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昭昭姑娘
作者:赵伟华  发布日期:2017-06-03 14:16:35  浏览次数:614
分享到:

昭昭的身材很苗条,脸蛋垂着婴儿肥,单眼皮大眼睛被更大的玻璃片罩着,年轻人容易近视,工作时,昭昭离不开眼镜。

她很认真地记下事项要点,特别是商店临近打烊,收银柜里留待第二天零钱找赎的小量现金,元、角、分硬币,五元、十元、二十元纸币若干,等等,专门写在了一本软皮笔记本上,时间一到,她就照本开数,如果没有顾客打搅,不肖五分钟就能做好。

实际上一个包罗书报、杂志、文具、礼品、玩具、糖果、博彩数象的零售店,买卖、收银、上货、服务、保安、清洁都是一人包干的,具有多项职能的职工,店铺里轮班倒,人人都是。手脚特别快的那个正是我们脾气暴爽、口角犀利的老板娘本尊。

四十岁的老板娘,本土商业硕士毕业生,语言天才,英、华、沪、粤几大语言转换自如,包括她钟爱的丈夫,只要她说话,在场所有人马,都得闭嘴聆听。她机关枪扫射来的言词,来得快去得也快,习惯后,大家完好无损,又可以随时休假,随性闹病,年终还有红包拿。除非另有高就,辞工者寥寥。

昭昭是一位优秀会计师的替代者,一家规模不小的审计公司将昭昭的年青前任转成了他们的全职工,动作神速的老板娘就从五六个急于补缺的寻工者中留下了认真又灵动的昭昭,她想把她培养成我们这儿唯一的全职工。老板娘接手社区这家著名的零售店也有两年了,加上老板娘自己,也没有一个人是每周干够五天每天八个小时的。十来个由学生、家庭主妇、退休人士、其他公司的兼职人员轮流数小时充当着顾客们喜爱的商场老手,职工每人都有几个恰好在当班时必来的客粉,就是买份报纸,也要把钱交到认定店员手里的那种固执老客。如果昭昭能全职干,照顾到天天报到的老主顾,将琐碎的忙碌串成严谨的经营体系,等等,老板娘就能撒手放心地“另有发展”了。我们内心都殷切希望老板娘大展宏图,两年来,大家一致认定其商业天赋一点儿不次于她火辣辣的语言威力。

昭昭在老板娘和众位同事心目中的关键性可想而知!

这天,老板娘进一步考察昭昭。与顾客们频繁的互动也一点儿没有耽误。交心的谈话就在营业中间歇地顺利进行。

“昭昭,这两年可不能要孩子!”

昭昭抬手扶了扶垮到鼻尖的眼镜,回道:“是,我男朋友,他也很忙。”

“你到底结婚了没?你都三十二岁了。”

昭昭正按一位喉癌患者的要求打印魔力球彩票,理睬不了老板娘进一步的重大问题,完成了这档生意,老板娘又接着话题说:

“那你还是个姑娘家!你男朋友什么情况?”

昭昭弯腰掏出柜台下包包里掖着的智能手机,无视身旁墙上“禁玩手机”的警示,发禁令的老板娘就凑去看那开启的视频,里面一位略显瘦弱的白面书生提起一个嘴角,笑着睥睨她俩。老板娘赞道:

“真年轻!”

“他就长得显小,也就小我个一岁。”

“那你还不赶紧结婚!”

“他还行,经常早餐都端到我床头来了!”

“才不让我老公那么干,口都没漱……”老板娘正打开自己的手机,但立马掰回到主题,“说,他做什么的,那么疼你!”

“现在一家房地产公司,鬼佬开的那种。”

老板娘浏览着中国供货商传过来的样品,附合着:“那不错!你们怎么认识的?”

“在国内就认识了,朋友介绍的!”

“慢!你那里边,上台演出呀!什么情况?哎呀,这字,这毛笔字,怎么,你还会篆刻?!”

天晓得老板娘注意力仍在昭昭手里!

就在老板娘加紧探究昭昭姑娘深厚文化质素的节骨眼,接班的职工到了。按例,老板娘交待几句就可以离开去另一领域开拓,却腻着不走。接班职工匆匆安顿好包包,一头扎进客多嘴杂众手翻飞的各种小货物交易活动中,将一大波着急成交的顾客成功打发,回头来喝口水,却见活生生仍在的老板娘和同事昭昭挤在了一起,对昭昭巴掌长短的手机视频可劲儿地评头论足。

而难免唯唯诺诺的新晋职工昭昭,早是一幅容光焕发的青春模样——人家本就是姑娘,眼镜片闪反光,丰满的小嘴直冲喝水同事喊:

“你要是化化妆,换一身旗袍,还有你”她没敢忽略老板娘,后者正转脸去看自己手机上展开的一幅字画,显然是给推荐看的,网络上昭昭的作品,“你们比她们好看好多倍!”

于是,尤其接班干的花甲年老女同事职工,放下水瓶,迫不及待凑去昭昭手里探个究竟,显然一群被自己和老板娘比较下去的丑女,大跌眼镜的,她们非但靓丽漂亮,还雅姿含蕴,而且,她们花枝招展云集只是画画而已,有的已用画好“傲”——刚才接待顾客开小差听见昭昭解释给老板娘 “傲” 就是梅——的团扇迎镜头外的观者掩口而笑,有的低头沉思,大有口角噙香对梅吟的妩媚。

又听昭昭讲来:

“我前天上午才去教她们画国画了,就让她们画绢扇,梅花题材。我很小就开始练书法画国画了。后来考美院想学篆刻……”陷入了美好回忆,昭昭语速就慢了下来,老板娘又插话了:

“难怪!帮我女儿刻一个,不,给我、我老公都刻!”

昭昭忙应一声:“好呀!”老女同事急得接嘴:“那你可是童子功加科班画家了!”

“不,我改学室内设计了。”

另两个“好看”女人一起惊呼:“为什么呀!”

“咳!我爸说那不好找工作。”

“那你毕业后就做室内设计了?”老板娘问,而老女同事转身去工作,一只耳朵就留在脑后听着她俩,而刚接了几箱新货的老板娘招呼昭昭到柜台另头的电脑上做货物登记,同时清点定价,显然,昭昭很快上手了,才又答道:

“要找对口工作多难啊!你不知道,我们那个城市,北上广过后,就数我们这个靠湖的城大!当然,这个城市的规划和基建嘛,也早饱和了。我一个刚毕业的小大学生哪就那么容易弄到个正规室内设计来干?!说吧,我的工作与什么设计、画画、艺术,想得美的这些,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当然我也画图,那全是计算的数据图。后来呢,我整个人就脱出来搞财务,追债去了。我一年追回来好几千万呢!”

“你们单位那么有钱?”

“钱?全是债!笼够才五个人,主任、副主任、组长、副组长、我。干活、成天画图的就副组长和我,人家还是清华来的研究生呢!主任上班,办公室里各种好茶;副主任是个五十来岁的女的,来都不来,只领工资,不低呢!说就是个挂名的,院长的啥人,反正我也从没有见过上面的院长。我们做政府的生意,我们组长总在接活儿和追钱,后来就派我去追。”

“ 你本事大呀你……”老板娘停止活计,看过了老女职工在新机器上代客发传真,才认真打量眼前十分精干的曾经的追债猛将,实在无法把先前手机里和一群光鲜美女学生混为一体的典雅女画师相叠合。老板娘可是经风雨见世面的生意高手,她意味深长的眼光打在昭昭平坦的胸部,可昭昭波澜不惊地回她话:

“我哪来的本事?我爸,我老爸出的面!”

“昭昭,你干嘛要出来呢?你关系都在国内!你爸干吗的?我是你,我才不出来遭这罪!你看,就这破烂小玩意儿,义乌来的垃圾,就倒个几毛钱,天天的,累死人!”

“出来好啊!”

“可是你说的?你爸究竟做什么的?”

昭昭放低了声音,实际上她们话语声就够柜台里听,这么一来,什么副市长助理,给市长出出主意、顾问一下,等等,简直呢喃不清,任那个听力经多类语言打磨的女老同事琢磨,然后昭昭气愤道:

“都打听好我爸只有两年就必须退了!”

“他不是专家吗?”老板娘也愤然。

“没有文凭!市长的新顾问班子里最大的才四十出头,都是名牌来的硕士博士呐!”

老板娘哼出一句什么,那昭昭接着说:       

“我去要钱,我爸打个电话,都马上还了。等于一年收入上千万!那就发奖金吧。主任啥都不干,拿三十万!那个女的,也差不多。到我这儿,知道多少?

多亏暂无顾客,老女员工及时重复她尾声:“多少?”

“五万啊!才五万!”

顿时,老板娘和老女同事鸦雀无声。昭昭继续忙活该她干的事,老板娘接一个电话,她老公打来的。老女同事想了一小阵,小心翼翼问昭昭:

“你工资还是照拿吧?”

“那当然,我上班多卖力!没个固定回家时间,为讨债,等于我爸也在给他们干!”

老板娘收起电话,叫依然激动的昭昭去吃午饭:“等你回来,我是必须要走了。那边有些事。”

目送昭昭走出商店的背影,瘦削的后背竟有些驼,老女同事跟老板娘唠叨:

“啥世道啊?茶还烫,就算计开了,哪怪她要出来啊?”

很快又过了一周,老女员工来接班干活,老板娘指着一个陌生妇女吩咐道:“你好好给她讲,她是新来的。”

没有见着昭昭。上次快下班前,昭昭麻烦老女同事帮改一首诗,是为漂亮的女学生们临摹梅花而提,特别解释了:“她们什么都不会,连想都不想想。有的刚算中年,不用打工,就为无聊来的。”         

老女同事还获悉,弘扬中华文化的活动由一家新型房地产公司主办,透过团团梅花扇,在艺员般美丽女学生身后,一些宏图露出高楼大厦的边角。酬请来女书画家教学,学员们要在自画的梅旁题字,以便影像让网上四面八方的亲友立马得见、点赞,这也在教学范围内。为此,昭昭现想现教。所以,“累死了!回家上床足足躺了一个下午。”

老女同事递主意:“平时就要积累,最好题古典诗词佳句,又保险又快!”昭昭浑圆的下颌孩儿地鼓了鼓:“我就喜欢来新的!”还拿出拟成的四句,准备微信发给学生群的,“你教过中文,请帮我改改?!”

老女同事只好去读那四句,可柜台外驾到的两个顾客很不习惯冷遇,居然嚷嚷开了。二人断了思路,赶快服务。然后,昭昭被告知,她并非教画画,属于代劳,还越了界。昭昭恍然大悟:“难怪她们喜欢,她们很高兴一下子就会画了,还会写了,说老师真棒。可我才拿多少钱啊?两小时的活儿,我跟那儿泡了四个多钟头!咳,看你了,就帮我这个忙!”

老女同事打心眼推辞,应对眼下庶务,即便没有顾客,没有老板娘,可也没功夫一蹴而就捧出首与旗袍美女相匹配的典雅律诗来!昭昭勾着食指顶眼镜,定睛不动,管自沉入“诗”境。怕给小瞧了,老女同事指指“回眸一看卷珠帘”建议改成“纤手回眸珠帘卷”,同时为句子流俗内疚着,原作者昭昭却兴奋得跳起脚,柜台外随即响起:“你们终于看完了!”

这位没脾气的顾客先生已经等了好一阵子。万幸的是,关店时间也到了。

不管怎样,有了位随时散发艺术气息的青春女同事,绝对工场的福分。老女同事尤其希望再见昭昭。

可今天真忙,除了应接不暇的买卖,还得指点新手,试用期的见习工犹如耳背引发高度紧张,波及营业质量,光提示和补救就令老女同事不胜其烦。临下班前半小时,老板娘返回,试用职工拎着见习笔记先走一步,老女职工忙问起昭昭,老板娘拉开抽屉清点文件,头也不抬地答:

“她昨天飞回国了。男朋友找了别人。但她跟这儿干,从上星期开始就老出错,我都打算炒了她!”

“那她给你刻章了吗?”

“哎呀!等她份内事做好吧!她又过不了她自己那一关,我也没办法!”

2017-5-26 于悉尼


上一篇:渡爷
下一篇:猫和老鼠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