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微信书--致庄伟杰
作者:孙晋福  发布日期:2017-08-31 23:27:41  浏览次数:319
分享到:

  庄弟您好。拜读了您的诗和评论文章,颇有感触,收获满满。你对诗书的点评七尺渊底,三分木中。字里行间透露着扎实厚沉的的文笔磨砺,思忖沧海桑田。文学评论是一双翅膀,如天马行空,海上云间。同时也是酒品百家,自说长短。每一句话都是上天的造化,每一个字都是自身的修练。看自己写是一种自省,看别人写是一种沉淀。你站的高度,是我难以企及的天花板。你眼中的风景,也许我还没有看见。就像你喜欢小杯品尝陈年佳酿,我却中意把活着的感觉大杯喝干。鸟不同林,夜来归巢,浪迹天涯,人人头上一片天。                                                                      

我不是诗人, 只是想用浓缩的字话来概括我经历的岁月, 用自己的语言来描述我的眼光所及的视野。这是我内心的独白, 也是我半生的思索。(我有写过一首《诗》里对于我的世界有过表述)。

此生两盏酒,我从迷惑喝到清醒,再从清醒喝到畅酣。淋漓尽致于远方,醉生梦死于情缘,一杯半生过,一杯没喝完。若无知音对饮,我不会邀月,独上西楼,静观云舒云卷。飘落秋雨淅沥,捻拨思绪万千。人生字当重,轻书无人看。字在纸上,魂在笔尖。                                     

这一世,我最敬畏的一个字,神。我最喜欢的两个字,尊严。我追求的三个字,讲真话,我梦想的四个字,春满人间。                                                                                                      

撕裂的灵魂撕裂的天,撕裂的伤口上还在撒着盐。汩汩泪崩血如注,浮烟沉郁,往事不敢直面。回眸一笑百媚生,断了脊梁,痛不堪言,仍喜羽枷柔鞭。可气可叹,可救否?举眉欣看西边。                 

一块石头一条河,我已摸过百年,仍不知深浅。最怕明知终点,却要绕弯。 明知归宿,不过对岸,任了风,任了雨,任了苍生,任了灾难,任了百年这条船。古今多少代,帝王陵墓,已为陈迹,铁马金戈,盛朝一步荒滩。又多少草蟒权贵,树立巅峰,叶茂一时遮天下,抗不住一朝树倒猢狲散。              

四季轮回,草花一秋,当尽绽放,吐尽寒枝入骨。人生七十,且走且看,当尽良知,不做行尸走肉。生命有限,唯家国情怀为挂牵。书海无涯,唯正义真理为承担。                                                          

岁月悠悠,指间滑落,涉水时光成河,滴秒聚为流年。将王难以定议,诗者万代流传。                                                 

我用单薄的衣衫裹着厚厚的苦难,我用微弱的声音叫醒沉睡的草原。我用陈旧的蓠芭围住一片雪压的净土,我用僵硬的笑容面对鲜花盛开的谎言。                 

   当谢岁月,

谢谢你让我的青春在该成长的路上遇见彷徨,

谢谢你让我的春天在春天的雨季里开出一片忧伤。

谢谢你让我的世界在吵杂的人群里学会安静,

谢谢你让我学会透过月亮去寻找太阳。

我当谢黑暗,

谢谢你按下我的头将我的视线遮挡,

谢谢你精明的欺骗点拨我的迷茫。

谢谢你那一场寒夜让我在梦中痴迷于酣睡,

谢谢你美丽的谎言给了我生的希望。

   我的诗是盖我头上的一层面纱, 掀起它你会一窥世纪的斑容。我只想让阳光暴晒心中那久沉潮湿的茫茫苍野,用岁月的泪流过血色的青葱。即然肉体不可抗拒的会死去,灵魂会不会化成清风?骨可填海,不邻奴冢。诗可作炬,不与柴同。我思故我在,我写故我行。其实,我已不在,只是魂在飘,只是风在呜。

   萧瑟虽凉不是冬,冰花虽冷孕春中。 孤岸放钩寒江雪, 独钓腊梅一点红。

    啰嗦了那么多,您一定是耐着性子读完的。 不好意思占用了您的时间。我人在他乡异国,文疏意倾。 言薄字浅,思浮如萍。 不到只处,还请挥笔圈点,不吝赐教,我坐在字里行间,洗耳恭听。

     得知您近日回国, 我这还有茅台, 盼别前一聚,按您的习惯,小盅饮酒,微杯品茗,不谈诗歌,只说友情。保重!

  愚兄晋福拱手

2017年8月29日于悉尼


下一篇:不安之痛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