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40)炸鱼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20-08-06 07:25:38  浏览次数:155
分享到:

我们地质队除了星期日休息外,我们抓空摸空都去附近的河里、坑里炸鱼,地质队每年从部里运来几顿炸药,工作中我们没用过炸药,业余时间可就派上用场了。一有空我和老刘和小高儿就一起炸鱼!

我听别人说,离三道河子我们这儿的住处三十多里的地方,有一个深水潭,这个地方水里有很多大王八,又名甲鱼。我就和老刘小高说了,也巧,三道河村大队部旁边的房子里满满的堆着“六六六”农药。

这个夜晚黑得什么都看不见,我、久合、小高儿从生产队弄来一辆手推独轮车,由老刘握住两个把,小高儿在前面拉,他用肩揹着一条粗麻绳。在前面拉,我在旁边用两手扶着车子,免得它遇上点坑凹的就可能摔个大跟头!

大队部办公室旁是三道河大队部的库房,也就是几天前我到大队部要几张纸无意中发现了库房里垛满了六六六药粉。我也早就下了决心,要弄上一车去"六六六”农药粉去远方的山脚下那个大水坑!

大队部办公室旁是三道河大队部的库房,也就是几天前我到大队部要几张纸无意中发现了库房里垛满了六六六药粉。我也早就下了决心,要弄上一车"六六六”农药粉去远方的山脚下那个大水坑!一袋“六六六”五十斤,十袋五百斤。一辆独轮车我们硬是装了十二袋!六百斤那!

我们像去远方逃难一样,小推车儿推起来嘎吱嘎吱的响着,缺乏上油的轴“一转就“叽叽”的叫着。我们一路上边打听车轴山大水坑,口干舌燥,嗓子眼儿冒烟儿!“许大哥,从哪儿冒出来的点子?!干这么一件惊天地的大事儿!”“我说小高儿,你就看好吧!”

老刘铁着黑色多于白、黄色的脸说。“老许,我想这个“六六六”粉药王八的新闻,绝对是个好点子!绝对可以震惊世界!咱们就等着瞧好吧!”刘久合边说着边推着车,“我感觉这是个大惊喜!”

小独轮车“叽叽、叽叽”的唱着令人心痒痒的小调,⋯前面一座矗立得相当伟岸的利剑高悬般的巨石,在它的脚下,一潭黑水潭就在眼前!

离深潭几十米的地方我感到彻骨寒冷!一身汗顿时感觉变成一身冰。那是黑黑的,墨一般的非常渗人的水!我瞬间倒吸一口冷气!我脑子立刻湧现出战友宝臣在深山老林断漄水边扠王八的情景!一个人,孤立无援,就是那种氛围下铸造一个强者的胆量!我还没回到现实,“老许!这也太冷啦,⋯”久合把手推车往地上一放,双手猛搓!同时也捂着脸,搓差耳朵。“我的妈呀!怎么这么冷啊!”“赶紧御车!看看王八池有什么好东西?!”

我们围着水面边攉着桶里的药粉,边往里倒。从早上干到下午三点多,一个个累得“孙子”一样!都瘫痪在地上!还不错,从水里药上一层“小麦穗”鱼,东捞西捞弄了少半桶。

我们围着水面边攉着桶里的药粉,边往里倒。从早上干到下午三点多,一个个累得“孙子”一样!都瘫痪在地上!还不错,从水里药上一层“小麦穗”鱼,东捞西捞弄了少半桶。

这半桶小破鱼儿“六六六”粉味道十足,绝对是不能吃!我们把内脏都掏干净,连着反复清洗,那股“六六六”味就是去不了。那天我们从深渊水潭回到住宿地已是深夜了。事实证明,漫无目的的蛮干,往往都不会产生好结果!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