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感恩之旅
作者:何学威  发布日期:2015-08-07 11:23:33  浏览次数:3399
分享到:

我怀着一颗感恩之心,来到了澳洲这片热土。今天,在南溟基金新书发布会上,作为受资助的作者之一,感受良多。

我想,没有天下母亲对观音礼拜的一片虔诚,不会有今天《莲》的顺利问世,没有已故萧宗谋老先生的恩德庇佑,不会有今天《莲》的顺利问世,没有萧虹博士与李崇厚先生的大孝与热心,不会有今天《莲》的顺利问世,没有全体评委的无私与辛劳,不会有今天《莲》的顺利问世。

我不能忘记新西兰开路先锋艾斯先生的努力与友情,没有他的帮助,不会有今天《莲》的顺利问世,我也不能忘记四十多年患难与共的老妻,没有她的牺牲与奉献,也没有今天《莲》的顺利问世。

世世代代流传的观音的感人故事,是《莲》诞生的摇篮,佛陀普度众生的大爱精神,是《莲》依存的灵魂。

《莲》的创作颇为艰辛,是千禧年时,对慈母的一次郑重承诺,支持我走过了十多年创作的历程。

宗教题材的文艺创作,我从来没有涉猎过的,而且用长篇小说反映,要写观音从诞生到圆寂的一生。我必须从阅读开始准备:这是1999年-2000年事情(后续研读贯穿创作全过程)其时湖南省图书馆有一部典藏书叫《中国历代观音文献集成》共十册大开本,由天津社会科学院宗教文化研究所编纂而成。先是每天去图书馆借阅,后来就复印下来,拿回家研读,同时还将任继愈主编《中国佛教史》(三卷)买来通读了一遍。

2001年春正式动笔,至2004年冬,完成了第一稿

2005年夏至2008年冬,完成了第二稿 

2009年心肌梗塞,心脏三条主要血管全堵了,支架手术后停笔一年多

2010年夏又重新提笔至2011年冬,完成第三稿

三稿当中有文体的犹疑,有现实与浪漫手法的纠葛,天上、人间、地狱,上下折腾,两界轮回,最终回到人间。

2012年初杀青后,申报南溟基金。

那年报送的全部作品,都未能达到南溟期待的水平,均未通过。我的作品,评委认真审读后,对其内容和主旨提出了尖锐而中肯的批评,同时也非常关爱地指出了修改的方向,我毫不夸张地报告各位老师,当时对我震动相当大,我是痛下决心,痛改前非,忍痛割爱,决定从新再来一遍。将六十万字的原稿,删去二十二万字,保留三十八万字,原来的四十八章变成三十三章,有的整章删除,包括删除几个人物,这种修改必须从第一个字改到最后一个字,才不会出现问题。我自己觉得,2013年再度申报时,《莲》的容貌已经焕然一新,基本达到了南溟评委们的期望值,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获得通过。我记得好心的萧虹博士非常及时地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我。也许我是开了南溟两年连续申报终获通过的先例。

    出版极其顺利,艾斯的《新西兰微风》将塔斯曼海峡彼岸新南威尔士的温暖送达每个新西兰华文作者心中,艾斯不仅做了南溟资助新西兰华人作家第一人,继而他的新希望出版社,又无私地帮助了我。艾斯说,南溟受资助者有义务帮助后来人,我除付印刷根本费用外,他没有另外收取一分钱。热心公益,服务社会,我想这是南溟精神的发扬光大。感谢艾斯、感谢南溟。

《莲》这本小说出版后,除亲朋戚友之外,我主要赠送给我家乡长沙的几所高校,还有湖南、新西兰的寺庙以及图书馆,另外四十多年教学生涯积累的师生关系,也将小说传送到了海外许多地方。

《莲》在社会上,取得了较好的反响,现已有国内影视公司愿意出品这部作品的电影,并委托著名编剧郎云先生在北京和长沙两地和我面晤,具体商谈改编事宜。郎云就职于文化部艺术研究院,1989年作为独立制片人拍摄电影《大太监李莲英》(获柏林电影节特别奖)、《 二嫫 》(获全欧洲基督教青年大奖、华表奖、金鸡奖等)《中国桥》(获 百合奖 最佳编剧奖)电视连续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这些作品都是他的编剧。

我俩通过促膝长谈,达成两点共识;一是一定要通过影视艺术,拨乱反正,不认可社会普遍存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求神拜佛的作法,坚持“求观音拜观音,不如自己做观音”“心中有佛,行善厚德”的正能量宣导。

二是在小说的基础上有了一个新的认知飞跃。我的小说获得通过后,我最大的感受是“菩萨也可以这样写”完成了菩萨也是人的命题,这次改编。我们想再次颠倒过来完成“人也是菩萨”的新命题。我写莲一直很艰难还一个很大的原因,一度因是写的是菩萨,而且人人知晓声名赫赫的大菩萨,捆住了自己的手脚,菩萨不能有七情六欲,不能谈情说爱,不能轻易被打、流血,甚至不能跌倒,现在看来非常可笑。

电影改编的立足点,主人公是人,不是菩萨,她是中国女人、东方女人、好女人的典范,写她倍尝人世艰辛苦难,却将其一生救助一切痛苦困厄之人,急人所急,难人所难,不为己,不为利,不图报,完全出于怜悯心、同情心、慈悲心,这样的人大家将其称之为“观音”

继而我们可以形成系列影视作品,写另外一些女性,不一定是古代的,隋文帝的独孤皇后就自比观音;陈后主的沈皇后出家后,法名观音;唐太宗的长孙皇后,小名便叫观音婢,清朝的西太后晚年还自视观音菩萨转世,可都是自封可笑的,我们需要公认的可效仿的,比如现代热心公益,从事感人慈善事业的人,编写成影视作品,我们同样将她称之为“观音”。正如小说中妙善圆寂前所言:“在人世间,做一有爱心的好人即是菩萨,即是佛,无需舍此他求。” 佛理其实一直认为,人人皆有佛性,《法华经》:不分贫富贵贱,人人皆可成佛。

 我们要让观音成为一个东方女性美德的代名词,让文艺作品和现实生活中这样的观音更多,世界必将更加美好。

谢谢南溟给我这样一个机会汇报。如小说代后记大海情深所表白,在浩瀚无垠蔚蓝色的波光里,我只是小小浪花一朵,我将永怀感恩之心,奔腾不息……

谢谢大家。




评论专区

hexuewei2015-08-08发表
谢谢三位关注留言,艾斯先生为《莲》的出版功不可没;非常感谢俞瑞門先生對《蓮》深入地評述,文章採取西方常用的文本分析方法將小說故事的懸念剖析到極致,吸引讀者進而去閱讀《蓮》,感受這部小說蘊涵的人文關懷與宗教情懷。同時文中指出《蓮》多次寫捨生取義,犧牲便成了題材。我想就此写篇专文回应讨论,题目有了:“《蓮》引發的思慮的思慮——兼论牺牲的渊源与功过”争取这两日发表出来,请诸位继续关注,谢谢!
杜喆2015-08-08发表
观音正是东方女性美德的代名词。
瑞门2015-08-08发表
《莲》极像古希腊的伦理悲剧。父杀女,女救父。
瑞门2015-08-07发表
《莲》也是伦理悲剧,大有希腊式古剧悲情。其中,将民间广泛地溺杀女婴事件搬到王宫里上演父杀女,女救父,演了人间惨剧。。而且,还有个影子导演,对父王耳语:血统传承吗?传子。不孝有三啊,无后。请问这个影子导演姓孔还是姓孟?还是这个影子导演,却对臣女耳语:身我所欲也,义也我所欲也,两者不得兼有,舍身而取义也。还说,君不君,臣女还是臣。父不父,孝女还是女。父不仁,女却不能不孝。这个影子导演,有两千余年长长的影子。
艾斯2015-08-07发表
恭喜何老师!何老师太客气也很谦虚。名至实归,期待更多的好消息。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