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43章 凤凌亲登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10-02 22:20:54  浏览次数:221
分享到:

你的老同学多久也像你这样?得关心关心呢。”

青黛和哈韩对望一眼,哈母的大方直爽,出乎她的意外,组织部长么,一向是作古正经,严谨有余,似这样才见面,就毫不拘束,亲切友好,以前没听说过呢。

邱浩站起来。

一面往门边走。

一面回头到。

“我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人家俩是富贵收头结大瓜,不可同日相比,哪需得着我关心啊?伯母放心,一准明年给你生个胖孙子,未来的省委书记。”

哈母乐得哈哈大笑。

“好好!

我等着盼着。

到时请你喝满月酒呢。”

送走邱浩,大家围坐着,继续兴致勃勃的聊天。青话注意到,哈韩紧挨女儿坐着,二人时不时的私下交谈几句,又很快看着哈母。

那情形,即亲热又拘束。

二人之间好像隔着什么?

想想在街上看到的那些年轻情侣。

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

亲亲热热,耳鬓厮磨,你搂我抱的,毫无顾虑,青话就忍不住对女儿使眼色。青黛倒是注意到了,可皱皱眉,显得不理解,更不热心。

其实。

青话自己也说不清楚。

自己对女儿使眼色是什么意思?

是要她主动对哈韩示好?还是要她暗示对方放下面子?

反正,偷偷瞅着二年轻人相敬如宾的坐着,青话总觉得自己心里不踏实。噫,好啦,哈韩在悄悄抓青黛的手啦!

男子汉嘛!

就应该主动勇敢些。

姑娘家到底脸皮薄哇!

唉,什么?这个死丫头。

居然悄悄挣脱移开了,还轻笑着把它藏在自己身后,这个死丫头哇,真不懂事,真不明理儿,还大本生呢?我看连小学生也不如。

记得我当姑娘那会儿。

也矜持。

也清高。

还孤芳自赏,目空一切。

可是,当所有浮华散尽,诺言成水,你爸爸悄悄伸过手指头时,我稍躲躲推推,就装作无意疏忽之时,让他得逞勾住了我的小指姆儿。

这一勾。

就是几十年。

青黛啊!

女儿若水,芳心唼喋,人生如梦,稍纵即逝。

当你命中真正的另一半出现,就一定要机智的抓住,莫让他像鱼儿般溜走,空搅起你一袭涟漪……

“……伯母呀。

所以我和他爸爸都认为,哈韩请你们搬到一号大院暂住,是应该的。

也是及时的。”

哈母真诚的邀请到。

“这房属于拆迁第一期,大约下月中旬就开始搬迁吧?”哈韩点头:“外面布告上写着,是三月中旬。”“好,就是三月中旬,今天是,”

“2月27号。”

青黛小声的提示。

“20××年2月27号。”

“对!到具体搬迁日不过也就半个月。

我看,伯母伯父,你们得开始收拾收拾了。俗话说,叫花子搬家三大包,东西再简单,也不止三大包吧。”

青话笑。

“可是,哈部长,实说了吧。

这事儿呢。

我们全家还没认真商量呢。”

“哦?那好,搬家是大事儿,是得好好商量商量。”哈母微笑到:“远亲不如近邻!我也是刚调来,人生地不熟的,能有你们作伴,对我的工作而言,也是一种有力支持呢。”

又笑着看着青黛。

“丫头。

如果我没猜错。

你的意见是决定性的。

我和你爸妈,都等着你拿主意呢。”青黛泛红了脸蛋,下意识的点点头。

哈韩母子俩离开后,青黛和爸妈久久无语。半晌,青话问:“青黛,你的意见呢,去还是不去?”青黛盯着地上,没吭声。

老头子开了口。

“那富贵鱼挺好看的。

我觉得去吧。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可能都是官儿吧?那些家属,不也有像我们一样的老人?好聊天啊!”

青话缓慢的摇头到:“这不是主要的。我是感到有点奇怪,一个市委书记一个组织部长,凭什么对我们一个平头百姓如此关心?哎青黛,你觉得哈韩,平时正常不?”

青黛抬抬头。

可不看她。

而是闷闷不乐的反问。

“又是没头没脑的,什么正常不正常?哈韩又没有病。”

突然一顿,抬起头来,直直的看着爸妈:“你们的意思是?”青话高兴的点点头:“你终于和老妈想到一块儿啦!如果有,还来得及。”

青黛想想。

摇摇头。

又想想。

又摇摇头,喃喃到:“没有哇,很正常啊!真的没有嘛,唉,真是小老百姓心态,即爱又怕,莫乱猜测了。人家挺正常的呢。”

老头子开始没听明白。

稍想想。

便回过了味儿。

也插嘴到:“是得好好想想,对方急着让我们搬进去,不嫌我家青黛只是普通女孩儿,脾气又犟,是有点令人怀疑。”

青黛听听不顺耳。

就嗔怪老爸到。

“普通女孩儿怎么啦?

谁脾气犟啦?人之初,性本善,还不都是后天给你和妈逼的?”

“嘿嘿,这孩子就是犟!我说一句,你要还十句。别急哟,等几天和你的部长婆婆书记公公犟嘴去。”老头子慈祥的笑到。

“我这不是提醒吗?

我一个老同事的朋友,就上过当。

那朋友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

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独生女儿。当爹妈的谁不想自己孩子幸福,攀龙附凤啊?结果,女儿顺利找了个厅局级的公子哥儿。

厅局级公婆对这未来的儿媳妇十分满意。

催促着结婚办喜事儿。

进洞房那天女儿才发现,公子哥儿有癫病。

一发病就倒在地上四肢抽搐,人事不醒。”

青黛捂住了自己耳朵:“我不听我不听,哼,讨厌!”跑回了自己的小卧室,呼地关上了门。老俩口面面相觑,好半天,青话扑嗤一笑。

“我看女儿说得对!

我们是即爱又怕。

真是小市民心态呢。

哪有那么的不幸和欺骗?我们是多心了哟。”

“可也不得不防。”老头儿反倒清醒得很,昂着一头白发的脑袋瓜子,颇具悲壮:“我们虽然只是平民百姓,可也有尊严,不会为了自己贪图安逸,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青话赞许的点点头。

沉思般说到。

“如果能检查检查,就好了。”

“那我明天装病,让哈韩引我去医院,顺理也让他检查算了。”

老头子自告奋勇。还是青话先冷静下来,摇头:“这不行!婚前要婚检的。”眼睛突然闪闪发光:“婚检,说明一切!如果有问题,毁婚完全合法和来得及。

我搞了一辈子的计划生育。

这个我懂。

可问题是?

问题是?”声音又低了下来:“问题是?”没了声音。

老头子以为她是故意拿捏,催到:“卖什么关子?说呀,问题是什么?”“是该睡觉啦,你看几点钟了?”青话看看女儿紧着着的卧室门,站起来打个呵欠。

“得再给给哈韩提醒提醒。

如果三个开发商同时进行开发。

就真的好啦。”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青黛走进办公室时,正碰到一路巡查的老板。“早安,青主。”“你也早,×总。”青黛掏钥匙开门,面无表情。

昨晚照例没睡好。

门外的老爸老妈为搬与不搬。

焦虑不安。

举棋不定。

门内的自己,同样辗转反侧。青黛当然理解爸妈的好意,可是,她总感到不爽。嫁入官家不重要,重要的是与自己老公是真正爱否?

现在看来。

哈韩是爱自己的。

自己也开始爱着他了。

开始憧憬着幸福的二人世界。

可是,哈母的登门,却让青黛感到了某种不安。一般来说,天下婆婆,愿意降尊屈贵亲自登门,看望未过门的准媳妇,还并不多见。

这只能说明对方的防范心理和控制意识,都很敏感,很凝重。

特别在哈母和老爸老妈的交谈中。

青黛感到毕竟是市委组织部长。

做作的亲切友好和豁达大方之下,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傲视与清高。尽管她也明白,这是一种职位放大的长期性功能反映,可是,总感到心里不爽。

辗转反侧的青黛。

注视着灰蒙蒙的夜空。

幽暗的天花板。

极力说服着自己,接受这个部长婆婆的现实。

青黛十分清楚,哈母亲自上门看望和邀请,也许确是出于对这桩婚姻大事的重视,还有对平民百姓的体恤与同情?

这样的官儿。

在当今官场属于稀缺品种

也许哈母和哈父呢。

就是这类稀缺品种?

如果真是这样,则是自己和本市百姓的福份。至于哈韩本身有无大恙?青黛还没想得那么远,那么深。回忆哈韩与自己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似乎很正常,又似乎有点异样。

比如。

前几个所谓的男朋友。

刚认识没二天。

就猴急急的动手动脚。尽管青黛也知道,这是青年男性的本能,可毕竟放在任何一个女孩儿身上,也忍耐不住。

然而哈韩呢?

这方面似乎在有意克制和抑制。

好几次眼看他心潮涌动。

跃跃欲试,却最终平息下来,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比如刚才趁他妈谈话之际,这家伙居然偷偷勾住了我的手指姆,抚呀摸的,令我好一阵心跳。天呀,这可是当着他妈妈和我未来婆婆的面啊!

要让市委组织部长发现了。

还以为我是一个多么放荡的女孩儿?

对了!

我看有本杂志上讲,和婆婆相处的十条要素中,第一条就是,不要当着婆婆的面和老公亲热。结果我把手指姆悄悄移开。

可他居然不再追索。

就此放弃。

这像个男子汉吗?

是不是就因为这样,他妈妈才亲自登门?

“你说什么?谁要来视察?”青黛开了门,听见了老板最后几个字,忙扭头追问:“区委张书记?上个月不是一大帮子人来过了吗?”

“青大主哇。

是不是昨晚又没睡好?”

老板不满的皱皱眉。

“承上启下,上传下达哟!是市委牛书记。知道吧?就是那个新来的牛书记。听说要求很严,雷厉风行,最讨厌拖泥带水和推诿。”

青黛睁大了眼睛。

“牛书记?

哈,×总,”

突然笑了。

“人家牛书记日理万机,本市的外企国企大中型民企几千家,哈!”年轻老板没怒反喜,得意的一甩手指头,砰!

“别嘲笑啦!

事实证明。

你们的每次嘲笑,都是错的。

青主,你不想想,牛书记能抽空到我这个小企业溜溜,说明了什么?”“真要来啊?”见老板一本正经,青黛小心起来。

“真能来?

说明了你×总昨下午的牛皮,没白吹。

说明了公司将如芝麻开花,节节高。说明了,”

“别排比啦!”老板打断青黛,指指挂钟:“差七分八点了,快发通知吧。”停停,摇头:“算了,你口头通知,查漏补缺还快些。牛书记十点到,很准时的。”

老板走。

娜娜到。

今天的娜娜打扮得漂漂亮亮。

神情愉悦。

大约是昨晚和男朋友的约会,偷期缱绻,硕果累累,所以精神大振:“青主,早!”“你也早!娜娜,刚才老板通知,市委牛书记十点正,要来公司视察。”

青黛不敢怠慢。

把小拎包锁进抽屉。

拿着手机就欲出门。

仍不忘回头叮嘱到。

“你把办公室理理,我去通知各科室,做好清洁,查漏补缺。”等青黛一圈儿转回来,办公室理得整整齐齐,窗明几净。

娜娜正抓着电话筒煲粥。

天蓝色的眼影妩妩媚媚。

被明亮的灯光,照得一闪一闪。

映衬着修长的眼睫毛,像个才睡醒的芭比娃娃:“那肯德基没有德克士好吃,嗯,我不管,这次不算,你要补起哦,不然我不理你了哦。”

顶头上司进来。

芭比娃娃视若无睹。

毫无顾虑地冲着话筒撒娇。“不补起,我真不理你了哦。不理你了,事情就麻烦了哦。事情麻烦,爱情就拉爆了哦!”

青黛皱皱眉。

说实话呢。

娜娜别的暂时还看不出来。

可这煲电话粥,却开始让青黛忍耐不了啦。叩叩叩!气急败坏的老板,出现在门外:“我说这电话是怎么搞的?半天打不通。唉停了停了停了。”

可沉浸于爱情里的芭比娃娃。

浑然不知。

依然莺声鸟语。

宛转入云。

老板上前,一把抓住娜娜手中的话筒,向下一拉:“上班就煲电话粥,你还想干不干啦?”娜娜吓一大跳,看看是老板,呆头呆脑的笔直坐着。

“青主没告诉你。

市委牛书记要来视察工作吗?”

老板怒火正盛。

继续训到:

“这是你家还是电话亭?莫明其妙,什么工作态度啊?要煲回家慢慢煲去,煲个三天三夜也没人管你。搞什么名堂嘛?还大本生呢。”

可怜的芭比娃娃。

吓得晕头转向。

居然回答到。

“我不知道哇,青主没说牛书记要来视察哇,我才煲的粥,不,打的电话哇。”老板转向青黛:“怎么回事儿?我刚才不是特地给你交待过吗?”

青黛闭闭眼。

然后睁开看着他。

“我己到各科室通知了,情况良好,大家正忙着。

待会儿,我还得出去检查督进。”

如此,老板松了口气:“嗯,注意一些,得再次检查督进。要不,这不只是砸我的牌子,而是砸掉大家自己的饭碗。”

眼光一斜。

看住娜娜。

“漂亮?

漂亮能当饭吃?都是大本生,都不容易,相互体谅互相支持才是,拆台可不好哦,亲爱的亲爱的娜娜小姐!”

老板出去了。

娜娜怔怔的坐着。

突然把脸蛋压在玻板上。

哭哭啼啼起来。

青黛虎着脸,整理着自己的文件,想像着待会儿牛书记的提问,自己在一这如何回答和帮腔,故意不理楚楚动人又楚楚可怜的芭比娃娃。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