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39章 环环相扣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9-01 12:00:46  浏览次数:188
分享到:

说了听了。

也就忘啦。

谁也没当过真。

如今,以邱处处座之尊亲口说出这番话来,不蒂于是金口玉言,路队长决心去试试。

他兴冲冲的推过来纸笔:“老领导,写上写上,写上你那个什么素。今天下了班,我就去看看。”邱候就提笔在纸上写到“欧莱雅清润葡萄精华素!专治皮肤干燥,160元一瓶。”

再从桌面上推过去。

“×队!

军中无戏言!

你刚才立的军令状?”

队长拍拍自个儿胸口。一口接上:“马上可以兑现,给兄弟姐妹打个电话说说,你再向下挤挤,压压,包你收起来,没事儿。”

一面小心翼翼的收折起纸条。

放进自己抽屉。

“放心!

我×队说了就算,不然枉为一条汉子。不过,你那再延一个月,”

有意顿顿,好让邱候接下去。邱候脑子一转,话出口变成了:“待我三月份真正收起来后,可以再延一个月。就是说,对外,你这个路队仍然和各路队一样。

从三月份起开始上缴费用。

可对我,你三月份白得。

这样的安排,可以了吧?”

路队长摇摇头,笑到。

“看来,邱处还是不太相信×队呵?不用担心,我敢保证其他路队三月份,一定如数上缴。不过,按你所说,真正看到效益后,再顺延也行。但那样,就真正只有你我知道了。”

邱处不高兴的垂垂眼皮儿。

敢和我讨价还价啦?

胃口还不小呢。

想一人独吞?

不行,办不到!“哦申明一点,邱处你别误会。”路队长瞧出了对方的心思,马上小心谨慎的分辨到:“这路队的几个人,利益均沾,也算是对大家艰苦工作的一点回报。”

原来如此!

邱处脸色缓和下来。

点头到。

“可以理解!干部嘛,吃苦耐劳在前,享受幸福在后,大家平时也辛苦,分点儿,无大过。但要保密,不要引起职工的反感和骚动。”

汉子如鸡啄米。

一场城下之盟宣告结成。

双方皆大欢喜

不提。

看看差不多了,邱候就站起来:“二位姑娘,笑够没有哇?笑够了,咱就开路。噫,那司机呢?怎么一直没看到他?”

小陶朝外面眨眨眼。

笑嘻嘻回答到。

“人家也没闲着。

你出去就知道了。”

路队长跟在后面,挺遗憾的嚷嚷着:“快五点啦,要吃晚饭啦,这时候走,是看不起我们路队哟。我们再穷,请三位领导便餐一顿的小钱,还是有的。”

邱候就笑眯眯的拍拍队长的肩膀。

“你呀!

就别嫌你那小钱没地方花啦!

留着买你的欧莱雅清润葡萄精华素吧。”

书记和工会主席呢,就逗乐般陪笑到:“对对,留着买欧莱雅清润葡萄精华素!”稍落后一步,二人对望望,纳闷到。

“这欧莱雅清润葡萄精华素是什么玩意儿?

小陶姑娘刚才发的药包。

就是它么?”

到了队部门外,一溜儿彩色凉蓬下,安着一溜儿结实的铁长椅,那供平时驾驶员休息侃大山的椅上,挤着一对人儿。

年轻的驾驶员。

漂亮的女售票员。

二人正在兴致勃勃的聊天呢。

邱候一眼认出了那个女售票员,正是差点儿色诱春钱成功的那位姑娘。

关于这桩风流逸事,局里和路队都有不同的版本。最权威也是最有说服力一种版本,来自春钱本人的叙述。

那是离退休后。

二亲家凑在一块儿聊天。

始作俑者自己讲出的。

可即便如此,邱候对它也是信一半,扔一半。

他想,凭着亲家母事无巨细的严加管束,春钱本人不学无术的粗鄙样,即便他是个大官,也未必敢乱心或者让女人看得起色诱。

更何况,他还只是区区无名小卒的狗屁安检组长?

请问。

安检组长也算官儿?

说到底,充其量就是一个临时负点小责的普通驾驶员嘛。

所以,从那听说过这桩不幸的风流趣事儿到今天,邱候是第一次近距离,仔仔细细地看到风流事中的漂亮女主角。

哦!

三十出头。

中等个头。

肤色白哲。

丰腴的身子,双峰高耸,一笑二酒涡,具有成熟女人特有的魄力。即或现在看来,对男性仍具有很大的诱惑力,难怪春钱差点栽了进去?

“你好!邱处。”

售票员看到邱候出来。

马上站起来。

恭恭敬敬的招呼。

邱候对她点头:“你好,你是?”路队长抢先介绍:“×××号车售票员!蒋芳!只要她上车,逃票的就算是遇到了克星。”

“哦好呀!

有这样的售票员。

是你路队的光荣呀!”

邱处伸出右手,二人握握。

邱候感到她的手,柔若无骨,滑腻可人:“小蒋,辛苦了!一天跑几趟呀?”“六趟!×队怕我们耍坏了呢。”

蒋芳笑眯眯的回答。

邱候发现她眼睛笑时很美。

弯成二道浅浅的月芽。

特别吸引人。

“蒋芳,就是局计生办那个青话的表妹,原先是和青话的老公高司机搭裆。”路队长也不知是哪根神经短了路,继续介绍到。

“高司机退休后,就和现在这个师傅搭档。

二人配合默契。

相互尊重。

是路队年年的先进哟。”

“好好,先进好!”邱候听得腻味,却不得不笑着夸奖,要讲这些,他可比路队长更清楚。目的即己达到,眼下想的是尽快离开。

因为。

小陶姑娘还在身后呢。

倒是菇主看出了邱处的尴尬。

挺身而出,打断了路队长的话茬儿。

“那,×队,我们就告辞了。”邱候对蒋芳点点头:“继续努力,小蒋,好好干,来日方长。”一面朝前面走去。

菇主笑喝到。

“小伙,走啊,还腻着干什么?

想当上门女婿?

蒋芳可是有老公儿子的。”

被蒋芳逗得意乱情迷的司机,涎着脸孔笑到:“如今这年月,有老公儿子又有何妨?咱当鱼儿主动上勾还不成?”

蒋芳笑。

“我打你个浪荡公子。

这话回家对你老妈说去。

走了!”一闪身,跑掉了。

小陶姑娘拉拉那还驻足眺望的小司机:“走吧走吧,别尽想好事儿啦,邱处等着呢。”三人上了帕萨特,对路队长一行人挥挥手。

嘎!

帕萨特像条黑色闪电划过。

刹时汇进了车水马龙。

车过4S店。

小陶姑娘叫:“小伙,刹一脚。”嘎!帕萨特滑到路边停下,小陶姑娘就往外钻:“我到药材市场看看行情,菇主,一起去嘛。”

菇主楞楞。

“算喽!

我可没你清闲。

每月的总结还没写呢。”

小陶姑娘钻进了车,有些委屈的叫到:“工作啊,又不是去玩儿。要不,邱大处,你和我一起去,顺便了解一下市场,体查民情,好开展你的工作。”

这让邱候进退维谷。

二人事先并没说好。

如果跟着去。

只怕鬼精的小司机和局办主任,会识破明白过来,对自己名声不利。不去,又怕小陶姑娘多心。实是这几天太忙而冷落了她,小陶心里窝着火呢。

菇主说话了。

“我看邱处你该去。

离退一年多。

我敢说你从没逛过药料市场,对不?”

邱候笑:“当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嘛。”“现在关己了,所以你该去,不要太官僚了呢。”小司机的指头,在方向盘上叩了又叩,有些不耐烦的催到。

“邱处!

去嘛去嘛。

真是的!

陪美女逛街还犹豫?真是老啦!”

邱候皱皱眉,可没说什么,拉开车门,跳了下去。二人就那么站着,瞅着帕萨特一溜烟跑远了,才相互看看。

小陶幽怨的看着他。

“我让你讨厌了?

不想单独和我在一起啦?”

“说些什么话呢?走吧,到你店里坐坐,你母亲还在?”

小陶摇头:“店里不自由,用不了多久,人人都会认得你这个邱大处,不好。”“那,”邱候有些茫茫然,倒是小陶先动步。

“我们走走吧!

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

正是晚高峰时分。

满街都是涌动的年轻人,不同神情的脸孔和各式各样的拎包提包或挎包。年轻的潮流,一会儿涌过去,一会儿漫过来,都朝着车站的方向滚动。

置身于年轻人之中。

邱候感到精神倍增。

意气风发。

禁不住挺胸昂头,步履轻快,这让小陶姑娘看看他,又看看他。

“那小司机是谁?说话怪冲的。”邱候突然问到:“来了多久?”“一肩挑老战友的儿子,特地放在这儿锻炼锻炼的。”

小陶捋捋自己被晚风吹乱的鬓发。

莞尔微笑。

“年少轻狂。

举止轻佻,你别多他的心。”

“一肩挑的老战友?你怎么知道?”“一肩挑是这样给菇主说的,菇主也就这样给我讲的。”小陶姑娘笑盈盈的看看他。

“那小子!

一准就拉着菇主满街逛呢。

这小子雄性激素特强。

见了漂亮女人就腻上,摔都摔不掉。哼,讨厌!是优点,也是缺点。”

邱候有些恍然大悟:“这么说,平时也这样纠缠你?”“这还免得了吗?”小陶姑娘吃吃吃的笑到:“本姑娘还不难看吧?”

邱候突然有些温怒。

提高了嗓门儿。

“你注意一下自己身份。

怎么能和这混小子眉来眼去的?真是的。”

没想到小陶姑娘笑了:“我还以为你听了漠然置之,不嫉妒呢,看来,男人不管老少,潜意识里的交配权,都是老子天下第一。”

这话。

小陶姑娘过去也曾说过。

可今天听来却有些刺耳。

邱候看着她。

“至少不要在我面前和混小子玩笑,我受不了。”“那就说明你还是爱我的,对吗?”小陶姑娘幸福的扬起了脸颊,有些酸楚的朝邱候这边送送。

邱候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不禁摇摇头。

“小陶小陶!

唉,你为什么还不结婚呢?”

“等你娶我呀!”小陶毫不迟疑的回答:“你一直回避,你在怕什么?”“什么怕什么?”一个声音意外响起:“这不是小陶卫生员和邱处吗?站在街头干什么?”

二人惊讶回头。

小曾站在身后。

小曾拎着大挎包。

像是刚从外地出差归来,脸上风尘仆仆,笑容满面。

“这几天都在跑基层,邱处,我可是向你讲明了的。”邱候点头,问:“情况如何?”一面朝小陶姑娘使使眼色,示意她镇静。

“不好!”

小曾掏出了手机。

放一段录音给他听。

“钱,我们都靠局里拨款支持,基层哪来的钱?

曾处,你是不是找错了地方?回去告诉邱候那老狗日的,别想打我们基层的主意。要不,咱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嘎!

关了手机。

“情况就是这样了。

基层的这些同志啊,任你说得唾沫飞溅,无动于衷,听而不见,一点不顾全大局。邱处,我看我们还是,”

邱候挥挥手。

“没有谁愿意从自己兜里往外拿钱。

这不奇怪。

局里靠的不是说好话和求情。

有规章制度呢,照规章制度办理就行了。”小曾点头:“那倒是!规章制度面前,人人平等嘛。还有些情况,我不得不对你汇报。”

说着。

准备到包里掏笔记本。

邱候摇头。

“回办公室说吧,小陶,我们走,药材市场怕关门了。”

“哦,你们是到药料市场哦?”小曾笑:“了解情况,掌握价格,邱处出手不凡,高屋建瓴,令人佩服。好,我陪你们一起去。”

他拉拉肩上的包带。

眼睛闪闪发光。

邱候冷冷到:“我看不必了吧,你先回办公室,理理,洗洗,把了解到情况汇汇,我们明上午碰头,好吗?”

“好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