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38章 走马上任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8-25 10:18:03  浏览次数:185
分享到:

当然。

这事儿邱候哪能知道?

邱候先仔仔细细的读了红头通知。

他知道,局本部向上传存,向下发布,采用红头文件形式,是一种在局机关层面上,最正式最慎重和最权威性的具体标致和公文格式。

这点。

最让邱候欣慰和放心。

红头通知上说得很明白。

因为具体工作的需要,经局党委工作会议研究决定,对邱候同志实行返聘!邱候同志返聘后,任市交通局运管处处长,任期二年,主管处里的全面工作。

其待遇按正式工作待遇享受!

原处长小曾协助云云。

不错!这完全符合自己的心理预期。

接下来,又细读返聘合同。

邱候知道,这种格式化合同,除在关键的二三条上,基本上没多大新意,一目十行就行。迅速读过,提笔签了字,还给菇主。

“谢谢!

菇主。

提个问题可以吗?”

“当然可以!”

局办主任接过合同,笑嘻嘻的点头:“以后,我们还需要多沟通了解哦。你是经验丰富的老前辈,我是初出茅庐的小字辈,请多帮助帮助哟。”

邱候笑笑。

“相互依存呢!

如今的局小车队。

还是直属局办管理?”

“按照正规的办公楼管理职责和权限,应该是这样。”菇主答:“可凡事都不是铁板一块,如果邱处能够提出一个好的方法,我洗耳恭听。”

“那倒不必。”

邱候点到为此。

他听出了菇主话中的坚持。

并且局小车队的业务琐碎,原来他就不胜烦恼,好几次起过彻底放手不管的念头。

但是,这人对自己控制欲望的追求,从来就没有终点。再烦恼琐碎,再忙忙碌碌,可所有大小事都得自己点头,签批和同意。

那是一种权力的象征!

一种大权在握的享受。

所以。

宁愿自己咬牙撑着。也不愿轻易松手。

“不,有必要。”菇主微笑到:“只要有利于工作,我们也可以搞一国二制呢。”邱候笑:“一国二制?新鲜!企业呢。”

菇主建议到。

“行政上归局办领导。

业务上由运管处负责。

邱处,你看这样行不行呀?”

“可以先试试, 反正,只有利于工作,怎样做都行。”很明显,菇主看似在和自己商量,实际上,她也早想到了这一点,在避免和我冲撞。

当然,菇主决不是灵机一动。

而是事先和一肩挑商量好的。

局小车的业务由我管。

春钱的安检组长,就有了九分把握。

不过,邱候还是想再往里捶捶:“现在的小车队长是谁呀”“我!”菇主挺挺腰杆:“我亲自抓工作量,”“安检呢?”

菇主叹口气。

“这事儿专业!

懂行!

还不怕得罪人。换了二任,效果都不好,这事儿就拖拉了下来。现在老前辈回来了,这事儿该由你负责,你作决断呢。”

邱候低低头。

“是这样?

嗯!

我想想,让我我想想!”“好!有事叫我。”菇主站了起来,拿着二份文件,匆忙离开。

接下来,邱候细细看了账本,情况汇报和日常工作记录,惊愕万分。帐本上表示,处里的余额归零,这对运管处来说,简直是如丧考妣,匪夷所思。

事实上呢。

运管处靠的是一套有章可寻,有据可找堂而皇之的市交通局管理制度。

这套经过实践检验,千锤百炼所谓“管量出效益。”的管理制度,是任何专家权威都挑不出毛病,不敢小觑的金箍咒,聚宝盆。

这是表面。

真正的内涵,是借此对各路队严加管理。

严厉压榨。

从而保证把各种份内份外的费用,收入和小金库,全部照比例提收上来。再以另一个借口,把局本部人员的腰包鼓涨。

全部的过程和操作。

就是这般简单。

它并没多大多高深的技术含量。

需要的仅仅是,对各路队各坏节和各经管人熟悉,即笑脸笑迎,左右逢源,又下得了手,从他们辐射到各个最基本点,毫不客气和毫不留情……

仅仅一年多点。

自己离退时留下的近七百万存款,就全部归了零?

身子一歪,背脊抵着椅背。

右手捂着下颌,左手指在桌上轻轻而叩。

邱候细细默算:按照自己在位时的惯例,局本部二百号人的隐性收入,按月均每人2000元计算,每月也不过40万元。

到现在也才13个月。

也才用去520万。

这其中,还不加上各路队每月应上缴的,或者以各种名义搜刮上交的现金,也应该还有200万的剩余,岂会一文没有,完全归零?

许久,邱候慢腾腾合上帐本。

捧着茶杯呷呷。

一嘴舒适。

正是自己常喝的碧螺春。

很明显,帐本是会拿给姚局看的。就是说,一肩挑知道这事儿。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如此着急。那么,坐在这把交椅上的小曾处长,就很值得怀疑了。

外行看热闹!

内行看门道!

这国有企业呢。

有一种民企所没有的习惯性思维和执行力。那是几十年来的国企管理模式,灌输与寻致了基层对上级的指示,很少能像民企那样阳奉阴违,大打折扣。

即便现在改革开放。

进一步解放思想。

可原有的思维模式和惯冲力,却或多或少的存在。

所以,搭好的桥与路,不可能没有一个行人。因此,处里的帐本归零,也就无从解释。可邱候不急,长期保持的谨慎习惯,让他决定先摸摸具体情况再说。

十点过。

局本部各处·科室,各路队的电话,陆续打了进来。

大多都是对邱处重掌处印表示祝贺。

也有对他指桑骂槐,借题发挥。还有的,更是直截了当,警告着他“要真端了哥儿们的饭碗,哥儿们就要你的脑袋!”云云。

邱候面无表情的听着。

呵呵呵的客套着。

嘿嘿嘿的冷笑着。

这时间段,正是菇主的红头文件,发送到各处·科室和各路队传达之际,这些反映,也正符合邱候自己的判断,不值一提。

他捧起茶杯又呷呷。

有些微涩。

碧螺春泡到此时。

方有了真味道呢,谁说名茶,就必定是满嘴芳菲?

电话铃又响起,邱候看看,哦!是那个令自己铭心刻骨的电话号码,便利落的抓了起来:“小陶啊,还在忙吗?”

“装药包呢。

车提回去了。

别担心。”

“哦,好!你办事,我放心。”

“多看,多听,多动,事情复杂着,有人希望你消失,有人希望你自己提出来滚蛋。”“我明白!谢谢。”

“下班后,我都回自己店里。”

“嗯,保重!”

嚓!

电话压断了。

连续三天,邱候都把自己关在处长办,反复查账,看情况汇报和各种会议记录。中午不用他忙碌,菇主自会把饭送进,吃后又拿出,然后轻轻带上门。

一肩挑也没打电话过来。

有意留给他时间,思索和查找原因。

倒是隔壁的小曾处长,经常来电话问候。问邱候有什么需要帮忙和处理的,让他去跑腿,老前辈只管稳坐中军帐,发号施令指挥就行。

三天下班,邱候都没顾得上到小陶的店。

他清楚。

自己得把基本情况弄明白后,才能与小陶姑娘见面叙旧的。

第四天一进办公室,一肩挑就来了电话:“邱处,有个眉目了吧?时间不等人,今天是2月22号啦!二月小呢。”

局本部的发薪时间,是每月底25号。

每月25号发放上一个月的工资(奖金)。

遇双休日和节假日顺延。

邱候稳稳精神。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