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23章 周旋于丛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4-20 17:59:57  浏览次数:278
分享到:

这话不假花蕊当然知道李娜还有好几个据说也是亲切俨如闺密,不,甚至像甜甜蜜蜜的男女恋人,在各大中文网站当主编的男女朋友,多次催促李娜。

“把你那些幻想写写,胡编乱造也行,只要文字通顺,标点符号大致就好。”然后交给我发在网站上,变成保底分成,全勤奖现金或者一次性付费买断云云。

可李娜自小讨厌作文却总是不感兴趣被好心的朋友主编们逼急了,也曾动了凡心:“那,我该怎么下笔哦?先教教本姑娘如何?”主编们便纷纷耳提面命,授予绝技。

编呀,比如总裁爱上了你,想着法儿讨你喜欢,你却歪着小心眼儿故意和他捣蛋。比如你穿越到唐朝,当上了伺候上官婉儿的丫环,就利用后宫职权,左右上官婉儿,皇子,公主和皇后皇帝,闹它个天翻地覆,千古流臭。

又比如你跑到火星自立王国自封女王撒豆成兵,剪纸为将,利用死亡能量,打遍宇宙无敌手等等。可是唉哎唉。算啦不说啦气呆啦,教也白教说了白说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傻笑。

瞅着李娜那一脸的逼懵萌芭无辜相,主编朋友们终于死了心。笑一句:“买卖不成情意在”扬长而去。

所以

朴华说得有理儿

花蕊不由不信,而且深以为然了:“谢谢娜哥们,真想不到,世上还有这么心机的女孩儿?太可怕了,我这不就是与狼为舞吗?那Madeline副总还没找到,田螺又动了这种歪心眼儿,我辞职还是留下?”

娜哥们就瞪瞪杏眼儿:“辞职便宜了她,不就想通过你得到神法老板的家庭情况,借以要挟其就范,成为美国老板的老板娘么?”

朴华补上提纲契领“神法也不过是个高级打工崽,一旦被罗老头儿开销走人,比我还不如。”花蕊点点头:“是呀,所以,我觉得田螺不过是单相思的走火如魔,作为旁观者清的中国姑娘,我真是有点不忍心的。”

娜哥们冷冷到:“花心大少,我知道你心善,你就帮吧。现在连你自身都难保,还帮一个有意整你为难你的坏姑娘,你就帮吧。到时,莫哭哭啼啼来找娜哥们朴哥们就行。”

花蕊却扑嗤一笑

撒娇般扑到李娜身上,粉拳直抡。

“就找就找就找,不找娜哥们找谁?”吓得朴华扑的下闪开,双手直摇:“别打我别打我,任何时候找我,朴哥们都万死不辞。”

不想,李娜嗷的声推开了花蕊,咬牙切齿的瞪着朴华:“都用上形容词啦?还有什么,比喻,暗示,联想和转折,统统使出来吧。”朴华只好不说话了。

然而不说话可不行李娜一脚蹬去,如果朴华不是暗中防范,严阵以待,在娜哥们的香脚蹬出一刹那间侧侧身子,就完全能准确无误地蹬在自己的隐秘部位。

当然,娜哥们也不是有意,而是男女有别,身为女孩儿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蹬在那个部位,会给朴哥们带来什么?

《女子防卫术》上倒是有描绘还配以说明可只有这么一句提示:蹬在此处,歹徒会不由自主松手。完了?完啦!就这么简单。因此,喜看,模仿并晨起操练女子防卫术的娜哥们,大约认为那地方就和朴哥们儿的屁股后背胳膊一样,随打乱蹬猛拧用力揪也无妨,反正皮糙肉厚骨头硬,权当练习拳脚罢了。

一蹬不中,娜哥们居然还想再来一香脚,花蕊不高兴了:“行啦行啦,既便是闺密,也该有个分寸。朴华,请讲吧,我们洗耳恭听。”

说罢乖巧的搂着李娜,把自己一张俏脸,搁在李娜的香肩上作聆听状。

花蕊这一聪明能干的小动作,让李娜自然高兴的下了台阶:“好吧,看在花心大少面子上,说。”快凌晨1点钟,朴华才讲完。

屋里屋处一片静寂,空调在嗡嗡的转动送风,关闭的玻窗外点点星星。不远处的桃花广场半明半幽,还可以瞅见支马路上那一排小店铺,二家昼夜开着的火锅店……

“我看,这事儿快水落石出了。”

李娜打破了寂寥

顺势在事先铺好的地铺上一躺,舒适的仰天长出一口气:“舒服了,这下舒服啦,明天还要上班呢,花心大少,你可让我放心不下,焦头烂额哦。”

朴华见状,知趣的回到客厅沙发上,也躺下来,一面说:“花心大少呢,上班还是要主动和祝队联系,今天这事儿不必说,说了祝队也不听,你一帮屁事儿都不懂的,只会帮倒忙。明白不?”

花蕊向前伸伸向后一仰半倚半靠在墙头上,随手抓过薄毯盖在自己肚子上:“嗯,好的。谢谢娜哥们朴哥们了。”忽地爬起来,吓李娜一跳,跟着爬起:“干嘛?夜半三更的。呵——欠!”

打个长长的大呵欠:“睡吧,梦里自有颜如玉,梦里自有白马王子,梦里自有二室一厅。”“哎,我想通了,”花蕊大声说到。

“即然那个邱伟是条色狼,Madeline副总就极有可能上了他的当。说不定,漂亮丰腴的Madeline姑娘,正在色狼的陷阱里痛苦哭泣呢。大家还记得轰动一时的洛阳性奴案不?”

李娜外间的朴华都回答“知道”花蕊被自己的想像所激励,提高了嗓门儿:“说不定,这就又是一个新洛阳案呢?”“哦”“好哇”李娜和朴华同时惊叹,一个干脆立起身子,一个索性跑了进来:“脑洞大开”“有道理,有理道。”

“所以,我决定啦,”朴华急忙指指窗外,花蕊吐吐舌头,压低了嗓音:“我明天亲自去逛逛小店,看那个邱伟究竟想干什么?我就不相信,光天化日之下,他敢把我怎么样?”

李娜朴华面面相觑不说话了要说这三个男女闺密,正好一台戏。朴华长于行动,李娜擅于跟进,花蕊惯于思索,结果正好是,阴阳调和,长短互补,屡建奇功。

要说呢,傍晚时的朴华,不是没想到这一点,只是这想法和猜测太残酷,毫无诗意,因此稍纵即逝,没放在心上。

现经花蕊这么一提醒朴华想想之下,不由得连连点头。至于李娜,更是想都没这样想过。但那桩轰动全国的洛阳案,作为每一个单身女孩儿,应该都是知道的。李娜,自然也不例外。

现以花蕊提醒,凭着自己女性天然的直觉,李娜深以为然。事实上,擅于跟进的李娜,知道Madeline副总莫名失踪一事儿,对花蕊非同小可,甚至会影响她一生。

所以尽管距Madeline失踪不过才二天可李娜设身处地的为花蕊和Madeline设想,这48小时可是练狱一般的难熬啊!然而,牛高马大又丰腴漂亮的adeline到底怎么了?谁又能又敢把她怎么了?

毕竟现在是法制社会,110,公安,小区巡逻,区域合作联防,雪亮而警惕的眼睛,到处大睁着,即使有人想犯罪,想谋财害命或者想,总之,光天化日之下,谁敢?

李娜设想过Madeline失踪的多种结果

因古板严肃太久,便来了个中国式的恶作剧?

其实,当天就先偷偷钻进老爸的私人飞机,回美国去了。被人拦路抢劫,奋起反抗,被歹徒杀死,秘密抛尸在河里。

偶遇心仪的中国情人,一见钟情,当即跟着私奔,任个面天翻地覆,正在某地某酒店卿卿我我哩。这三条呢,李娜相信是最后一条。

因为不管从哪方面来梳理分析家境土豪,正当芳华的adeline,都具有这种跨国艳遇机会和猎艳资本。坊间流传着的美国影坛巨星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在耋耄之年,于北京国际机场偶遇心仪的中国情人(现在尚在大陆的著名慈善家李春平),引为知己,二人到美国登记结婚,临终时,把毕生巨额财产赠与小丈夫的故事,慕煞多少中国男女?

李娜便是其中之一。当然罗,她心仪的美国影坛巨星,可是布拉德皮特,汤姆克鲁斯和布鲁斯·威利斯等人。

李娜睁大了眼睛瞳仁放光炯炯有神“有道理,花心大少说得对。既然邱伟是条见到漂亮姑娘就嘻皮笑脸的大色狼,就完全有了引诱劫持Madeline副总的动机和目的。不是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了表示我娜哥们的勇敢和义气,我决定陪花心大少一起去试试。先色诱那家伙,露出真面目再说。”

花蕊就感激的紧紧抱抱闺密:“谢谢”朴华到底是男人,冷静下来细细想想,反对到:“现在,凌晨1点45分38秒,我们需要冷静!冷静!再冷静!谁说那邱伟是条色狼?”

二女抚掌大笑“不是你吗?”又马上压低了嗓门儿:“转眼忘,老年痴呆呀?”朴哥们挺着腰杆,笔直的端坐着,微微闭着眼睛:“就算是条色狼,谁又说这条色狼必定引诱和劫持了Madeline副总?”

二女相互瞅瞅,眨巴着眼睛。“花心大少脑洞大开,不错,打开了一条新思路。娜哥们豪迈义气,令人佩服。倘若真如我们所想的一样,你们这种打草惊蛇帮倒忙的冒险,,却无疑是加速了对方的杀人灭口,后果难于预料。何况弄不好,还要付法律后果的。”

二女闺密不说话了第二天,花蕊提前5分钟到了总秘办公室。一路飘然走过时,瞟到田螺正坐在自己的主任皮椅上,姿态优美的小口呷着牛奶杯。

想想自己抽屉里的“美素佳儿”昨早上就见了底,自己却给Madeline副总缠得晕头转向,还没来得及买,今天就只有喝茶罗,花蕊有些失落的越过总经办走去。

没想到

正仰脖喝着的田螺瞟到了她

放下杯子就喊:“花总秘”花蕊皱皱眉,退后二步,己是满面笑容:“田总办,早安。”关于花蕊职务的称呼,实在是让她伤透了脑筋。

按习惯,一般简称为“总秘”,正式员工大会场合,是“总经理秘书”女同事们私下调侃玩笑,是“花总秘”。

可是因为姓氏原因这个“花总秘”听起来,总给人一种意味深长的联想和暗示。因此,每当女同事们这样玩笑调侃时,花蕊总是正色的提醒。

虽然这提醒附带着越描越黑的滑稽,但毕竟是神法老板的红人,又是性格较好的同事,大家基本上也就很注意了。

然而韵音的弊病既然存在,就不是花蕊能称心如意控制的了。

比如,人家心情不好不高兴时,也可能一时失言,你计较么?如此一触即跳即神经兮兮的,不正好成了别人居心不良的报复方法?

可想想,昨晚才陪你散步小吃和互通有无,你还暗中策划了一出美女挺身而出救美女的闹剧。论理,不高兴的该是我,你反倒又乱叫起来了?

于是花蕊就反唇相讥听到对方叫自己最不愿意听到的称呼,田螺吐吐舌头,歉意一笑:“对不起,一时心急,亲,不是故意的哦。”

“没事儿”花蕊退后一步,大量到:“昨天才拉了手勾的,日子长着呢。”见对方主动提到昨天,田螺眉飞色舞。高兴的对她挤挤眼睛。

拿出一包“美素佳儿”递过来

“接着吧,要不,你今天得学着老板,咬着舌头儿喝中国茶啦。”

花蕊接过瞧瞧,熟悉的英文和商标,地道的荷兰原产包装,点头接过,一面打开小拎包掏钱,一面不解的随口问到:“你怎么知道,我刚好的吃完了?”

“看的,哦不,猜的呗!”田螺笑嘻嘻的:“别掏钱,给钱没感情,收钱无友谊,不要让我跟你急哦。”花蕊不是个贪小便宜的女孩儿。

更何况对方是人精鬼怪的田螺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本姑娘也不差这点奶粉钱,仍没止手。可踏踏踏,一歇风凉过花蕊身畔。“Good morning(英文,早上好)!”“Good morning(英文,早上好)!”神法老板和监事主任,一前一后疾步而过,礼貌的侧头招呼着花蕊。

花蕊急忙也礼貌回呼:“Good morning(英文,早上好)!”捏着奶粉跟在后面,进了自己办公室。

这二个不,包括失踪的Madeline副总。

不像属下的中国员工,总是提前10—5分钟到办公室,而是准时大步流星的赶到,基本上一分不差。当然罗,大家都知道。

除了高层,公司并不给员工提供宿舍,而把每月的房贴变成现金,打进了员工的工资总额。高层,具体说来就是三个美国老板,各部门的美方经理和总经理秘书。

作为总办主任的田螺刚好被职别挡在厂外而作为总经理秘书的花蕊,却名正言顺的可以在厂里的高级员工宿舍,分到一间小套房的。这也正是田螺看不惯花蕊的许多之一,可花蕊却没住在厂里。

真是阴错阳差,因为路窄,二冤家碰到了一起。作为中国式的上班有多艰难,大约也只有中国人自己才明白。

饶是如此美国老板天天准时到来仍不失为一个好习惯,中国员工都看在眼里。今天三人一碰头,二美国老板就毫不客气的开问,Madeline副总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找不找得到?

对此,身为总秘和陪同者,花蕊应负什么责任?有了昨晚三闺密的彻夜长谈,原先心里一想到此就感到发慌的花蕊,变得镇静。

介绍了相关情况然后郑重的告之“至于我该对此负什么责任?我想,祝队那里会给出个公正的回答。Madeline副总没回来之前,我只能认真的配合公安和公司。”

见花蕊的态度,一反昨天的纠结郁闷和怯场不安,神法老板和监事主任相互交流着眼色。花蕊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端庄冷静的坐着,静观事态发展。

神法老板缓缓开了口花蕊静静的听着未了,笑笑,听总经理话里,似乎有着自己不便言说的苦衷,尽管知道花蕊和中国公安在努力侦办,可也不得不例行追问。

想来也可以理解,既或二美国老板巴心不得Madeline副总,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也不得不面对纽约总部罗德里格斯先生的追问和压力。

再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从毕竟对方是真正的大老板,自己不过是高级打工崽而己。二人又就今天的工作说一阵,花蕊转向了监事主任。

爱狼者真和神法是一对好搭档。说了大半天,其大意和总经理基本上一样。不过,监事主任多了几句难听的话:“我们知道,哪怕是海归高管,在中国的就业也不乐观。因为,所以……”

花蕊感到自己脸颊有些发热有些冰冷三个多月来,这种近似于赤裸裸的威胁利诱,花蕊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让她感到不习惯。可再是不习惯和反感,她也只得承认,爱狼者话粗理端,没有说错,也没有过激。

这就把自己曾反复思考过的想法,又一次摆了出来,辞职还是坚守?爱狼者离开后,拿着电子记事簿的花蕊站起来,也打算离开回办公室。

三闺密在大学宿舍养成的坏习惯到现在仍没法改正早上基本不吃早餐,睡到足够晚才爬起来,对着墙上镜片匆忙捋着鬓发,一手三用,挤牙膏,查手机短信和抓毛巾淋水。

然后,赶往阶梯教室上课,后来改成了到单位上班。上班后的花蕊,还养成了走之前嚼一颗奶干。据宣传,一颗奶牛的营养和剂量,相当于一杯250毫升热牛奶,含有135大卡,维持半天的身体需要。

可那二个男女闺密却依然我行我素,听不进一点儿劝说。

跨进这座美国公司后,花蕊的嚼奶干,就变成了每天到办公室喝一杯自调的“美素佳儿”。可今早还没喝,花蕊感到了空腹的难受。

见她要离开,神法作了个留下的手势,堆起了笑容。花蕊估计他又是关于《粉刀》类的话题,仍打算离开。可神法明确表示:“Would you please sit down(英文,请你坐下),Have something to discuss(英文,有事商量)。”

花蕊无奈只得重新坐下待神法老板咕嘟咕噜讲完,花蕊的脸孔涨得通红,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原来,神法老板的意思,是打算让她和田螺相互换换。

也就是说,花蕊改任总办主任,田螺升为总经理秘书。花蕊马上意识到,这是神法老板有意在逼迫挤压自己,其目的,不外乎是昨天他的要求的延续。

花蕊愤怒的看着他神法也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二道眼光相撞,谁也没有让谁,美国老板和中国员工,相互沉默不语的较着劲儿。花蕊开了口:“让我想想,可以吗?”

其实,她是在猜测对方的心理。以神法昨天的要求看来,他这样做或许是试探。因为,如果田螺离他太近,田螺当然愿意,可神法的麻烦却不断,还很可能由此被逼着和中国情人公开摊牌。

以神法目前的地位和状况,保持二人关系慢慢脱离才是上策。因此,如果自己就此犟着或当场答应,神法一定下不了台。

不如退后一步看看对方的态度再说一般长于形象思维的人,对心理珍断并不专业,花蕊也是如此。然而,阴错阳差,这次她偏偏猜对了神法的套路。

其实,Daniel原本不过只是美国一家,并不出名化学公司的中屋管理人员,专业方面谈不上有多精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还将就,仅此而己。

时逢现在这家美国化学公司正陷入全世界大小公司企业,在发展中都会遇到的发展颈瓶。

即当企业发展到一个新阶段,取得一定的成就后,面临着守成有余,创业不足,固步自封等方面的制约。这种制约对企业往往是致命的,周期性很长。

如果能突破,企业便上了一个新台阶,会得到更加迅猛的发展,直至挤进全球企业的先进和顶端行例。长期徘徊停止不前,企业自然越来越差。

慢慢儿垮掉树倒狒猴散为挽救这家百年老企,罗德里格斯先生决定进一步引进人才和新鲜力量,并挤入中国市场。那时的中国市场对所有的外国老板而言,都还只是一个充满神秘的地方。

面对这个潜力巨大的市场,既便是以“西部牛仔”形象和精神著称的美国人,也心有余悸。更何况经达二战几十年的经济辉煌期,原有的冒险气质也变了样。

结果罗德里格斯先生也没想到,出高薪居然还请不到高端管理人才。

无奈只好放低标准,神法就是这样来到了中国。所以,不客气的讲,莫看神法老板表面顶着跨国公司老板的光环,其实也就是个三流冒险家兼打工崽,那人品素质和精神世界,比中国一个普通小企业的中干,也强不到哪儿。

这事儿说白了很简单,大龄愁嫁又心高气傲的中国姑娘田螺,一进了这家美国公司,就把眼光扫向了神法老板。

这当然不能责怪田螺

嫁个外国人,曾经是众多中国姑娘最高的人生向往。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经济地位的增强提升,这个愿望也还起伏在中国姑娘心里。问题是,田螺姑娘是认真铁心这样想,也这样做的,可神法老板却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说他是抱着玩弄心态,也许不甚公允。据后来二人彻底拉爆后,田螺姑娘公开的证据,神法老板也曾情意绵绵,深情款款。

但是随着中国情人越来越急切的逼婚,神法害怕而退却了。

原因很简单,神法在美国有一个幸福的家,家里有贤惠的元配夫人和二女一儿。更重要的,元配的老爸,也就是神法的准岳父,是神法落魄时的恩人。

谁说资本主义世界就人情炎凉,道德沦丧?在这方面,神法老板可是个好老公,好老爸和好女婿,标准的道德模范,哪可能为了区区一个中国姑娘,毁掉自己美满的一家?

于是神法老板像天下所有的男人一样,学会了熬。

在熬中消磨掉对方的锐气和感情,最后付一笔不大不小的费用,二人分手。可他偏偏遇到了田螺姑娘。

田螺姑娘很快明白了对方的招数和套路,直截了当告诉神法,分手可以,可必须先结婚,而且是在美国结婚。自己必须拿到那张,盖着美利坚合众国红章的结婚证后,才离婚云云。

其实中国情人的心思也不难猜测甚至己经说得十分明白,即便是神法老板也一听就懂得,那就是,借此次婚姻,摆脱多年单身的梦魇,为自己的脸面和人生,寻个拿得上台面的理由和发展基础。

要说,对于付出了自己最宝贵的田螺,这样的要求也不算过份。一个女孩儿的青春,有几?可神法老板左思右想不敢答应,原因呢,还是出在田螺姑娘自己身上。

是她那近似疯狂

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逼婚的性格脾气,吓坏了神法老板。

神法不敢想像,如果自己答应中国情人的要求后,田螺姑娘会自动爽快的离婚。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如果自己和中国情人在美国结婚,中国情人又不遵守她的承若,那他神法这一辈子,就算是彻底毁掉了。

当然罗,据事后田螺姑娘透露,当初她的确是爱着神法老板的,后来发现二人之间的距离太大,根本就不现实,才决定后一种打算的。

也就是说自己是会遵守诺言的可事情闹到了这个份儿上,不要说二人彼此之间毫不相信,相互防范猜忌,就连旁观者清的总办女文员们,也怀疑田螺姑娘的真正动机。

因此,二个欢喜冤家都想借重花蕊,搜寻对方的材料证据,借以在接踵而至的公开摊牌中,给对方致命一击,就在情理之中了。

花蕊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些花絮和奥秘

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机智周旋于丛,双方都不得罪罗德里格斯先生罢了。

老天有眼,花蕊击中了神法老板的软肋。听到对方如此回答,神法老板果然十分高兴,连连点头:“OK!0K!Hope your decision as soon as possible, thank you(英文,希望你早日决断,谢谢)”

“Rest assured I will make you satisfied(英文,放心,我会令你满意的)”花蕊不卑不亢的回答,站起来:“我可以离开了吗?”“of course;sure;by all means*(英文,当然可以)”

神法老板端坐着笑容可掬“不过,我想,我们之间若能做笔交易,对我们双方都有用的。”花蕊眼波一闪,看着顶头上司。做笔交易,买卖怎样和赚钱赔钱等等,对花蕊来说,早没了初出象牙塔时的不适和反感。

它们己和形象,审美和典型等等,沉淀在了花蕊不同的精神世界,起着异曲同工的认识作用。不无声便是默认!神法老板拉开抽屉,拈出几张100面额的美元,放在桌上。

“我想得到对方一样东西”

“对方是谁”花蕊明知故问,神法做了个不耐烦的手势:“花姑娘,你是明白人,有良好的教养修养,我也不瞒你了,对方一定有我们开房时的录像录音,所以,”

花蕊身子不由得向前倾倾,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着自己,没朝他脸上吐一大口唾沫。真是无耻!身为一个跨国公司老总,面对一个未婚中国女下属,竟然把自己和中国情人的开房公开透露,这对花蕊而言是一种侮辱,也是一种下流。

话一出口效果显著神法本人也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红着脸急切的赔礼道歉:“对不起,花姑娘,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对中国话运用不熟,请谅解。”

花蕊站起来,严肃的回答:“第一,这笔交易我不做。第二,请别再叫我花姑娘。第三,请你尊重自己,你是代表一个跨国公司形象,中国有句警言,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请好自为之。”走了出去。

这一番折腾就是大半个钟头花蕊又饿又渴,回到总秘办公室就跌坐在椅子上。大约是一直在暗地里瞄着她,不到三分钟,房门轻轻一响,田螺走了进来。

进来也不说话,先替花蕊把电脑打开,桌上收拾收拾,然后,撕开那包还没开封的“美素佳儿”,为花蕊泡上了一杯俨俨的牛奶,放在她面前。

“晨会开了这么久?都二个钟头啦。不管怎样,先把它喝掉,补充补充卡路里。”

花蕊也不客气,抓起就几乎是一气喝完,顿感身上有了热量活力。

放下杯子,花蕊又去提小拎包,田螺按住了她双手:“看不起我,这不算行贿吧?你呀,拉倒吧。”“我说过的,”

田螺抢过话头:“你是说过的,我们重新开始。连这么一点都要防范,还怎么能成真正的朋友呀?”“可是”“行了”

田螺坐了下来“还记得,我前天给你说过的话吗?”

花蕊警觉的看着她:“前天,什么时候,在哪儿,什么话啊?”田螺摇摇头,感叹到:“你哇花姑娘呀,为什么总是这么敏感警觉啊?要说呀,是人都烦,你总没有我烦。可烦能解决问题吗?不行,只能增添烦恼。有道是,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轻松一些好。”

一只手,伸过花蕊肩膀抱着她,手指头像弹钢琴一样,在她肩上轻轻叩着:“说到底,不就是Madeline副总的失踪?依我说,这就与你无关的。你无奈陪顶头上司逛街,她一个大活人,脚长在她自己身上,愿意到哪就到那,你管得着吗?”

田螺俨然是个心理大师一下捅到花蕊心坎上,花蕊顿感心里轻松了许多。

“不怕,这个事儿大家心里都清楚,就连,”停住,小心的看看外面和隔壁,压低了嗓门儿:“其实你不知道,就连神法和爱狼者,也认为你是无辜的,只不过妨于自己的职责和罗德里格斯先生,表面批评催促罢了。”

花蕊不动声色的听着,心里透亮,田螺是借此透露来讨好自己呢。可是,从她话中听来,有可能是真的,也就是说,她一定和神法老板,对此暗中议论过自己。

比如“花姑娘”戏称田螺和神法老板居然同出一辙

三个字不少不多,甚至于连说话语气都基本一样,正是有力的佐证。这个,倒和三闺一起得出的判断相吻合。

可既或如此又能怎样?神法和爱狼者仍占着主动,对自己构成了真正的威胁。现在想来,只恐怕自己连辞职也不行了。

花蕊虽然不太懂法可事情是明摆着的

Madeline副总一天不找回,自己就有嫌疑,得配合祝队直到白相大白才行。如果强行辞职,离职甚至不辞而别,祝队就会直接找到桃花小区,甚到找到老爸老妈家里,那样麻烦就大了,也对自己更不利。

“你们常在一起,议论我,”花蕊突然问到:“对吧”田螺猝不及防,立即涨红了脸蛋,可又镇静的将话答话,以假代真:“是呀,平时工作一忙完,我们几个就天上地下嘻嘻哈哈的,女孩子嘛。”

花蕊冷笑笑无力的挺挺腰

“谢谢你的美素佳儿,我现在呢,只想把Madeline副总找回,然后把自己嫁掉,结束单身。”田螺就一拍她肩膀:“瞧,这不想到一块儿去了?后一个慢点,我先问问,你的朋友是不是到邱伟的小店看了来?”

花蕊摇头,她不相信对方,决定不让她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真没有”“什么意思”“昨晚回去,我听我妈说,邱伟向她打听,现在请个装修师傅多久钱?”

花蕊立即明白了可仍莫名的摇头

“即或有人到他店里,也会是借着买东东,哪可能让他发觉?更何况,他那个屁大点儿小店,哪像个犯罪场地?怀疑只是怀疑罢了,没有铁的证据,拿不上桌面的。”

这么一说,田螺直眨巴着眼睛:“是这个理儿,是只能是怀疑呢,他那个小店,我看就是想犯罪,也没有地点时间啊。可是怪了,邱伟一向懒洋洋的,除了看到年轻姑娘精神焕发,嘻皮笑脸,对什么都没多大的兴趣。现在居然想重新装修店子啦?我想,如果不是受了什么惊动,何故如此?”

这最后一句

猛然提醒了花蕊

得迅速提醒朴华李娜,别再到邱伟店子转悠了,弄不好真如朴华所说,打草惊蛇,弄巧成拙。当然,如果那四季便利店,就是犯罪现场。

可是,如果这一切都只是臆测设想,根本就与邱伟无半毛关系呢?田螺何其鬼精?见对方忽儿神情开朗,忽儿又沉吟不语,眼神中还闪过一丝不安,早猜到几分。

因此得意的鼻子哼哼

“花,花蕊,我田螺还够朋友吧?希望你也这样。”花蕊不由得轻轻点点头。“好,我们接着说第二个,”田螺高兴的又拍拍花蕊的肩膀:“这,你可得注意听了,还要记着,咳咳,是这样的。”

花蕊的手机,响了起来。花蕊对田螺点点头,拎起凑向自己耳朵:“你好,我是花,嗯,妈呀?”董事长的嗓音很大,一边的田螺也听得清清楚楚。

“死丫头,你还记得我这个妈?我以为你早忘记了呢,你现在哪儿?在作什么?”

花蕊一一如实回答

“桃花小区是什么鬼东东,家里没房让你折腾?什么美国跨国公司,什么总秘?这么大个服装城,还不够你蹦达?真是家懒外勤,吃里扒外。”

大约是三个多月没听到宝贝女儿的声音,董事长老妈激动得连吼带嘲讽的,大约还在那边手舞足蹈,直听得花蕊脸蛋红一阵,白一阵,狠狠的撅着嘴巴。

有几次花蕊被老妈训得又狼狈又气恼,想插话反驳,都给田螺轻轻按住。

“最后一个事儿,今年己过了大半,我看,你那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对吧?”“什么事儿”花蕊再也忍不住了,明知故问,借题发挥:“你别替我瞎操心了,行不?今年己过了大半,可还有明年,明年过了还有后年。以此类推,你还活不活啊?”

老妈气得在那边拍了桌子

“你个死丫头,真是气死我呀?好了,第一,今晚在租赁房等着,我和你爸要过来看看。第二,立即炒掉你那个什么跨国公司,回服装城来帮忙,不回来你就会知道,什么是家教?第三,立即给我解决婚姻大事儿。哎,我看你现在是,单来单去的单出了浓厚兴趣。个人在外逍遥了这么久,也该回头了。我家可没本事和本钱,让你在外由着小性子玩单身的。”

嗒手机关了,花蕊气得直跺脚。

田螺抱着她肩膀,劝了好一歇。看她平静些了,便一伸手:“瞧,怎么样?”但见,她5.5的苹果7S手机屏幕上,一位英俊的军人,正对自己微笑。

军人国字脸,剑眉,黑眼睛,有一股聪慧又凛然的气势。“什么意思”花蕊推开她的手:“这又是谁”“这就是我前天给你说的话”田螺自得而陶醉的看着军人相片,眉梢上都是笑靥:“说实在的,我真还有些舍不得耶!”

花蕊猛然想起前天田螺所说的“给你介绍个优质客源”,原来就是这军人?

一拍自己脑门:“想起来了,你是说过什么优质客源,就是他?”“对呀”田螺很高兴:“瞧这脸孔,这嘴唇,这气势,男人嘛,就该如此。”

不想花蕊公开表态

“我可不想找什么军人的,田大螺,找军人与单身有什么区别?”瘪瘪嘴巴:“单身是自由加潇洒的痛苦,军人是寂寥加无望的单身。你喜欢,干吗推给我?自个儿留着吧。”

“花蕊姑娘,这你就错啦。”田螺不生气,反而愉悦兴奋:“听我给你讲了,再拒绝不迟。”结果,田螺讲完,花蕊还真一时无语。

此军人非彼军人,某战区军校高材生,正随着导师从事无人机方面的研究工作。更重要的是,曾经进入过全国某届国际男模挑选赛前十名的他,其父竟然是一个开国中将,有着一个全国人民都熟悉的名字——某某。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