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浙江寓言文学:中国寓言文学的高原--《1917—2017百年浙江寓言精选》研讨会综述
作者:程思良  发布日期:2017-12-15 20:46:15  浏览次数:347
分享到:

(陆生作 整理)2017年11月初,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浙江诸暨召开

cheng.jpg2017年11月初,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浙江诸暨召开,全代会期间,与会专家、学者、作家就周冰冰主编的《1917—2017百年浙江寓言精选》一书进行了专题研讨,会长孙建江主持此次研讨会。

这是一本怎么样的书?

作者周冰冰介绍说,《1917—2017百年浙江寓言精选》以开放的姿态定义浙江人,用“群像构成一幅鲜活的浙江寓言文学版图”。本书入选作品共计237篇均为已公开发表的作品,编排时间自1918年至2017年,横跨百年历史。入选作者共计67位,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出生、工作于浙江;第二种为在外省工作的浙江人;第三种是在浙江工作的外省人。浙江寓言作家代际传承脉络清晰明了。

中国现代寓言的开篇人:茅盾、鲁迅、其作品发表于民国时代。新中国第一代浙江寓言作家群,20世纪初至20年代出生的重量级作家,冯雪峰是后现代和当代交汇时期最重要的寓言作家,继之就是金江——当代寓言作家的开山人,如艾青、金近、彭文席、圣野、洪汛涛、任斐然、徐强华都是这一时期的重要作家,他们的寓言作品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并以美术电影和教材的形式传播,经久不衰,成为经典。尤其是金江,他以推动寓言创作和培养寓言作者为己任,对浙江寓言的发展传承作出了卓越的贡献。第二代寓言作家群为30—40年代出生的作家,以叶永烈、张锦贻、邱国鹰、林冠夫、陈必铮、张鹤鸣、夏矛、倪树根、解普定、瞿光辉、沈冰为代表,作品数量和质量皆可圈可点。第三代寓言作家集群,50—60年代出生的作家,以孙建江、邱来根、卢培英、梁临芳、周冰冰、林海蓓、老强、阿童为代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家是孙建江,他在80年代就与金江一道致力于寓言的出版工作,并以创作、评论、出版三栖角色,还曾以寓言集《美食家狩猎》获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对浙江寓言文学乃至中国寓言文学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并成为中国寓言文学的扛鼎之人。浙江新生代寓言作家群,70—80年代出生的作家,以陈巧莉、俞春江、陆生作、邹海鹏、谢尚江为代表。他们的作品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对传统寓言有所创新。陆生作认为,《1917—2017百年浙江寓言精选》一书诠释了别样的“文学是时间的艺术”:每一篇入选作品都准确标注了其出处,每一代作品都有其时代的鲜明特征,它是时间的、文学的、艺术的综合体。书中的每一位作者,都是浙江寓言发展之路上清晰可见的、实实在在的脚印。

编辑这样一本书,是对浙江寓言发展的系统性梳理与认识,是对前辈的铭记与致敬,是当代寓言人的责任与使命,更是对寓言未来的期许与信念。吴秋林说:“我在做中国寓言文学史的时候,收集整理了很多中国现当代寓言史的资料,其中大量的都是浙江人,他们确实占了中国现当代寓言文学发展历程中的主体。周冰冰主编的这本书,把浙江在中国现当代寓言文学史上的地位清晰地描述出来,具有很大的贡献。”张锦贻认为,这本书既是历史的,也是现实的;既是大人的,也是儿童的;书中的寓言既古老,又年青;它是一本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书。

文学历史根基深

谈起浙江寓言,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第七届会长凡夫这样评价:“浙江是一个文学大省。就其文学实力而言,小说、散文、诗歌,在全国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浙江的寓言文学,在全国出类拔萃,独领风骚,是当之无愧的高峰。”一方水土一方人。浙江寓言文学的发展源远流长,群星辉耀,佳作荟萃。马筑生认为:“如果要写一部中国元代以来寓言编年史的话,浙江寓言文学是绕不过去的。”

在元代,中国寓言文学不发达,几乎没有经典寓言文学作品传世。能在中国寓言文学史上提到的元代作家作品,一般来讲只有四人:邓牧和他的《二戒》,王恽和他的《鱼叹》,白珽和他的《湛渊静语》,虞韶和他的《铁杵磨针》。这四人中,就有两人是浙江人。到明代,中国寓言文学迎来了黄金时期。郑振铎称之为“寓言的复兴”时期,他在《寓言的复兴》一文中说:“到了明代,寓言的作者,突然的有好几个出现,一时寓言颇有复兴气象。”明代寓言作家佼佼者有五位,即刘基、宋濂、刘元卿、江盈科和冯梦龙。其中,刘基、宋濂这两位最重要的寓言文学作家也是浙江人。明代寓言不仅在本土创作上硕果累累,对寓言的翻译和介绍也迈出了极有价值的一步。在浙江做官的福建籍人张赓,参与翻译了中国最早的伊索寓言译本《况义》。1625年,法国耶稣会士金尼阁和中国天主教徒张赓翻译了《伊索寓言》的第一个中文选译本——《况义》。此时,正是中国寓言文学创作的黄金时期,他们的译作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处于创作高峰期的中国寓言文学的影响,同时,《况义》所传入的西方寓言,也受到中国文人关注,在西方寓言元素的滋养下,促生了第一批西方风格的中国寓言作品。

文学创作类型多

茅盾、郑振铎都是中国现代“童话寓言”的开创者。1917年,茅盾从27种先秦诸子、两汉经史子部等典籍中,收集整理编写了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专供少年儿童阅读的寓言集《中国寓言初编》(白话寓言)。《中国寓言初编》是中国现代最早的一本寓言选集,开中国现代儿童寓言之先河。郑振铎将古老的寓言引进了儿童领域。1921年12月,郑振铎在《儿童世界宣言》里,确定把寓言列为儿童文学的主要文体。从此,寓言作为一种别具特色的儿童文学新文体在儿童文学小百花园里扎下了根。将童话性质和寓言性质交融在一起,便有了童话寓言,这一样式如今已经成为寓言文学的最大支流。

温州人金江,被誉为“中国当代寓言的开篇人”,是童话寓言的代表性人物。他的《小鹰试飞》(1956)《好好先生》(1957)、《乌鸦兄弟》等篇章,都是代表性作品。业界普遍认为,中国当代寓言文学已经出现了两座高峰,第一座就是金江寓言,另一座是黄瑞云寓言。金江主编的《中国现代寓言集锦》,是中国第一本现代寓言选集,是童话寓言出版物零的突破。金江的童话寓言,继承了茅盾、郑振铎等开创的童话寓言的艺术传统,并且发扬光大了这一寓言文学艺术品种。在金江寓言的影响下,一大批浙江寓言文学作家为当代中国童话寓言创作做出了重要贡献。金近的《小猫钓鱼》、金江的《乌鸦兄弟》、彭文席的《小马过河》等作品堪称经典,具有恒久的生命力。《小马过河》自1957年被选入北京市所编的小学语文教材后,一直被选入全国教材至今,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受其影响的人不计其数,它还被翻译成英、法、日等14种文字。此外,林冠夫、解普定、梁临芳、夏矛、邱来根、林海蓓、杨明火、朱锵、白忠懋、倪树根、陈必铮、郑钦南、楼飞甫等一大批浙江寓言作家也深受其影响。“小猫钓鱼”“小马过河”、“乌鸦兄弟”已成为经典的文学形象,留在中国文学的长廊,铭刻在人们心中。

孙建江的寓言,篇幅十分短小,在方寸天地之间洞悉人生奥义,寓意深刻,极具艺术张力。其代表作《美食家狩猎》问世后,业界广为赞誉,高度评价。该著也是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唯一荣获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的寓言集。孙建江还有更短的寓言作品,即一句话篇幅的微型寓言。孙建江的微型寓言集《试金石》和《青蛙•木偶•哈哈镜》,以及梁临芳(浙江黄岩)的微型寓言集《凤毛麟角集》,是中国微型寓言这个寓言品种的典型性作品之一。特别是孙建江的《试金石》,由林焕彰先生配以独特的手撕画,独具特色,具有绘本性质。

寓言诗是中国寓言的重要体式,早在《诗经》中就有寓言诗的身影。中国当代诗人中,圣野是具有很大影响的儿童诗诗人。他有不少的寓言诗作,如《火萤》、《春绿》、《小水坑》、《五等舱》、《鸟学人话》等。以《鸟学人话》为例:鸟跟人学话 / 鸟渐渐失掉了/ 自己的语言 /而鸟 / 却并不理解 / 它学的人话 / 究竟是什么意思。作品寓意深刻,耐人寻味。浙江寓言诗作家中,夏矛、林海蓓、梁临芳的寓言儿歌创作都具有代表性。

张鹤鸣是当代中国戏剧寓言发展进程中的佼佼者。他致力于戏剧寓言的创作和推广,在他们的努力下,中国寓言戏剧开始崛起。张鹤鸣在《戏剧寓言的改编》一文中说:自己的戏剧作品中,层次最高的是大型童话剧《海国公主》,它就是根据丹麦童话大师安徒生的《海的女儿》改编的,在浙江省戏剧节上获18项大奖;《一媳三婆》、《一婆三媳》和《喉蛙公主》等三个短剧根据自己的寓言《三个婆婆》、《邻家妹子》和《公主的怪病》改编。三个短剧先后荣获了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小戏小品奖)、文化部全国群星奖金奖和中央电视台优秀节目奖。改编并非易事,而是一种艰苦的再创作。

此外,还有科普寓言、乡土语言、电视寓言、电影寓言、汉字寓言、知识寓言等体裁。徐强华(浙江永嘉)的《中国科学寓言选》,面向科学,是中国当代科普寓言的发展。邱来根《蜜桔飘香》(十人寓言集),具有浓郁的黄岩乡土寓言文学意义。电视寓言是寓言表现的新形式。周冰冰的电视寓言《怀才不遇的人》获中国第二届金骆驼奖优秀创作成果奖。电影寓言也是寓言表现的新形式,如华君武的电影《骄傲的将军》。汉字寓言是寓言文学的一个新品种。骗:一旦被人看穿,马上就会被人看扁。舒:舍得给予他人,自己才能舒心。值:站得直,人的身价才高。起:人生的每一次提升,都是自己走出来的。这些汉字寓言流传度广、认可度高。作者邱来根将汉字用为寓言创作的题材,获得了成功。在其2012年4月出版的《仓颉先生讲故事》中,一个个的汉字,在他的笔下都成了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这样的寓言创作,既丰富了寓言的题材,拓展了寓言文学的表现范围,也可以弘扬汉字文化,对少年儿童读者有着特殊的意义。樊发稼认为,邱来根在深刻把握汉字特殊文字品征的基础上,以极为简练的语言和新巧的艺术构思,编织出一篇篇寓意深刻的精彩汉字寓言故事,接受对象老少皆宜。这些优秀作品的诞生,对我国当代寓言文学创作,是一种可喜的丰富,实为弥足珍贵。叶永烈的知识寓言,如《小猫刮胡子》等作品,引起广泛好评。浙江寓言作家还写有许多散文体寓言、杂文体寓言、随笔体寓言作品。寓言创作犹如百花园,里边各种鲜花都开得漂亮。

文学理论研究扎实

郑振铎针在理论方面对寓言的起源、发展、性质、特征、作用等作过全面的探讨。《莱辛寓言序》、《印度寓言序》、《寓言的复兴》三篇文献,是中国最早的三篇现代寓言理论文献。

郑振铎的寓言理论观点为:关于寓言的性质:寓言与故事一样,是一篇简短的事实的叙述;又与比喻一样,是表达一种隐藏的意义的。寓言的性质,半与故事相同,又半与比喻相同;关于寓言的主题:寓言所最常表达的是道德的格言,人间的真理,但它不是耳提面命的说教,而是把它的教训与真理,隐藏与创造的人物的言、动中;关于寓言对儿童文学的作用——愉悦:寓言形式十分符合儿童心理与欣赏要求,其故事却为儿童所最愉悦,把寓言供给儿童是很相宜的,他们必定十分欢迎,可以不大费力就能阅读欣赏,虽然其中的某些深刻思想是儿童们所未必懂的,但寓言故事的本身已足使他们愉悦了。此外,周作人在《童话略论》中也有中国现代儿童寓言理论的阐述。

进入新世纪后,浙江依然处于中国寓言文学理论研究领先地位,以浙江师范大学为中心,浙江拥有一支强大的儿童文学理论队伍:蒋风、韦苇、黄云生、吴其南、方卫平、孙建江、周晓波、钱淑英、常立、赵霞、黎亮、胡丽娜等学者在各自研究中均曾涉猎寓言理论研究。此外,王泉根、张锦贻等教授也进行了寓言文学理论研究。

文学地域特色鲜明

当代浙江,寓言文学教育十分昌盛,出现了温州寓言文学流派、台州寓言文学流派,出现了温州、台州等寓言城市,不仅拥有一个声势浩大的寓言文学作家群,他们也创作出了许多优秀寓言文学作品,不少寓言作品作品被选进大、中、小学教材,实在可喜。

孙建江在《中青年儿童文学作家群的地域呈现》一文中指出:“由于历史传统、文化心理、审美趣味,以及行政区块、文化机构等的设置,当代儿童文学也形成了一定的地域特色。当然,这是相对而言的。所谓地域特色,于世界,是中国特色;于全国,是省区特色。”借此阐述浙江寓言作家群现象,可觅其踪:具有浙江区域特色的现代文学,深刻地影响着当代文学的发展,文学传承根脉可见,从题材选择和创作特征看,寓言文学与时代、地域的关系密不可分,而作家影响力的峰值恰恰产生在这两个区域。

邱来根认为,浙江具有诞生寓言作家群的肥沃土壤,但是仅有肥沃的土壤,没有辛勤的园丁,肯定长不出茁壮的禾苗,而浙江寓言作家群的诞生,就离不开像金江、倪树根、孙建江等一大批辛勤的园丁。他们创办寓言杂志,或刊登寓言作品,或开展寓言讲座,或评论寓言作家作品。如金江,为了培养黄岩的寓言作家,曾三次亲赴黄岩,进行寓言讲座,组织寓言评奖,推荐寓言作品。如果没有金江的关心培养,就没有黄岩的寓言作家群,如果没有当年的《寓言》、《少年儿童故事报》、《当代少年》、《小花朵》等一批刊登寓言的杂志,很难有今天如此辉煌的浙江寓言作家群。

文学创作有理想、有追求

凡夫认为,浙江寓言文学所达到的高度,从深层次说,源于浙江作家对文学理想追求的高度。鲁迅以现代人的清醒,以思想家的理智,以革命家的敏锐,以文学家的激情,系统、缜密地“研究”中国人,被誉为“民族之魂”。鲁迅的战友冯雪峰,认准了的路,“能咬牙、肯牺牲、善坚持”,一直走到底。当代寓言作家金江,延续了鲁迅和冯雪峰精神,不仅自己毕生致力于寓言创作,而且以自己的作品魅力和人格魅力,教育、培养了几代寓言作家。中国的寓言人,很多都是在金江的影响下走上寓言道路,在金江的指导下成长成熟,以金江为楷模实现人格完善的。金江“钟情寓言,至死不渝”的文学追求,更是感动了很多人,教育了很多人,激励了很多人。2014年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在温州召开年会,金江病重,不能走路,不会说话,十多位朋友去看望他,他居然一个也叫不出名字。而当叶澍把一本金江自己选编的寓言集递到他手中时,他浑浊的目光顿时炯炯有神,失去的记忆立即被唤醒,当场就能根据书中的寓言,一一指认出在场的作者。金江献身寓言的精神,已经成为中国寓言人和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的宝贵精神财富。浙江作为中国寓言的高峰,对中国寓言文学弥足珍贵的贡献,就是培养了金江这样的寓言作家,并且通过他们,用高峰影响高原,用高原影响全国,使中国寓言人,使中国寓言文字研究会,不仅有一定高度的文学追求,而且还有一定高度的精神追求。

程思良认为,这本《1917—2017百年浙江寓言精选》的问世,不仅是首次将浙江现当代寓言作家的佳作结集出版,也是浙江寓言作家群的集体亮相;不但勾勒了浙江寓言的历史轨迹与发展脉络,而且展现了浙江寓言的成就,以及为中国寓言文学所做的贡献。中国寓言研究会秘书长余途说:“这不仅是浙江寓言的成果,也是中国寓言的成果;不仅是寓言界的成果,也是文学界的成果。我们为中国寓言有浙江寓言而感到骄傲,也为中国寓言为中国文学贡献了浙江寓言而感到骄傲。浙江寓言因为有了鲁迅、茅盾、冯雪峰而有了高度,这个高度不仅是中国现代寓言的高度,也是中国现代文学的高度。此外,80后、00后文学新生代的成长,预示着浙江寓言直至中国寓言可以期待的前景。”

学者刘绪源曾从地缘学上发表过对浙江作家的看法,他认为:浙江第一流的作家特别多,第一流的作品特别多,浙江人有一股拗劲,低调,内向,不吹嘘,有追求,憋着劲要写出自己的好作品。在新时代,浙江寓言文学一定会继往开来再创辉煌。


上一篇: 猪们的升华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