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新年2018
作者:孙晋福  发布日期:2018-01-01 18:18:18  浏览次数:238
分享到:


春风收不回过往,

韶华终会诀别。

又是一年走失在风里,

有谁说得清何为不尽闲愁。


看不见繁华落日,

黄昏淹没了锦瑟。

丝弦滑音错调,

也听不出是谁的感叹

在新年来临前如雪遮住眼帘,

凌乱难谴。

如那一缕情愫暗涌。


一片痴痴狂舞的心海,

伫立于年尾年头,

旧年似一川烟草。

无涯的天野,

有游子在如柳絮纷飞,

不知归家。


过往,

都熬成了殷红的底色且有些苍白,

现实,

都涂上了太阳的金色且显暖暖的凄凉。

岁月悄然离去来不及挥手,

你柔润的细风无意却把我有情的葱绿

吹成干瘪的尸体。

时光催老的不是我,

是我前世的今生,

是我今生与你的相遇。

每见你一次,

月,

便无奈地徒增几根白发。

不想去想起你,

但我不能不想起童年。

不想去想起你,

但我不能不想起曾有的那些快乐中的苦难。

想起未曾开放就已凋零的芳华,

想起冬天的寒冷,

想起死而复生的灵魂。


又是一年,

来时沒打召唤,

走时却告诉我,

每一次离开,

都会是永别。

你没看见我惊恐的眼神盯着时间,

抬起的那只脚不敢跨进你的门槛。

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

自从十六岁那年的花季在雨中见过你,

后来的日子已经是老年。

催老我的不是岁月,

是白天说给梦的甜言。

即使与你相隔365天的昼夜,

我也能听到你到来时,

那哒哒的马蹄从我的窗前驶过。

你所有经过的山间小道,

都藏在我的绉纹里。

你所有经过的黑夜与黎明,

都没离开过我黑白的眼睛。

我只是不愿向你走近。

有的路,

越走越长,

有的路,

越走越远。


该走的留不住,

该来的还是来了。

新年,

兴奋的欢叫拽着烟花绚丽的彩虹,

零点的钟声不知是为迎接你的新生,

还是给自己的生命送行。

新年,

2018,

代我向春天问声好。


上一篇:抵制与宽容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