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40章 劳斯莱斯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9-07 11:50:17  浏览次数:225
分享到:

吼人家老婆,也不怕人家多心?”

春钱咧咧嘴,就想争辩:我自己的女儿吼不得,你也吼不得,女婿更吼不得,那我还吼谁去?可没好出声,只是悻悻然的呶着嘴唇,望着车窗外小俩口和几个女生说笑。

真是知夫如莫妻!

停停。

老伴儿又警告到。

“现在有车了啊。

哼哼,我可提醒你,这车是邱浩春姗的,不是你的,你莫想把到开,或者和女婿争着开,弄清主次,不关你的事儿,平时不准摸车,听到没有?”

这可戮到了春钱的痛处。

毕竟开了几十年的车。

方向盘,汽油味和窄小的驾驶室,早就融进了春钱的血管。

梦里也在呼啸奔驰。

可退休一年多来?唉不堪回首,犹如瘾君子断了毒品,那味道,真不是人受的。现在有车了,重新摸到方向盘那感觉,嗨不提啦。

当然。

他也知道这车主人是女婿。

可毕竟,唉怎么说呢?

我这个岳父大人兼外公,开开车,过过瘾,好像也不过份吧?

从提车那刻起,春钱就这样自问自答,在侥幸与期盼中徘徊。说实话,女儿女婿好说,他就担心老伴儿横加干涉。

长期形成的潜意识。

凡是老伴儿出面干涉,自己都不会与她一般见识。

自动避开。

也就是说默认的。

不过,想起实在是有些窝囊,这老伴儿几十年来,总是对自己指责或干涉,总是看不顺眼。他妈的,要不是看到女儿女婿和小外孙女儿的份上,早和她拉爆啦。

这样想着,春钱忍不住问到。

“我是你的补习生?

怎么尽是用教训的口气?”

老伴儿楞楞。

瞪起了眼睛:“你说什么?你想干什么?”春钱就咕嘟咕噜的:“我还敢说什么,干什么?不摸就不摸,唉,你这个人啦,你这个人啊。”

“还有。

别依仗着自己开了几十年的车,对女婿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女婿刚学。

得慢慢来,着什么急啊?开了几十年的车,也未见懂事多少,我看你是白开了。嘘!”

老伴儿忽然提醒到:“看他们正走过来,八成是小俩口碰到同事,同事要坐车感受感受?你莫开腔,听我的。”

事实上。

春钱也开不了腔。

因为当他回过神,女婿己拉开了车门,一躬身钻进。

随后三颗黑汪汪脑袋也探了进来。

“哟,有人?哎春姗,是你爸妈吧?”“是的,上吧,挤挤,刚好。爸,妈,她们是我同事。”“伯母伯父好!”“姑娘们好!”

小学老师慈祥的微笑着。

“请进来看看。”

正撅着屁股和伸着双胳膊,在后窗上贴提示牌的邱浩,闷声闷气的叫到。

“请稍等!我退出后进来。”

巴叽!离开了后座,心疼地抚抚被自己膝盖压得凹陷座垫,倒退了出来。他一退出,三个女同事就毫不客气的一涌而进。

小学老师忙往里挤挤。

“坐坐。

挤一挤。”

后座刚好坐下四人。

剩下春姗站在车外,搔头到:“爸,我俩挤挤。”春钱为难的摇头:“哪有副驾座挤二个人的?还怕交警抓不到典型?”

“那我?”

“挤后面吧。

蹲着也行。”

好在四个女生,都是身材苗条型,挤挤也坐下了。

可把小学老师挤得够呛,又不好明说,只好强忍着。春钱瞟瞟后座,对女婿说:“邱浩,这么多人,还是我来开吧。”

可偏偏想在老婆面前露一手。

讨好讨好老婆同事的邱浩不让。

“没事儿!

爸,你休息休息。”

一松手刹,迈腾滑出了左前方。邱浩集中精力,拿出了全身本事,倒也在车海中,时扭时歪,有惊无险,一路上前。

随着车流到了大转盘的十字路口。

邱浩开上了朝左的支马路。

相比主干道,这儿就显得好多了。

迈腾一进支马路,立即提速。

耳边响起风掠过的呼啸,引得三个女同事发出了阵阵尖叫。越来越感到得心应手的邱浩,又猛然提速。春钱瞟瞟仪表,提醒到。

“110啦!

注意保持中速。”

“提到130怎么样?”

陶醉在奔驰快感中的女婿。

扭头问:“或者150吧?”“要不得要不得,这样的速度,不是超速是飞速。被交警逮到,罚二百,扣六分。要不得的。”

春钱提醒到。

“在闹市区。

保持中低速行驶。

节油又少磨损,一举二得!”

兴致勃勃的邱浩却说:“我试试!”车速稍减,又马上提速,只听得咣当,撞车了。紧急中,春钱一侧身抓住了手刹,推开车门跳下来。

紧跟着。

老伴儿和春姗以及女同事们也钻出了车厢。

邱浩脸色发青。

仍呆呆的紧握着方向盘,死死的盯住前面。

春钱跑上前去,看到迈腾的车头,紧抵在前面一辆加长劳斯莱斯的屁股,脸变得刷白:这是一辆最新款式的幻影加长版劳斯莱斯,该车配备了全新的LED车灯,升级电子系统及8速自动变速箱……市场价在1.5亿到4500万元之间。

握方向盘的都知道。

这类顶尖世界名车不是车。

是一枚枚会在大街上行走的地雷和定时炸弹。

谁碰谁完蛋。

十年前,春钱所在路队的一名老司机,不慎撞着了一辆通体乳白的怪车。车主闹到局里要求赔偿。当时,作为局安检组长的春钱,是局里的理赔全权代表。

自然代表局办出面与对方协商。

其实,不过是刮掉了对方车屁股正中一点漆皮而己。

对方竟然敢开口索要二万元。

且本市无法修补,要送回香港才行。

春钱和邱候一干人自然大怒,什么乌车要这么高的修补费?敢敲诈国企,活腻啦?车主却摇头冷笑,最后干脆扔下了车扬长而去。

后来通过朱局才从市外事办了解到。

这是辆德国原装进口的宝马。

市场价人民币50万元。

那时的本市,对所谓的世界名车,完全没有概念。

满街跑的都是国产和日式,即便不注意撞破了漆皮,也不过就二三百元修理修理就行了。当然,经过春钱好一番文盲流氓加干部式的讨价还价,局办最后赔了一万二千元的修理费。

才把宝马重新“请”了回去。

这在市交通局的交通理赔史上,是破天荒的。

从而也给国企的全部司机补上了一课。

要知道,仗着是国企,财大气粗和名门正宗,交通局的司机大爷们,在街上一向是横冲直撞,狂放自傲的。

国企全是膀大腰圆的钢铁大家伙。

从不怕撞别人。

反倒是别人怕他。

撞了别人,司机大爷也不说话,而是把车门一打开,吼一声:“下车下车,出事了。”或者是:“转车转车,这车不走啦。”

待乘客一下完,自顾自的跳下驾驶室。

招呼售票员。

“伙计,走!”

把被撞的倒霉蛋和交警,凉在一边,扬长而去。

干啥?自有局里专门处理此类事情的人员,也就是运管处出面处理,自己回队里喝茶侃大山等着,不用费心的。

可是,宝马事件后。

局里和司机大爷们才知道,事情不好啦!

过去恃强凌弱

以大欺小的威风,消散啦。

改革开放正以雷霆万钧之势,摧毁着各种残留意识和行为习惯。法制的越来越健全,资本市场的越来越完善,给仍生存在计划经济时代的干部职工,上了深刻生动和铭心刻骨一课。

现在。

春钱闭闭眼。

知道女婿闯了大祸。

要以这辆加长版幻影劳斯莱斯的价值计算,这点撞车补漆费,三十万元怕都打不住。

一种天然的自责和护犊,立即扼住了他:唉,要是我当时不顾女婿面子,自己抓过来开就好了。开车行业有个二八定律。

刚学会开车。

刚提回了车。

又恰遇同事试坐。

一般会出事的概率在“八”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