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说说我的乐子事
作者:刘国林  发布日期:2018-01-05 18:03:53  浏览次数:181
分享到:


我看中央台的综艺频道竟上了瘾,入了迷,有时一看就是大半宿,直陪到电视机上出现了雪花点儿,才恋恋不舍地上床睡觉。看高兴了,手舞足蹈;电视里的人落泪了,我也陪着哭。有时老婆已睡了一觉,睁眼一瞧,我正独自地咯咯乐呢,气得地直骂:“你搂着电视机睡吧,神经病!”我却不生气,反而叫他:“老婆,别睡了,赵本山和高秀敏正给乡长送王八呢,可逗死人啦!”老婆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也瞅着赵本山抿着嘴乐:“这个赵本山哪,满嘴的疙瘩嗑儿,死人也能让他给忽悠活喽!”

说起看电视,我的乐子事可多啦,说出来让你乐断肚肠子。去年中央电视台直播春节晚会,我正在厨房往锅里下饺子呢,老婆在屋里喊我:“快来看,赵本山这回结团忽悠范伟呢!”我忙盖上锅盖就往屋里跑。这时的范伟正给赵本山的徒弟甩红包呢,赵本山翻着白眼训徒弟:“悲哀,悲哀!耗子给猫当伴娘,死不要脸啦!”那阴阳怪气的腔调儿,谁看了都得乐。我边乐边掏出一支烟点着,正要往嘴里吸,突然“妈呀”一声,把老婆吓了一跳,回头问:“咋的啦?一惊一乍的!”我捂着嘴说:“把烟拿倒了,你看,嘴都烧起泡啦!”老婆没理我,仍然被赵本山的滑稽表演逗得前仰后合地笑。我也边看边咯咯地笑个不停。等小品演完了,我才猛然想起锅里煮的饺子,慌忙跑进厨房,揭开锅盖一看,饺子已煮成了片儿汤!老婆刚善解人意:“片儿汤也好,正好我想吃馄饨,省事啦!”

还有更逗的呢。第二天大年初一,我的外甥女抱着孩子来给我拜年,正赶上我独自一人在家,看中央电视台重播春节晚会的节目。外甥女见我看傻了,放下孩子也凑过来看。这时她孩子嚷着要撒尿,外甥女说:“自己到卫生间去尿!”我责怪起外甥女来:“一个三岁的孩子,能坐着便吗?来,姨爷把你尿了!”说着,我打开卫生间的门,边把孩子边伸脖儿瞧电视:“快尿,乖乖,黄宏出来砸墙啦!”我边把孩子尿边看黄宏表演小品《砸墙》。哎,不对,这孩子撒尿咋没有声音呢?低头一看,竟忘了给孩子脱掉裤子,一泡尿全尿在裤裆里了。气得外甥女直絮叨:“这可咋整?刚穿的新棉裤,就让你尿透啦,看我打你的屁股!”孩子则眼泪汪汪地说:“是姨爷没给我脱裤子!”

退休这几年我也没干啥,除了看电视,还是看电视。时间长了,便突发奇想:哎,跟电视学唱歌吧!我把综艺频道里播出的歌都录下来,天天跟着录音机哼哼。我最喜欢李琼唱的《山路十八弯》和宋祖英唱的《辣妹子辣》,我天生不是唱歌的料,五音不全。可是我却学上瘾了。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学了一阵子后,居然也能像模像样地把李琼和宋祖英常唱的歌都能唱下来了,尤其是李琼唱的《山路十八弯》最后那一句高八度的唱腔,我也能毫不费力拔上去,连我的老婆也不得不对我刮目相看了:“还真有那么一点儿味儿,好好练,练好了咱也上《星光大道》露把脸!”我真把老婆的话当真了,天天听,天天唱,电视台一出现李琼和宋祖英,我立刻不错眼珠地看她俩的演唱口型,一直听她俩唱到完。有道是,学艺不如偷艺。时间长了,我居然也模仿会了李琼的发音方法,连腔调儿也有点儿像李琼了。一天夜里,我做梦参加了《星光大道》月冠军的决赛,我拿出看家的本事唱完了《山路十八弯》,只听得台下一阵掌声,一片欢呼省。这时毕福剑满怀激情地宣布:“这个月的月冠军是:刘国林!”刚一宣布完,我一下子奔过去抱住毕福剑,亲吻起来没个完。正在兴头上,我被老婆突然推醒:“不好好睡觉,发什么神经?”“我做梦在《星光大道》上得月冠军啦,正抱着毕福剑亲吻呢,都让我你给我搅黄啦!”老婆听了则哭笑不得,挖苦道:“咋啦,不打搅你,继续做你的月冠军梦吧!”

不光学唱腔,我还跟综艺频道里的《舞蹈世界》学跳舞。什么“慢四”、“快四”、“的士高”、“拉丁舞”、“交际舞”都能跟上点儿,一招一式还真像那么回事。我的舞伴儿就是我家厨房里的那把椅子。等我老婆上班去了,我就把椅子从厨房里捡出来,拖着它跟《舞蹈世界》铿锵地舞起来,舞得有来道去。等《舞蹈世界》结束了,我也蹦出来一身汗。一天,我正抡着椅子在家跟《舞蹈世界》学“交际舞”呢,被我三姐的女儿撞见了,便好奇地问:“四舅,你这是耍的什么武把操?”“我跟电视学跳舞呢!”说着,我又跟电视里的乐曲跳起来,逗得三姐的女儿捂着肚子乐:“四舅,你可别跳了,我都笑得上不来气儿啦!”那天,我跟三姐的女儿去了三姐家。晚上,我跟三姐夫睡一个床。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我做梦似跟着《舞蹈世界》学跳舞,跳得兴起,竟把我三姐夫当舞伴儿了,搂着他跳起来没个完。终于把我三姐夫折腾醒了,指着我的鼻子说:“老四真缺德,睡觉也不老实,搂着我就不放松,愿意搂回家搂你老婆去!”我则解释说:“你想哪儿去了,我做梦跟电视学跳舞呢,把你当成舞伴儿啦!”

屈指算来,我跟《舞蹈世界》学跳舞三年了,跟《激情广场大家唱》学唱歌也三年了,越唱越爱唱,越唱越上瘾,已成“职业”病了。刚退休那阵子,我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和颈椎骨质增生病,发作起来疼痛难忍。前些日子我去医院做身体检查,血压也不高了,骨质增生的病也好了。给我检查身体的女大夫好奇地问:“你是怎么治好的?”我便眉飞色舞地跟着实话实说了。把她笑得嘎嘎的,好半天才喘过气来说:“你这个大活宝,亏得你做得出来!可也别说,你的高血压和颈椎骨质增生就是你唱歌唱好的,跳舞跳好的,歪打正着啦!”

前些日子,我老婆从《中国电视报》上见到“我的综艺情缘”征文启事,鼓励我把这些乐子事写出来,参加征文大赛,我欣然从命,便把这些“包袱”都抖落出来了,不知编辑之人看了会对我这个“综艺之友”有何看法?我是竹筒倒豆子――一吐为快啦!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