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36) 读书、串联还是浮躁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9-10-20 12:31:43  浏览次数:117
分享到:

说实话,我去上大学纯粹是屎克郎上马路,冒充小汽车儿!整个一个烂竿充数!原来上学只上到初中一年级,刚学有理数加减法,突然学校接到通知,学生可以大窜连。 于是我们几个坏小子有马二,白玉省、董继生、许永来,我们都是一个班的,到家跟爷爷奶奶一说,大人们都支持,奶奶说:“咱们家儿那有钱那!”看见奶奶无可奈何的样子,我说:“老师说了,国家给钱!”

我、马二头、永来、白玉省,董继生,李国生,我们七个人,从唐山出发,迈上了步行天津的征程,沿着通往天津的公路,路上一会过一台拖拉机,一会儿过一辆大汽车,马路两边的水渠弯弯绕绕,一只只小青蜓,小蝴蝶自由自在的飞翔,不到一小时,每个人都汗流夹背。 “到天津我先睡它两天大觉!”永来的鼻涕都要流出来了,他吸了两下儿,两个鼻孔下由于长年累月流鼻涕,己出现两条红沟儿!

别看开始步行串联去天津大伙决心挺大,真走起路来一个儿一个儿有点见傻!白玉省说:“等会儿再来汽车我就横躺在马路中间,等他停下来,大家一齐上车,让开车师傅把我们拉到天津!”

“我奶奶说不让我去!小孩子东家的走那么远,还不累坏喽!⋯”永来奶奶不让他来,我是在场亲耳听见的。那个马二头边“愣格儿愣的”哼哼小曲,边拾起路边的石头片往路边的水沟里打水飘儿!石片扔出去在水面上漂浮着划一条充满水花飞溅的花环,直奔远处刺去!

我是边走边小跑,双腿时而跑步时而跑成一二一,望远处一望无际的庄稼地!和热辣辣的太阳!我们几个小将全部都汗流满面!“我操!脚下长了个大水泡!”董继生个子大,又是笨手笨脚!別看他人看起来有点蠢和笨,心眼儿多,花花肠子多,偏偏又长了个斜愣眼儿,眼珠儿一转一个心眼儿。大家都叫他智多星大军师!这个老家伙后来不知道怎么当上了村里的大队书记了!是啊,人不可貌相 ,海水不可斗量!那个不吭不哈的李国生,非常有心劲儿,总是那个样子,“不吭不哈”,打起架来,又狠又不要命!

有一次村里的小斜眼儿马得乙,总跟李国生招备,李国生真急了,手里攥着一把打鸟用的敲头往马得乙的脑袋瓜子上拼命打,打得马得乙,连哭在嚎,连在卷!“你小子咋这么狠那!往死里打呀?!”李国生呢,一副小瘦脸儿此时看来更瘦了,嘴角儿上方气的紫青,微微的发颤!

有一次村里的小斜眼儿马得乙,总跟李国生招备,李国生真急了,手里攥着一把打鸟用的敲头往马得乙的脑袋瓜子上拼命打,打得马得乙,连哭在嚎,连骂在卷!“你小子咋这么狠那!往死里打呀?!”李国生呢,一副小瘦脸儿此时看来更瘦了,嘴角儿上方气的紫青,微微的发颤!

从那次李国生打了马得乙之后,李国生能打架,打起架来又毒又狠,在前常未庄子出名了!从早上到下午四点多钟,这个大串联可真够大伙受的,个个汗流加倍,长吁短叹!正在我们千没折万无法的情况下,我一回头,沿着电道飞驰来一辆大解放汽车,我们几个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站在公路中央,伸开双臂,这个大解放车只得停下,“你们这是找死啊!?”“叔叔,把我们几个拉天津去好吗?我们几个去串联,实在走不动了⋯,”那开车的一挥手,示意是上去吧!就这样,我们到了天津!

到大学上了半年多课,还在混日子的我,一天到晚让那些个物理化学,岩石化学,微积分和矿物学古生物学搞的头晕眼花,真是受罪了!五月份学校安排到邢台武安县三家煤矿实习,我们住在围墙围起来的一个大宿舍,那一天,我去院外不远处一个小学校门囗一个信箱,把一封信投了进去!

可是,过了两个星期,还不见回音!这一天正是我的生日,由于此时的我处在百感交集之中,我再也忍不住了,感情的大海决堤了,我的思海严重失衡了。我大口大口的喝着衡水老白干!把自己灌醉,深陷麻木之中!

整个院落都深深地沉浸在我生日酒宴的氛围中!班上一起来实习的同学们,一时不知所措,老许今天怎么了?怎么会这样神精错乱!张有生,侯连文,金铮,还有班长洋河,一时间都成了丈二的和尚⋯。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我再极度诿曲下,边哽噎着边向同学们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