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仓皇的向日葵
作者:陆健  发布日期:2019-11-01 16:52:48  浏览次数:59
分享到:

            阿尔,你总有什么地方不对
            阿尔,你这从不鸣响的钟
            我,一个走投无路的人
            来包围你
            你幽幽的景色排挞了这么久
            是不是想把我捆绑
  
            阿尔,你这世界上最大的可疑
            我的红胡子插进你的
            虚无里。我的常识何在
            我往东边张望,你的奇迹
            在西,我往左面转身
            你在右面袒露你的隐秘
            我在你的无声中昏倒
            我的内在是一片空白

            我这个一无所有的人一无所用
            被有和无抓住了两手
            像洋葱头一样裂开
            它的翼衣,阿尔
            你这个对着太阳撒尿的
            孩子,如同圣哲
  
            我的疼痛无边涌荡
            天才是人类的疾病
            我不是天才
            我这被解剖和透视
            揍得鼻青脸肿的家伙
            一直在别人活剩下的生活
            里活着,你的炎热就升起荼毒
  
            像博里纳日矿工的愤怒
            他们的不恭才是对我的信任
            我什么事情也做不好
            阿尔你灿烂的阳光就像耳光
  
            被打得晕头转向的人
            上帝也无能为力的人
            我嗫嚅着,我不正常
            天下到处是会动的和
            不会动的垃圾
            饥饿围困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这种感觉只有在西恩身上
            才曾经有过,我撕碎自己
            在她的高峰中宣告自由
            是饥饿重新缝合我
            被切开的房子,阿尔
            我那时不知道有一块危险
            的蛋糕是你。还有我暗暗
            否认的对布鲁各的情感

            我像被人间抓了兵差
            打不过战争又杀不死自己
            像被水泡胀的干渴的骆驼
            背着一匹马跟在队伍后面
            对父母感到莫名其妙
  
            阿尔你烧我,石头惊叫
            烧我这火焰中的冰冷
            你隆起的腹部,把我的心
            摆在比双眸更高的位置
            仿佛一个罪犯,他的
            流放地恰恰是他的家园

            阿尔我不敢问你
            世上要是没有绘画该怎么办
            米勒老爹他会把时间砸烂
            绘画,那对反映论的惶恐
            天才是人类的醒着的伤口
  
            阿尔,你这令人难以接受
            的妖艳,不是病入膏肓者他不敢来
            就像一束火焰不敢向
            周围的火焰呼救,众多的火苗
            像一群婴儿手拉着手儿欢跳歌唱
  
            阿尔,我把我的皮肤铺在
            地上,才能休息一会儿,阿尔
  
            上帝也无法阻止你的燃烧
            除了食物下面的火
            全都烧着,黑夜的灰烬过去
            火焰就把你再烧一遍
            流水慌忙如不成熟的阴谋
  
            向日葵炽燃,鸢尾花号啕
            草和天空和布道台烧焦
            远在异乡的
            削土豆的女人金光闪闪
            克里斯廷像一尊对拯救绝望的神

            你一把揪住我的画笔
            把我在头顶摇转抛向深渊
            山坡的路比仇恨更浓烈
            的爱深入记忆的实质里去
            野兽们悬空,似智者的意淫
  
            我这个永远没有床铺的无赖
            我这靠乞讨别人的影子
            度日的人,被怜悯追杀
            不知道有没有明日
            比死亡更教人不敢睡眠
  
            艺术家是群没有用的人
            艺术家是等待称赞与荣誉的人
            在褒贬中想着亵衣外裤
            这是个无法谈论的题目
            而正常的人们是疯子
  
            阿尔啊,让我什么都别想
            我因吞饮了太多的阳光而
            受苦,你太慷慨了
            就不要再赐予让我把自己
            找到。 如果我能变作一千条蛇
            我就爬满你的路途,如果
            我是个强盗我就永远不老
            如果我和你一样宽大
            我就毁灭在色彩中了
            说古老的欧洲是平庸的欧洲
  
            一千根钢针扎我的头颅
            一万只蜜蜂朝花心倾泻精髓
            修道院旁的花心
            修女们也是有着臀部的
            河流撕开了它的假面
            炉灶着火,修女着火
            一切真实的苍白和清寂着火
            我仆倒在垄沟
            庄稼草木狂走不休
            像饥饿在速度中饕餮奔跑
  
            饥饿,悬挂在我对面的
            一根肠子,饥饿
            你这全世界吃得最肥胖的家伙
            你这造就了穷人、帝王、使徒
            的爪子,呻吟也是你的觊觎之物
            仍然猛悍如贪婪
            在离我太近的地方放射光彩
            十二色的火焰,我对你
            就像杯子对苦艾酒那么熟悉
            你对我就像大片乌鸦压向
            一小块麦田
  
            我哭泣过,但眼泪似
            破靴子那样遮不住冻伤
            的双脚,阿尔,你激流四窜
            我已是火热一团
            我像一支不整齐的军队
            开进你的村庄,我像恶贼
            要抢回原来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棕色的须发缭乱
            在世人的道德里是魔鬼
            我绘画,用夺来的笔赊来的生命
            我没有明天我甚至听到了
            致命的喘息。星星旋转着
            成为比它自身大许多倍
            的实在。粘稠的夜诡异
            黑暗被阿尔的太阳
            砍伐了一层又长出一层
            在我的向日葵上磨亮牙齿
            在我的向日葵的花盘
            和花瓣上嚣张
            在我的向日葵的花蕊
            上爆裂,把自己灼伤
            把自己的碎片扬起
  
            上帝是什么?谁也说不清
            他自己又从来晦莫如深
            上帝,如果没有上帝
            我们上升的灵魂早就被
            天空驳回。上帝如果是
            精神的,那么谁有幸见过
            他可是
            松柏,面包圈和我的向日葵
            也许在一声炸响那最后的
            宣判中我才能见到自己
            我的手作画我的眼作画
            色调死在它自己的固执里
            我的血液在阿尔的阳光中
            见到线条和力量了
            它的悲哀再不是摹仿的悲哀
            受到生存怎样的逼拷
            人才能讲出自己的故事

            它们彼此呼吸势均力敌
            生生灭灭明抢暗予,躁动
            和宁静让华冠和成功
            高攀不上它的错误
            我要收拾起自己像农人抢收庄稼

            一个人最大的失败
            是承认自己的失败。命运
            你无法拒绝我对你的袭击
            阿尔,把我的耳朵割下给你
            把我的听觉摘下给你
            我的眼睛咆哮
            我的心把太阳咬掉一口
            我的向日葵寒冷得发抖
            在自己的燃烧中吞噬自己
            它众多的手惶惶舞蹈
            四散奔逃。它溃败,它凝重
            向人群碾轧过去
            它的光喷出穿透崇高的咒语
            它覆灭了钱财和威仪和
            保养得很好的时代
            是我自制的一剂永劫不复的毒药
            它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 
1991年8月,郑州(刊载于1995年3期《十月》杂志,获该年度“十月文学奖”)


上一篇:泰山与日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