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半生恩怨 第56章 春雨潇潇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1-10 11:26:01  浏览次数:90
分享到:

注视着前面的烟雨,脸上似笑非笑。

“嗯。”邱候瞧瞧他:“开的士找钱吧?现在板板钱交多少?”“如果开的士找钱,那满世界就会都是出租车了,你看看现在有多少?”

确实不多!

暮雨骤起。

一路上招手的士的人络绎不绝。

个个焦急跺脚,狼狈不堪。

“不多吧?”点点油门,减减速度,立刻有几个水淋淋的身影,凑了过来:“老干部,如果你愿意打个组合,就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邱候拒绝。

“不行!

快开。”

的士速度又提了起来。

司机扭头瞅他一眼:“这雨天,下了班,会过小三,再慢慢回家陪老婆,诗情画意呀。”邱候心虚地胀红了脸:“你说什么?谁会小三?”

话一出口暗自脸孔发烫。

转头瞧着窗外。

前处座一个下午都在苦思。

这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自己以余威捺住了各路队头儿,假一肩挑之手,逼小曾吐出了100万,助一肩挑暂且渡过了难关,也为自己后面的工作做了铺垫,事情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没想到一肩挑接连出招。

招招锁喉。

手手制命。

难道是他又和小曾携手并肩?

邱候百思不得其解,软泥扶不上墙的败家子亲信,究竟能给他带来什么?他不知道,假若我邱候暗下杀手,断他后路,这二个月的奖金发完,后继跟不上。

他这个所谓的局长兼局党委书记。

就会彻底完蛋?

想到这儿,邱候脸上露出冷笑:好吧,一肩挑,你想试一试,就试一试吧,只怕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哦。

邱候掏出了手机。

十七路队头儿听出了他的话外音。

在那边拍着胸口保证。

“邱处,你我都是老交通啦,咱们干实际工作的老交通,最服什么?懂行!所以,你完全没必要提醒我。放心,我和兄弟姐妹都听你的,你指向哪,我们就打向那。

其他的人?

扯呼吧。”

邱候听得心花怒放。

可为了保险,得再往实地里捶捶。

“好兄弟,要怪,只怪咱只是个处级,”那边儿拦住了他:“金局银处正当价!都是过来人,谁谁几斤几两,咱心里没个数?靠嘴巴上台,耀武扬威不可一世,谁料他?

你没见咱们联手一拱,这家伙就差点儿倒栽葱?

不过。

兄弟是痛快人。

你提的那4比6得倒过来才行。”

邱候痛快答应:“依你!再见!”“再见!”叭嗒!关了手机,邱候吁一口长气,慢慢揣进衣兜,左手在副驾座的侧面,摸着了雨伞捏在手里,好不轻松自得。

的的!

邱候动动身子。

望着最后一抹在烟雨上浮动的暮霭。

轻轻的提示到。

“前面第二个路口,停停!”司机心领神会,微笑点头:“明白!不都是在第二个路口停下吗?老干部,生活充满了阳光,人老心不老哟。”

邱候像被煽了一耳光。

脸孔滚烫。

有些恼怒的瞪着他。

“你胡说些什么?“我没说什么啊!”

分秒间,嘎!的士在路口停下,司机笑盈盈的装聋作哑:“我自言自语不行么?请!”指指计时器。邱候没好气地甩过去五十元,猛地推开车门跳下来。

然后弯腰瞪着司机。

“司机不好好开车?

就喜欢骚言杂语的。

你这是算什么?”砰的猛力关上了门。

中年司机并没还嘴,只是拧开厢灯,举起浅绿色的钞票,就着灯光细细查看。顾着脚上品牌皮鞋的邱候,逐小心翼翼地深一脚,浅一脚向前走去。

的的!

后面传来清脆的喇叭声。

车轮辗过水面的哗哗声。

邱候抬抬头。

那辆的士徐徐倒驶到自己身傍,中年司机左手把持着方向盘,探过大半个身子盯住他,恶狠狠咒骂到:“老骚棍!”然后一缩身,猛踩油门,呼……飞驶而去。

车轮卷起的积水。

铺天盖地。

躲避不及的前处座

顿时成了落汤鸡。

当邱候敲开301室大门,小陶姑娘捂住了自己嘴巴:“邱处,你?”邱候满腔怒火的推门而入,直奔洗手间……

好半天。

穿着肥大沐衣的邱候才开门出来。

那套溅满泥水的西装长裤,蔫蔫地挂在衣架上。

小陶姑娘也不说话,把温暖的茶杯往他手中一塞,挽起衣袖就进了洗手间。

呷一口香茶,怒气渐消,满嘴芳菲,顾影自骄。雪白的双人床单,暧昧的落地灯光,床头柜上的分机,订餐电话号码……

哦!

好优雅的风景!

这标间真是神奇,大门一关,就拥有了别样人生和风景。

难怪那些贪官污吏和暴发户,都以此津津乐道,相互攀比。

邱候的眼光,越过这一片仙境,落在洗手间上。明亮的灯光下,可以看到正忙忙碌碌着的小陶姑娘,那时而丰腴的半边身子,时而撩动的乌黑长发……

瞧着瞅着。

邱候忽然爆发了冲动。

“小陶!

算啦,擦不净的,晾着吧。抽风机旋着呢,一会儿就干啦。”

“我再擦擦,是哪个缺德鬼搞的?这西服得干冼才成了。”小陶柔柔的回答,身影一闪,闻声不见人:“邱外,你饿了吗?要不,先叫送餐?”

邱候站起来。

一种控制不住欲望。

撩拨得他周身滚烫。

急不可耐。

“那个别忙,你出来吧。”小陶姑娘就一面用力向上挽着湿润的衣袖,一边咯咯咯的笑着:“你急什么急?还有一大晚上哦。”

邱候吞吞唾沫。

控制着自己。

重新坐下,端起茶杯,狠狠喝一大口,骨碌碌的咽下。

奇怪,这红茶味儿怎么有点怪怪的?

小陶姑娘过来了,半蹲着偎在他膝盖上,撒娇到:“上午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好像真是挺忙。”邱候笑笑,很绅士地捋捋她滑到额角的鬓发。

“不是说好只接不回?

唉!

小陶哇!

我们真不能再这样啦,这样不好哇。”

 “我不管,我要,你就得来。”小陶姑娘摇着他的膝盖,嗔怪到:“明天25号,该发奖金了哦,大家都盼着,你发得出吗?”

“不就四十几万?

早准备好了。

不少大家一分的。”

“可我听说,你手里根本没钱,玩是的空城计。”

邱候唬起了眼睛:“谁说的?连你也不相信我?邱候是干什么的?就是在石头缝里掏钞票,从铁公鸡嘴巴取人民币嘛。莫说四十几万,就是四百多万,我邱候也有办法。

让下面路队乖乖地孝敬上来。”


上一篇:岁月伤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