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龙台剑隐第一章(2)暗夜潜影显踪迹
作者:张宏  发布日期:2018-01-29 11:01:20  浏览次数:1070
分享到:

刘进忠走在街上,耳朵却四处探着,眼光也不停地逡巡。他已知这几日不论白天或是夜里总有人在窥视他,虽然时时保持警觉但总是没有找出任何蛛丝马迹来,只是感觉到了,对这他这个在刀林枪雨中过来的人,感觉是非常敏锐的。

“刘把总。”有人叫他,是衙门总捕头严升。见他身后插着鱼背双戟,急急地从衙门那边跑来。

“我正要到家里找你呢。”

两人见过礼。

“有事?”刘进忠问。

“是的,我派出的探子发现了李虎。”

“太好了。”刘进忠大喜过望。

李虎就是孙可望的家将,江湖上称“铁臂”,其臂力过人,能举鼎过头,是孙可望最得力的家将。如能抓住他定可知晓孙可望的下落。当年他奉孙可望之命在凤凰山战役中,送信给几位将军,通知他们逃命,使其躲过大劫,之后也就不知所踪了。

“没搞错吧?”刘进忠再次追问。

“没有,是王二马看见的,你知他这个人还是很把细的。”

二人边说边进了衙门。

衙门左侧的厅房是刘进忠和严升的公堂,也是捕头们应卯的地方。

“二马,你过来。”严升叫来王二马。

“说说你如何看见李虎的。”

“是这样,我已熟记了李虎的画像,有事没事我都在城里城外逛荡,也就是查案。昨天我在鸡市口的马癞子牛肉馆吃午饭,嘿,一下就看见子李虎也坐在角落边的桌子吃。当时我还没在意,总觉得此人有些眼熟,没想到他起抬起头来抹汗水,我便一下就认出他了。我没吭声继续埋头吃我的,装着没看见,等他出了门,我也悄悄地跟着,结果你猜他去了哪里?”

王二马停了下来,一付得意的样子看着刘、严二人。

“快说呀。”严升催着。

“小东街的陕西会馆。”

“陕西会馆?你没看错?”刘进忠有些激动。

他知道,如果李虎真的进了陕西会馆,那孙可望就可能在哪里。因为,当年大西军会战西安,他和孙可望一起在那一带扎驻了很长时间,认识了一大批陕西的侠义之士,结交了很多朋友,如果孙可望要藏身,肯定会找这些人。所以,他在顺庆府的落脚点估计就在这陕西会馆。加之当年凤凰山之战后没发现孙可望的尸体,那也就是说他已逃脱,当时西充已被重兵围住,只有北边巴中方向守军薄弱,如果从凤凰山往仪陇、巴中方面向汉中逃跑的话,逃脱的可能性非常大。

“你看见他出来没有?”刘进忠迫不及待。

“我守了一下午,也没见看他出来,我走时叫我的把兄给看着呢,明天天一亮我又去。”王二马说。

“不用明天,你现在马上就去给我看着,我再派一人和你一起去,等天亮我就和严捕头过来捉人。”刘进忠说。

接着,刘进忠就叫来值夜的一名清兵头领和王二马一起去了陕西会馆监视李虎。

此时已近子夜。

 

凌家院子里那几名被点穴的护院其制穴的力道已过,已醒了过来,蒙蒙胧胧地地站了起来,嘴里嘀咕着什么,似乎还不知怎么回事。看看四周一切都还是老样子,那东厢房的灯光也还亮着。

“夫人,你没事吧?”一名护院向屋里问道。

“我没事呀,什么事?”屋内回道。

“哦,问一问,没事就好。”护院应答。

接着他们一一散开,继续巡逻。

 

初夏的夜里,已有几分燥热。夜市里的小摊小铺也就收得晚些。此时,小东街上与陕西会馆相邻的川剧戏堂门前的一面大木牌上“金玉班川剧名旦金玉凤献演《情探》”一行大字赫然夺目。

牌子前聚集一大群人在观望,也有卖瓜子花生的、卖梆梆糖的在人群里穿行,给喧嚣杂乱的场所平添几分热度。

突然,人群中一声“演完了!”的叫喊,让半条街的人都涌到了戏堂的门前来,这些人都是金玉凤的戏迷,又没钱买票观看,只得等在门前希望能睹一眼偶像的风采。

戏堂大门一打开,散场出来的人蜂拥而来涌向街面,街上更加热闹,喧闹吆喝声此起彼落。

此时,一乘黑顶小轿从戏堂右侧的小巷悄无声息地出现,两名壮硕的轿夫健步如飞地拐向西边而去。轿边一名彩衣丫头手抱着一叠戏服,步履轻盈地跟在后面,一行人如轻烟飘浮般隐约在夜色之中。

戏堂门前的人群还在翘首以待。

小轿从小东街一直到了府街的“隐景庐”门前才停下,川剧名伶金玉凤从轿中款款走了出来。

纤细的身材,高挑的个子,云鬓松散,脸上还化着戏妆,蛾眉淡烟,鼻若悬胆,樱桃小嘴。一身绿黄小衣外套着一件大红披风。如画中仙子下凡间般地站在了隐景庐门前的牌坊下,一双波光流溢的双眼四周一瞟,便对那彩衣丫头说:

“佩儿,去给那些人打发了。”说完用手一指对面街边,并从轿中拿出一个装着铜钱的袋子甩了给她。

街对面的屋檐下,一溜衣衫褴褛的老小顺着街沿或坐或躺着,这都是些从乡村来的逃难人。

佩儿接过钱袋,走过街去,向那些人一一散发着铜钱。

“谢谢恩人!”

“感谢呀,感谢!”

“好心人呀,观音显灵了。”

那些人,一边接过钱一边谢声连连。

佩儿走到最后一位弯腰偻佝着身子拄着桑木拐杖的白发婆婆面前,那婆婆接过银子时,双眼精芒一闪迅速将一纸条塞在佩儿手中,低声道:“交给小姐”。

佩儿稍一愣,便返身走回隐景庐门前,随着金玉凤进了大门。

 

 

陕西会馆里,一桌酒席还没撒去。

围坐桌边的六个人正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一个个正喝得红光满面。

“来来,李虎,好久不见,干一杯。”

“好兄弟,我俩整三杯。”

“终于等到你了,无论如何要喝这一杯。”

“来,喝、喝、喝。”

酒桌上,几个人劝来劝去,那李虎也不推辞,来者不拒仰头就喝。桌子边摆满了空酒瓶子。围坐桌边的几位都是会馆的管事和护卫。当年和大西军有些来往,加上前几年李虎来过一次,所以熟悉。

坐在李虎旁边的是陕西会馆的馆主张云龙。

此人一身本领,不但一柄双刃剑使得出神入化,而极檀理财,本在陕西各地开了十几家商号,生意十分兴隆。只由于当年给张献忠的大西军供应过物资,就被清府以通敌罪判以斩首,并没收全部财物。他倾尽所有上下打点,才保住性命,被逐出陕西。之后他埋名隐姓才来到顺庆开了这家会馆。长年下来,也没几人知他的来历和本名,只知他是陕西人,管他叫“张馆主”。

“李虎兄弟,你此次来可有要事?”张云龙切入正题。

“当然,兄弟我此番来是奉主人之命,有一个重要信函要当面交给馆主”。说完就从怀中登拿出一封信递给了张云龙。

原来,李虎自凤凰山为几位将领通风报信让他们尽快逃避后,便按孙可望的交代向仪陇方向快马逃去,在巴中隐藏了一年左右,便入陕到渭南一带寻找孙可望但一直没找到,后找到保宁府,寻着平西将军李定国,他从凤凰山逃脱后来到保宁府,在一家醋坊里藏身,后来风声松了,就在保宁府开了一间醋坊一边做生意,一边暗中联络旧部。五年前孙可望联系到了他,让他的醋坊作为联络点,聚集原来大西将士,李定国就这样留在了保宁府。李虎找上门时,李定国告诉他不用找孙可望了,有事就和他联络,并说孙可望知道李虎在他这里,有事会找他的。就这样,李虎就一直跟在李定国身边,成为他联络旧部的得力信使。几年下来,他已对各处联络点烂熟于心,常常穿行于川陕之间。虽然间或有孙可望的消息,但李虎却从未见过面,只知孙可望在指挥着他们并时时有信函、物件等交来让李虎办。李虎身高马大、粗壮强悍、力量过人,但他却心细如发,行动十分谨慎,加上他武功精湛,虽然清府到处都有影象缉捕他,却从未发现他的影踪。也许这样,才让他有些松懈,所以这次从保宁乘船来顺庆,不经意之间让王二马给发现了。

张馆主接过信后,便离桌走到账房内凑着灯光拆信观看。

信函是孙可望写来的,信中说已发现艾天明的蛛丝马迹,可能在遂宁和顺庆府一带,要张进行暗查。同时说明,如有消息会有人和他联系,并一一写明了联络的暗语等。

看完信后,馆主在灯上点燃信纸将信烧掉。

其实张馆主早在二十年前,就和孙可望成了生死之交。当年,馆主一批贵重货物在宝鸡被大西军掠夺,这批货物关系到张云龙的生死存亡,十分重要。最后是在孙可望的帮助下才得以拿回,这让张云龙感激不尽,也谙知了孙可望的为人。几番交往,二人结下了生死之交。张云龙被逐出西安后,几经周折找到孙可望,孙秘密出资在顺庆府开了会馆,一来是帮他重振旗鼓,二来也是建立自已的据点,便于今后办事方便。大西王朝被灭后,孙可望早年建立的这些据点开始发挥起作用来了。

张云龙毁信后,陷入了沉思,他在考虑如何着手来查艾天明的下落。

厅堂中,李虎他们喝得正热闹。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