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41章 黄道吉日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9-15 10:44:38  浏览次数:210
分享到:

春缘上前握握春钱双手:“老英雄,失陪了,一天忙忙碌碌,实在是希望你能来帮帮我。好,你考虑考虑,我先下去了。”

春缘走后。

汪芳就问。

“总稽查,不管你是否同意?

我们都把你视为本公司的管理人员了。愿意听听总稽查的福利待遇吗?”

“当然!”春钱神差鬼使的脱口而出:“你说。”“我们是民营股份制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都讲年薪。”停停,让对方消化消化。

春钱想。

年薪?

倒是听兄弟姐妹们闲来无事的议论过。

可一直没弄明白,这年薪怎么拿?像我在交通局每月25号按时领工资吗?

“按公司管理制度,总稽查的年薪是30万人民币,月均2.5万人民币。当然,每月只发8000块基本工资,其余的经全年考核无错,在年关前一次性全部发给。

入职前三个月。

每月发基本工资4000。

公司包食宿,通讯费,配小车。

如工作有违规现像,按照管理制度相关条款处理。”

又停停,让对方消化消化。然后继续说:“职责,除了我刚才介绍那些,还由董事长直接安排工作,比如,临时接送客人,送交机密票据和货物等。”

“哦,不错嘛。

我听明白了。

汪部,我可以走了吗?”

“请!公司随时恭候您的莅临!”

见春钱转身出门,鹦鹉大叫到:“慢走慢走,再来玩哟。”汪秘纤手一挥,房门关上,隔断了小精灵的欢叫。

出了公司大门。

春钱恍若做梦。

觉得天空第一次为自己亮堂。

大地第一次为自己宽广。

不用说,这总稽查的诱惑太大啦。难怪那些年局里好多驾驶员扔了泥饭碗,跳槽到民企?这就像一辈子关在国企,突然发现了另外一个世界。

那种鸟语花香和天高地阔。

格外令人向往一样。

自己呢?

虽然退休后也在民企呆过,可那个小破公司,那个小家气老板,要和现在这春缘这总稽查相比,简单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想想即便亲家帮忙。

返聘重进局运管处。

也不过就三千多块吧?

而且还得受当官儿的压榨和欺侮。

春钱很快就做出了选择。亲家常说,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我就时刻准备着。现在,这机会不是来了么?

不过才六十一!

我还不算老嘛!

抓住这机会还不算晚。

干吧!干吧?最后搏一把吧!当然,回去得和老伴儿好好商量商量,老伴儿的看法,一向很准,我嘴不服心服的。

路过一家超市。

春钱被其闹哄哄的热闹吸引。

摸摸自己腰包。

还有三百元加几十块零钞,买二箱金元帅苹果应该够了。屋里的果汁呢,还够补习生喝一周的,暂不用着急。

那次果汁出事后。

为了安抚孩子和家长。

除了一一打电话认真赔礼道歉。

老伴儿还作出了补习生们一进屋,就给半个苹果,课间休息再送一杯果汁的重要决定。

哎哎,五个金黄浑圆硕大的金元帅当中一剖,一箱也就用不了几天,挺耗费的。可春钱明白,再耗费也得剖,补习生就是嘎嘎作响的钞票。

不把他们照料好。

就等于是和人民币过不去。

我还没有这样愚蠢。这样呢,作为助手兼采买的自己就累多了,可没法,现在生活着谁不叫累?谁不喊累啊?

有的年纪轻轻。

就累得心灰意懒。

心力交瘁。

比如原来的老朋友儿子,刚读完高中,就叫累,任凭爹妈求呀骂呀闹呀打的,什么都不愿意做,甚至连饭也不愿意吃啦,呆在家里整天与电脑为伴。

把爹妈急得双脚跳。

那才叫个惨哟!

“看到起看到起哇!

即时抢购哇,全店半价优惠哇!”

春钱听在耳里,挤进人群朝里涌。嘿嘿,没想到这儿开了个新超市,原先是专买跳楼货的嘛,春钱还在这儿买过一件T恤。

确实名不虚传。

花了四十块钱买回的,据说是抵债的原价280块一件的鳄鱼牌T恤。

只穿了十天。

下水一泡就掉色,一搓就烂,气得春钱直骂娘呢。

春钱凭着力大,有些乏力的奋勇挤到了水果栏。果然,个大皮薄金黄色的金元帅们,也在半价打折之列。

春钱激动得双手有些微微颤抖。

哎哎这么说吧。

这半价与正价之间的价差。

又该揣进自己腰包罗。别说,这助手兼采买,虽然累得点,可处处留心皆实惠啊!天上不生,地下不长,老伴儿盯得又紧,怎能不动心?

但是。

别忙!

兼于上次果汁的教训。

价差要,可质量也要要。

要是再像果汁那样上回当,补习班就全玩完啦。我也就全玩完啦!先选好二箱金元帅后,春钱找到了促销员,将其拉到了一边。

“请问,怎么没看到你们这打折苹果的保质期?”

大约是个临时应聘的女大学生。

一楞怔。

“保质期?苹果也有保质期?大爷,没听说过呀。”

春钱双手一抄:“哼哼,促销还不知道食品有保质期?你以为消费者都是傻瓜蛋?叫你们主管来。”“大爷,您是?”

女大学生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您是物价局的?”

“叫你们主管来。”

在众人的关注下。

春钱威风凛凛,不慌不忙:“快一点。”被吓蒙了的女大学生连声答应跑掉了,片刻,引回一个虽累得脸青面黑,却精神亢奋的年轻人。

“这是我们主管!

请他给你解释。”

春钱一看,乐了。

居然是那个哄骗自己的忘年交主管。

主管也认出了春钱,也许并不知道上次卖出的果汁惹了祸,笑呵呵抢上一步握住春钱双手:“春大爷,是你呵?”

“嗯哼!”

“这次又来买什么呀?”

“金元帅哟!

不是限时抢购,半价优惠?”

主管如鸡啄米:“大爷真是消息灵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女大学生插话:“人家大爷是问苹果的保质期?”

主管点头。

“这没问题!

没问题。

还有几天到期,春大爷你买回去正好。”

春钱笑:“你这么有把握?来来来,我们到一边说说去。”二人挤出人群,到了临街窗口角落。这儿是个死角。

由于超市方的引导设计,人流基本上在此几步远就拐了弯。

因此这儿相对的冷僻清静。

二人刚站下。

主管就冲春钱一笑:“大爷,几几分成?”春钱上前一步,狠狠捏住他双手:“我日你佬佬,小狗日的,你那过期果汁差点儿害得我崩盘,还敢哄人?没想到跳槽跑掉,又碰到了吧?”

双手一用力。

主管被捏得哎哟直叫。

“想打架哟?

我可有的是保安。”

“我可有的是证据!要不要一起到卫生局工商局玩玩?老子不逛你,局里有朋友。”主管虽然年轻,可属于那种只长歪心眼儿不长肉,风吹即倒的晾衣杆型。

与中等个子身强力壮的春钱比起来,犹如一只小鸡崽。

被对方的双手有力地抓着。

蹬腿晃翅嗤牙咧嘴的。

“跟我走!”

春钱加重了手力,几十年握方向盘练就的威力,陡然显现,主管被拉得像在地板上跳舞,屁股使劲儿往后,身子却无赖朝前,滑稽可笑的跟着起步。

这厮急眼了。

干脆屁股往下一坠。

坐在了地上。

春钱松开手,蹲下来:“想溜?没门儿。小狗日的,你今天死定了。”

主管不吭声,大约是在低头喘息和思忖。正喘着呢,一个严厉的声音传来:“×主管,大家都在忙碌,你在干什么?”

春钱抬头。

一位中年妇女严肃的瞪着忘年交呢。

主管一拍屁股站起来。

恭恭敬敬的回答。

“×总,在和老大爷商量促销,他是我的大买主。”听说是大买主,中年妇女立即变得和蔼可亲,对春钱微笑到。

“谢谢支持。”

春钱灵机一动。

“×总!

待会儿我到办公室找找你行吗?”

“可以!我等你。”×总春风满面,笑呵呵的回答,转身离去。春钱似笑非笑的盯住主管:“你今天死定了,谁害得老子不好过,老子就让他过不好,听明白没有?”

主管镇定下来。

先像女人般对着玻璃照照。

捋捋自己头发,扯扯衣服,抿抿嘴唇。

然后面对春钱到。

“好!春大爷,你说吧,怎么解决?”春钱也不含糊:“给我拿五箱正宗没过保质期的金元帅,按现在半价打折优惠价付钱。各走各的路,互不认识。”

主管皱皱眉。

“正宗没过保质期的18块一斤。

现在打折的只要四块八。

这之间的差价太大,这账做不了,是不是?”

春钱转身就走,主管只好一把拉住他:“春大爷,爹,爸,我只是个打工的,没权啊!要不,要不,就四箱吧?”

春钱朝他晃晃五根指头。

又欲转身。

主管只好又一次拉住了他。

提出五箱正宗没过保质期的金元帅,在收银处按半价缴款。

春钱对一直紧跟着主管呶呶嘴巴:“送送。”主管就一伸胳膊肘儿,立刻跑过来二个保安,帮着一直送到超市外。

春钱最后坐进的士。

探出头对主管挥挥手。

“麻烦啦。”

主管恨得眼绿绿的盯住他。

“现在怎么不关心广大消费者啦?”“我关心他们,谁关心我?”春钱大笑,一跺脚:“开车!”的!的士鸣笛,慢慢滑了出去。

“大爷,上哪?”

“水泥大道。”

“哦,×区区政府下面嘛,知道了。

大爷,买这么多苹果,吃得完呀?”

“没问题!便宜,当饭呗。”春钱高兴的回答:“开慢点,宁停三分,不抢一秒。”“好的,哎,大爷,词儿背得溜溜熟,你老是开驾校的?”

“多话!

开车!

对了。

有滴答没?”

“有有,看不出,大爷也是个滴答迷耶!”一扭车载CD,窄小的的士里,就响起了滴答声:滴答铃答铃答铃达,时针它不停在转动;滴答铃答铃答铃达,小雨它拍打着水花……

春钱十分高兴。

他早盘算清楚。

五箱金元帅这一折价。

差不多四百块都进了自己腰包。

为了保证让老伴儿不起疑心,还得减掉一百块,把整体原价向下落二毛,造成自己为图这二毛便宜的假相,要不,怎好解释自己一口气买了五箱?

至于钱。

不用愁。

编个借口临时找到人借的就成。

哎嗨哟!这样找钱太爽啦,爽得连自己也不相信任。

妈妈的,可见平时里超市是怎样在坑人?有着怎样的暴利?难怪现在的超市遍地开花,还一个个标上“惠民”或“便民”,结果全都是为着骗人呀?

滴答铃答铃答铃达,是不是还会牵挂他(她);滴答铃答铃答铃达,有几滴眼泪已落下;滴答铃答铃答铃达……

这歌儿好听!

是谁写的?

连我老头子都听得懂。

该表扬,发奖金。

今天是个黄道吉日,早上提车,撞车。下午峰回路转,总稽查,年薪三十万,配车包食宿加通讯费。现在,又白白赚进了三百块。

春钱!

你的好日子到了罗。

嘎!

“大爷,到了。”

“就到啦?”春钱朝外探探头:“这么快,平时开多久哟。”春钱运气好,遇到了个乐于助人的好司机。

年轻的胖司机。

把的士一直开进地下停车场,直接抵拢电梯。

让春钱按住电梯门,自己则把沉重的金元帅们,一箱箱的搬进电梯。

还执意要随同上去,帮春大爷再搬进家里。

春钱自然乐得轻松,瞅着胖小伙把五箱苹果搬进家后,才神气的对老伴儿一伸大指姆:“给的士费,17块。”

然后一探身。

抓了二个硕大金黄的金元帅。

不由分说塞给了胖司机。

关上门。

老伴儿担心的瞧着老头子:“我看你好像挺高兴的?是气糊涂了吧?得赔多少?”“赔?自玩车以来,我春钱就从来没赔过别人。”

春钱哈哈一笑。

“莫忙!

我先洗了手来。”

听着厨房里哗哗的水响,小学老师放下了心。

凭直觉,她觉得老头子己妥善的处理好了上午撞车事儿,毕竟开了几十年的车嘛。然而,听春钱一番侃侃而谈后,她却往沙发背上一靠,不说话了。

春钱当然了解老伴儿这招牌动作后的意思。

他把削成薄片的金元帅,插上牙签递过去。

也反骑着椅子。

津津有味的品着金元帅,静候对方的再次开口。

“嗯,这苹果不错,一进嘴巴就知道是新鲜的,多少钱一斤?”“17块8,比其他超市要便宜二毛,所以,”

“嗯!

又是找你朋友借的钱?”

老伴儿毫不怀疑。

一面问,一面掏出钱包,数出钞票扔过去:“零头留着,不用给我。”“嗯!”“好吧,说说这总稽查吧,你自己相信吗?”

“嘿嘿!

我正捉摸着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