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42章 闹起来啦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9-22 12:57:18  浏览次数:162
分享到:

青话和老头子从一号大院回来。

路遇扒手。

被众人的漠然和扒手的嚣张激怒。

青话挺身而出。

巧遇本市新上任的组织部哈部长。哈部表场了青话一番,临走时,吩咐秘书给了青话一个电话号码,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回到红砖房。

青话拿出那个电话号码。

左看右捉摸的。

似感到了什么,拎起话筒照这个号码拨了过去。

那边却响起了哈韩的声音:“你好,请问找,哎呀伯母,我是哈韩啊,你怎么会有这个电话号码?”“路上一个中年妇女给的。”

青话老老实实的告诉到。

“她身边的年轻人介绍。

说她从北京调来。

刚下飞机,是本市新上任的市委组织部哈部长。”

哈韩惊呼:“赶巧了,那是我妈。”“哦,真是是你妈?明白了。”青话淡然的挂掉了话筒。回头,老头子坐在椅子上哼哼叽叽的。

“那鱼好看!

可太贵了点。

600块钱一条。

呔,他妈,你说这哈韩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

青话就挨着老头子坐下,平静的回答:“当官儿的。而且是市里的大官儿。”“你怎么知道?猜?”“不,刚才哈韩告诉我的。”

青话眯缝着眼。

若有所思。

“我们在路上遇到那个女组织部长。

就是哈韩的妈妈。”

老头子呼地下坐直了身子:“当真?那他爸爸是干什么的?”青话淡然的笑:“我估计,就是新调来的那个市委牛书记。”

老头子双脚又是一蹬。

“不会吧?

不可能爸妈都是领导吧?

怎么没听哈韩说起?青黛也没讲过嘛。”

 “我说过,搞不好,青黛自己还不知道。”青话冷冷的笑笑:“那个死丫头,一天稀里糊涂的,还高傲得很,自我感觉好得很,动不动就不理人家。”

老头子有些紧张的望着老伴儿。

“那不行!

晚上下班回来得给她讲讲。

提醒她注意一些。”

舔舔自个儿嘴唇:“一个是市委书记,一个市委组织部长,能成为亲家,多好!”青话突然冒了火:“瞧你那副嘴脸,市委书记怎么啦?组织部长又怎么啦?我们不高攀得了!

去烧开水!

把饭蒸起!

真是,就知道你那个方向盘。

像没见过官儿的乡巴佬。”

老头子被老太太莫明其妙的抢白一顿,咧咧嘴,去了厨房。现在,哈韩的家庭背景一旦探明,青话就陷入了烦恼。

她曾经暗地里希望的事情。

居然变成了现实。

这让青话有些啼笑皆非。

事情是明摆着的。

自家和女儿,也就一普通居民,无论从哪方面讲,都与市委书记挂不上号,这样的婚姻,能成么?平民姑娘配贵族公子,传说啊?

即然是传说。

当然就悲剧。

青话搞了一辈子计生工作。

见过何其多这样的例子?

根本就不相信,一个市委书记和组织部长的儿子,会真正爱上一个平民的女儿?也许现在还年轻,热血沸腾,是在热烈的追求和爱着。

新鲜劲一过。

无蒂就是个离婚悲剧

空留笑柄而己。

然而,然而,如果是个意外的意外,该多好!毕竟,能攀上这样的高官亲家,对老俩口和女儿而言,无疑是件幸事。

可是。

这可能吗?

青话就是青话。

知道自己的价值定位,不奢想也不低就,只想大龄女儿能顺顺利利的找个婆家,然后生子立业,平平安安过一辈子……

老头子烧好开水。

蒸好饭出来。

踢踢达达的在屋里散着步。

青话瞪瞪他,站起回了卧室,躺在床上休息。

这倒让老头子担心,跟着进来问:“哪儿不舒服?需不需要看医生?”青话赌气般朝里一翻腾,不理不睬,其实,她心里明白,这事儿哪能怪老头子?

饭后。

老俩口一般都是这种格局。

青话自己拎着蓄电宝。

慢慢腾腾到街道办娱乐室,和老姐妹们聊聊玩玩,一面充电。

老头子呢,则自己待在家里,津津有味,乐此不疲的看电视,打嗑睡,埋头扯呼……然后,老伴儿五点多钟赶回来弄饭,摆碗筷上菜的,等着青黛下班回家吃饭……

日月如梭。

岁月流落。

一天天就这样过去啦。

可是今天饭后,青话拎起蓄电宝正准备出门,隔壁邻里喜孜孜的前来叩门。

门一拉开,邻里的右手指头刚好扬起:“嗨!青嫂,准备出去?”“是呢,吃没有哇?”青话顺势把门一拉,她是被左邻右舍的造坊,吓怕了。

“×嫂哇。

这段时间,怎么没在娱乐室看到你呢?”

×嫂却笑呵呵的把门一推。

“别关别关,有好事哟。”

“有好事也轮不到我们平民百姓,走,充电去。”青话心里实在是有些别扭,明知道人家不愿意你进门折腾,偏要厚着脸皮闯,你这是想干什么?

一点不自觉。

非要我冷脸?

×嫂依然笑嘻嘻的。

“青嫂,真是好事儿。你上午不在家?”

“有事出去了。”青话强压着火气,她觉得自己此时,一定笑比哭还难看。“难怪不得!”×嫂左手拍打着右手,眼睛鼓了起来。

“这么个天大的事情都不知道?

几层楼的老姐妹都知道了。

就你被傻蒙着。”

青话吓得一楞,脸色有点发白。

“又出了什么事情?不会又有人撞进我家门吧?我说过,铁蛤蟆我们不知道。”“见它铁蛤蟆的鬼吧,告诉你青嫂,我们这幢楼,马上就要开发搬迁啦。”

青话双脚一软。

吁口长气。

“原来这样啊?

谁说的?”

×嫂奇怪的看看她:“你好像不高兴?我们可听了都高兴得都跳了起来,终于盼到这一天啦!”“高兴哇!怎么不高兴?”

青话忙笑笑。

可仍拦着门。

她实在是怕了这些饶舌好奇的左邻右舍。

再进屋鬼鬼祟祟的东瞧西瞅。

“谁通知的呢?”×嫂清清嗓门儿,像做报告一样,亮开了喉咙:“上午九点过,街道办罗主任,冯书记,钟主席,领着一大帮子人上了楼。

楼里楼外。

楼上楼下。

指指点点。

交头接耳。

我们开始都以为,又是冲着铁蛤蟆来的。结果一会儿后,来人在每层楼上贴上了大幅告示。罗主任告诉我们,旧厂区红砖房要开发啦,我们这幢楼,属于第一期开发范围。”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