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44章 醉风频吹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10-10 20:30:55  浏览次数:45
分享到:

你现在图清静,居然要我一个人承担?承担什么,承担是我拿到真迹后掉了包,这怎么可能?冷刚实在不想说话。

他瞟瞟一脸霉气的茹鹃和克服,有些痛苦的摇摇头,站起来准备离开。

这时,达股抬起右手对他压压,示意坐下。

然后让茹鹃小香和克服先走。待三人走后,对冷刚拉拉凳子:“即然这样,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什么交易?”

冷刚叉开双腿,挺起腰杆。

他觉得这种姿势坐起舒适一点。

“唉达股,你也知道这事儿我无能为力,我何尝不想早点完结和澄清?”“关键问题在谢股身上!”达股一语点破,眼睛发亮:“你到他家去过吧?”

“去过!”

“你看他生活很困难吗?”

“这我就不了解了,去他家是聊天玩儿,谁安了心去注意这些,监视人家吗?”冷刚查觉了达股的用心,有些气恼的回答:“你到底要说什么?”

达股笑笑,冷刚的反映早在自己意料之中。

是的,以冷刚现在的处境,是不好说话和回答。

作为谢股的下级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他挣不破这张无形的网。就像茹鹃和小香,也曾和自己离心离德,南辕北辙,可工作上的利害关系,让二女孩子最终认输,哪怕只是表面的认输和谦恭。

所以,他本来也没打算一说冷刚就开窍。

就真是希望按自己的想象,迅速了结这件事儿。

“冷刚,你是聪明人,一点就通。其实,你我都明白,真迹,是被狡猾贪婪的曲老儿私下侵吞了。然后贼喊捉贼,倒裁赃在你们三人身上;

人家有意混淆黑白,让大家陷入争吵不休,相互怀疑和指责的沼泽。当然,最好打起来,打得头破血流,下不了台最好。”

达股笑笑,慢腾腾的蠕动着嘴巴。

“我猜,这就是曲老头儿精心策划的阴谋。

其实,这事很简单,谢股将此事儿向公安机关一举报,不就完了?曲老儿再狡猾,也滑不过公安机关吧?所以,一定是谢股在其中拖着。”

冷刚不由得点点头。

因为,他也是这样想的,达股分析得对!

“你一定感到奇怪,即便谢股在其中拦着,对方老太太和那个学生也能向公安机关举报啊,为什么至今没行动?”

“是啊,为什么一直闷着?”

冷刚脱口而出。他也曾这样纳闷。

即便我不好说无所作为,可对方老太太和学生该着急吧?

他们完全可以甩开公司,也就是说甩开谢股,直接向公安机关举报呵。“那就只有一个回答,”达股的手指头在桌上叩叩。

然后肯定的说:“有人给他们打了包票,一定能追回真迹。不过不能报案,如果报案,能否物归原主就不敢打包票了。

所以,老太太为了祖传八代的传家宝,安然无恙的重新回到自己手里,采取了忍耐和等待。”

冷刚完全明白了,点点头。

他忽然觉得,这个达股真还有些名名堂,想问题深和远。也许,这就是年龄和处世之间的差距?

达股站起来,抿着嘴巴,双手背在后面,像个运筹帷幄的大将军,在办公室慢腾腾的踱着:“我最近看到了张黑名单,不,确切的说,是我父亲的朋友看到的。

在二人无意中闲聊时。被我偷听见,这其中涉及到你本人。”

停步,面朝冷刚。

“你如果能私下说动谢股,让他早日了结此事,我就透露给你。”,冷刚睁大了眼睛:名单,还涉及到我,达股这是在放烟幕弹,欲擒故纵吧?

我冷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居然还会上什么黑名单?

“好,我看你真是不懂。那你回去给谢股讲,他保险一听就明白。到此为至吧,再见!”“咽,再见!”

冷刚回到学校时,时间还早。

一片秋光中,拿着课本的欣然正站在石莲花夹道旁说着什么,三个小学生恭恭敬敬的站在她面前。

远远的瞟见了冷刚,欣然便朝他招招手。

冷刚则毫无热情,慢腾腾的走过去。

“什么事儿?”“你明天一定要把媛媛的家长请来。”,一张满是泪花的小脸扭过来,瞧瞧冷刚抽咽一下,又扭过去。

“嗯?”

当着小媛媛,冷刚不好多问。

不过,他知道一准又是学习成绩跟不上的缘故。要说这个小媛媛,刚开始那几个月表现还不错。可是进入新学期后,越来越不像话了。

一个小女孩儿,长得也文静清秀,可却像患了好症的小男生一样上课坐不住。

不是偷偷讲话,就是玩弄东西,注意力越来越不集中。

如此,学习成绩自然连连下滑。作为莲花校小教组长的欣然,虽然因为分房问题牢骚满腹,可老师固有的工作习惯和至高无上荣誉感还在。

小媛媛的一天天落后,早就让她忍无可忍。

多次催逼着冷刚请媛媛的家长来。冷刚则次次劝阻,尽量打消老婆愚蠢的作法。

最后。欣然也同意:如此的二房私生子,确实不便让家长出面;也同意冷刚的担心,让张书记到学校来当面接受老师的训斥,只能对自己有害无利。

小俩口经过认真嗟商,决定让小媛媛转班。

这样,只要小媛媛仍在莲花校读书,他张书记就无话可说,无刺可挑。

然而,小媛媛在三年级转了一大圈儿,居然没有一个老师愿意接手。比如,三.三班班主任任悦老师,当面拒绝

“欣组长,就我们姐妹间的关系而言,我接收责无旁贷。可你也知道,浦校长上个月才转来几个留级生,让我伤透了脑筋,现在,又,唉!”

三.五班班主任资琴老师,更是横竖不答应。

“欣组长,不是我不答应,实在是我能力有限。我们是好姐妹哦,请你替我想想哟。”

连自认为是姐妹伙的二芳邻都尚且如此,其它各班老师可想而之。最后,欣然除了把冷刚大骂一顿,别无他法,只得继续让媛媛留了下来。

可是,接踵而至的事情更令欣然烦恼。

转了一大圈子仍回到原班的小媛媛,开始了自卑。

陷入了越自卑越调皮,越调皮越自卑,一批评就伤心流泪,痛苦不堪的怪圈儿。这不但让老婆束手无策,也更让冷刚左右为难。

离放寒假不过只有区区二个月了。

尽管欣然一再提醒和说服教育,可小媛媛上课依是如此。

今下午最后一节课时更甚,趁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时,小媛媛居然越过同桌,去打另一张桌子的男生。

那个小男生岂可甘休?

也一把揪住小媛媛就打……

不待冷刚再说,又累又烦的欣然,对着三个小倒霉蛋,又开始了训斥:“你是个女孩儿,女孩儿没女孩儿样,居然连男生也敢打?说,错了没有?”

小媛媛抽泣着低声回答,

“鸣,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也不敢了。鸣!”

“下次下次,你说了多少回下次?屡教不改,成老油条啦。不行,这次非请你家长来不行。还有你,人家是女孩儿,打你一下又何妨,你让让不就得啦?”

小男生则搭拉着脑袋瓜子,咕嘟咕噜的。

“我又没惹她,她上课打我都好几次了。”……

冷刚转身朝十三平方走,走到院坝前时忍不住停步,仰看着耸入云间的新大楼。经过浦校长等校领导的好一番努力,规划局总算同意了维持原九层楼的设计施工方案。

新楼建在原教师住宅区的坡上。

从院坝里仰望上去,好似无形中增加了几层楼,越愈显得威风凛凛,高大亮丽。

“傻瞅个什么?”是水刚,斜背着个军用大挎包,双手叉腰:“瞅得心痒痒,欲罢不能,伤神!”,冷刚瞧瞧他,没搭理儿。

自去年秋天,这家伙突然像得到了神明保佐,一下全变了。

一直跑单干的水刚,居然就抛弃了初衷,进了区税务局,周武正王的当起了税管员。

也和自己一样,成了早出晚归的公事人儿。税管员是作什么的,是个什么级别的官儿?冷刚不清楚,暗地下问吴刚,也不明白。

自此,二刚觉得水刚比以前更忙了,也更神气了。

并且,说话的嗓门儿也高了。

从前根本就没听他说过的“知道吗?这是国家的需要。”,频繁出现,成了他的口头禅。纳闷了好几个月的二刚。最近才弄明白。

税管员,就是专门负责对辖区内各单位,依法缴纳国家税费等方面进行催收。

是一个属于代表国家,进行监督,指导和处罚的肥差活儿。

难怪现在这厮,来不来就是“知道吗?这是国家的需要。”了?据说,税管员需要大专学历和正规专业税务学校毕业。

可是,深知其老底的二刚却感到了迷惑不解。

这二条水刚都不占啊!

他妈的,这家伙怎么突然时来运转,气势如虹啦?“吴刚还没回来?”水刚理理自己的背包带:“今晚上说话再不中听,莫怪我水刚不客气了。”

冷刚不以为然瘪瘪嘴巴。

昨晚上呢,在居中的水刚家那十三平方,六人三对儿分散在床上和桌前。

要说这十三平方也实在太小了,平时小俩口尚且有拥挤感,一下多出来二对四人,当然不是拥挤,而是叫闷罐头啦。

可是,大家又只能到这儿闷罐头。

冷刚家在右,直对着院坝口,坡上坡下的老师和家属进进出出,可以瞅个一清二楚。

缘故就在于这砖墙不关音,要是大家讨论到激动处提高了嗓门儿,让外人听见了怎么办?在此敏感警惕期,还是收敛小心些好。

吴刚家在左面,一墙之隔就是进去直上二楼的走廊口。

楼上的老师和家属进进出出,难免不偷听到一点争论内容,也不行。

所以,水刚家成了最佳选地。挤?好办好办。在吴刚提议下,三刚将各自的皮鞋一踢,一跃,到了大床上,呈三角型盘腿而坐。

三女老师呢,则围坐在窗口。

拉着半掩的窗帘,相互拉着揪着彼此的衣角或手指头,亲切友好地不时凑在一起悄悄儿的咕嘟咕噜。与床上正襟围坐,各自盘算着心思的三刚,成鲜明对比。

吴刚一屁股恰好坐在资琴深爱的大红绸缎被中间。

慌得水刚把他一掀。

“挪挪挪,挪挪挪,快挪挪!”,吴刚没回过神,纹丝不动,倒纳闷的瞅瞅水刚:“你么喝猪儿啊,挪挪挪挪的?”

“是啊,挪挪挪!挪挪挪!么喝猪儿,知道吗?这是国家需要!”

水刚大笑,索性装糊涂。

还是任悦喝道:“我看你真像是猪!死不开窍,你看你坐在什么上面了?”,吴刚低头一瞅,哎呀一下挪开了屁股。

于是,在有意扭暗的台灯光里,众人开始了运筹帷幄。

可商量来商量去,仍然一筹莫展。

除了那条“以前浦校长作了承诺和保证的,莲花校不能过河折桥,卸磨杀驴!”,稍稍有点可用性和力度外,其余的都不过和众多老师一样,是满腹牢骚和个人之见罢啦。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