眼前二个相同的黑色包裹,不知所措。

汪芳微微一笑。

“还记得路上连续二次拦着你的交警吗?”

春钱点头。

“记得!我差点儿被他俩罚款扣分和重新学习交规,怎么不记得?”

“为了不引起春缘的怀疑,让你通过他们的考验,侦查员们第一次放过了你,让你成功的把‘毒品’送到了机场,伪装成上海小伙的耿天手里。

春缘为了保险。

你则很幸运。

春缘第一次交给你的不是真正的毒品。

只是一大堆裹着砖渣的废报纸。”

春钱眨巴着眼睛,似懂非懂。青队摇摇头,插上一句:“依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的规定,贩运海洛因在50克以上,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可具体量什么刑,就要看他在犯罪中的地位,作用……”

春钱吓得摇摇晃晃。

眼睛一闭。

说时迟那时快。

身后的警察双手一扬,一手扶住他,一手剁在他唇上。春钱晃晃悠悠又睁开了眼,眼泪汪汪的望着汪芳。

汪芳叹口气。

“春大爷。

我说过,第一次只是废报纸。别急呵,不急。”

顿顿,略带责备的瞧瞧青队,青队歉意的笑笑,不提。

“第二次可就货真价实了。要不是被我们的侦查员,拦下调了包,真要被你交到毒贩手中,那就麻烦了。当然,春缘大大低估了我们的缉毒能力。

这个披着‘先进纳税大户’‘遵纪守法模范’等十几项金字招牌的私营老板。

本质上只是急功近利,不择手段,妄想一夜暴富的社会拉圾。”

汪芳鄙视的笑笑,直视着春钱的眼睛。

“不管年龄大小和出身贵贱,任何人追求财富和幸福生活,追求受人尊敬的社会地位,都无可非议。可绝不能把这种希望,寄托在违法乱纪和心存侥幸之上!

尽管我们的国家,需要改进的地方还很多。

我们的社会,还有很多的遗憾和不公平。

可是!

这是我们做人和生活的基本准则。离开这准则,就会受到国家法律和自我心灵的严厉惩治,不是吗?”

春钱己无法说话,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孔,身体佝偻,颤抖哆嗦,老泪纵横……审讯室一片宁静。

当得到消息的小学老师和女儿女婿,还有二个亲家匆忙赶到。

春钱在拘留所己渡过了46个小时。

亲人们隔着小铁窗。

瞅着憔悴虚弱和疲惫不堪的春钱,哭喊着,劝说着,而春钱,要不是因为自身身体还好和身后的狱警帮助,恐怕当场就闭眼倒下了。

小学老师头发散乱。

老相毕露。

泪流满面。

“你这个死老头子啊死老头子啊,家里缺你那几个钱吗?一把老骨头了还非要跑出去打工,劝都劝不住哇。唉唉打工你就好好打呗,怎么又给别人贩起毒来了?

天啊!

你这是活得不耐烦找死哇。

刑法规定,贩毒50克以上就要杀头啊!

连小学生都知道哇!你是个大法盲啊!挨枪子的死老头子,你还不快向政府担白交代啊?鸣鸣!天啊,我命苦哟,怎么摊上你这个死老头子啊?”

春姗抱着彤彤,泪花朵朵。

“爸,你是老糊涂了哇。

现在要想活命,只有积极向政府坦白交代哇。

鸣,彤彤,来,叫外公,让外公交代不死,呵,叫外公。”

可爱的小彤彤,骨碌碌的转动着亮晶晶的眼睛,盯住小窗外的春钱,咿咿呀呀的,还直晃荡二只胖乎乎的小手……

“亲家!

别难过了。

身体!

身体重要哟!”

小科长扶着小学老师,红着眼睛劝到:“我想,亲家这是受骗上当,只要他配合公安局,积极主动坦白交代,一定会得到从宽处理的。事情己经发生了,你别只顾埋怨着急,还有彤彤啊,还有我们呀。”……

一直沉默不语的邱候。

一直捂着自己的胸口。

他觉得,春钱出了这么大个事儿,自己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亲家的个性与脾气,自己早己了解。

如果当初一返聘就带着他,春钱就不会闯这么大个祸。怪只怪自己一返聘,就被一肩挑和小曾缠住了,又加上打了几次电话,春钱真真假假的拖着,就实在顾不上他。

当然!

还要怪自己凡心未了。

一门心思追逐名利。

而且,潜意识里还有着一种,乐于看到亲家倒霉的私心杂念。唉春钱春钱,但愿经过这次劫难,你能变得懂事和聪明,不要再给大家带来不必要的烦恼和痛苦啦……

他瞧瞧同样一直沉默不语。

却牢牢扶着妻女的邱浩。

听着三个女人的哭哭啼啼,唠唠叨叨,觉得自己无论如何要说几句话了。

当今天一早接到公安局的通知,大家惊慌失措,乱成一团时,邱候则冷静地踱到窗口,捂住自己下巴,凝望着车水马龙的大街。

为着工作和生存。

对国家相关条条框框了如指掌的前处座,虽然对刑法并不熟悉。

可举一反三。

觉得在这事儿春钱虽然有过错,却好像属于受骗上当类,不至于杀头?

于是,悄悄把儿子拍到一旁,低低的说了自己的看法。邱浩听后,打电话找人和上网查寻,立马忙开了。

天公作美。

邱浩的同学中,居然也有学法律的,一番咨询加查闹下来,父子俩心中有了底。

任凭二人怎么样相劝和说明。

三个女人却不相信,而是哭天抹泪的抱起彤彤就涌出了家门。

现在,邱候招呼到:“都别哭了,我说几句。”一面挤上去凑近小窗口:“春钱,这都怪我。但是别担心,你这只是受骗上当,配合政府把事情讲清楚,估计会很快出来的。”

本来就灰心丧气。

叫苦连天的春钱。

被三个女人连哭带叫这么一折腾,更加颓丧绝望,脸色惨白。

听了亲家的劝慰,他呆头呆脑的点点头,又痛苦的摇摇头,浊泪一滴滴的滴下来,将他胸襟滴湿一大片……

一个年轻漂亮的警花。

悄无声息的出现。

她先在一旁静静观察。

然后也过来劝慰到。

“春大爷,我不是反复给你讲了,你只是受骗上当,只要认真坦白交代,政府会从轻处理吗?别伤心绝望啊!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大家便一齐望着她。

“警方突袭×××实业公司。

老板春缘,打手耿天以及所有的犯罪嫌疑人,赃物赃款,均被一网打尽。

根据对从案犯的初步提审,检方己认定你确属受骗上当,且有检举揭发立功行为。所以,从轻处理有望。春大爷,你不要太绝望,要相信人民政府啊。”

许是突然变故。

受的刺激太大?

春钱根本不相信。

只是断断续续的哽咽到。

“汪,汪芳,谢谢你的好意。我,我犯了罪,不怪别人,我,我,鸣鸣鸣!”“别哭了,春大爷。我没哄你,真的,也许今天就有分晓呢。”

汪芳轻柔的继续劝导。

“只是。

一定要记住这血的教训。

都一把年纪啦,儿大女成人,还有个这么可爱的小外孙女儿。好好在家养养身体,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

“汪督司!

电话。”

“好!

接转过来。”

汪芳拎起嵌在墙上的话机听筒:“我是!嗯,嗯,我正在这儿呢,哦!”瞟瞟自己的腕表:“确为47小时零二十七分。嗯嗯,哦?那太好了,太好了,好的,马上办手续,谢谢!”

嵌好电话筒。

汪芳转身。

一脸灿烂,云淡风轻:“立即办出所手续吧,春大爷,再见了!好自为之。”然后,礼貌的朝大家点点头,转身离去。

春钱办好手续。

被亲人们欢天喜地的簇拥着。

跨出了拘留所。

他仿佛仍不相信这是事实,而是喃喃的咕嘟咕噜。

“你们,你们这是要带我到哪儿去?到哪儿去哟?”小学老师笑着啐到:“死老头子,你不是胆大包天吗?也有怕的时候?把你的后半辈子关进去,我才高兴呢。”

春姗将女儿塞进他怀抱。

老头子一接触到温软可爱的外孙女儿。

禁不住欢叫到:“我的彤彤啊!来,让外公亲亲。”将自己脸孔俯了下去。彤彤被春钱的满脸胡须一扎,却吓得哇哇哇的放声大哭,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出了拘留所。

天高地阔。

阳光普照。

春钱久久的站着,眯缝着眼睛仰起头,贪婪的呼吸和四下打量,喃喃到:“做梦一样,真是做梦一样。为人莫犯法,犯法要坐牢,坐牢不好玩儿哦。”

邱候叩叩他腰际。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