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41章 黄道吉日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9-15 10:43:44  浏览次数:124
分享到:

然后回头。

那漂亮女秘书拉上门。

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春钱刚想一屁股坐下,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站着站着,没礼貌,真没礼貌!”吓得他浑身一机灵,赶快挺直身子,四下瞅瞅。

啊哈!

屋角落的天花板下。

一个锃亮的铝合金架上。

站着只羽毛鲜艳的鹦鹉,亮晶晶的眼睛正骨碌碌的转着盯住他。

春钱玩心顿起,冲它召召手:“哈罗!你好!”鹦鹉锦毛披散的颈项动动:“你好!”“我叫春钱,你呢?”

没声。

“我叫鹦鹉。

你叫什么?”

仍然没声。

“哎问你呢,你叫什么?”“讨厌!哼,讨厌!”爪子移移,拴链哗哗直响,宛若女童的脆声,简直令春钱乐不可支。

他明白了;

这是一只训练有素的鹦鹉。

除固定词儿外。

不会理会客人的任何挑逗。

于是就站着随手一抓,抓起遥控器一挥,嗒……一歇轻响,一大块幕布徐徐从天花板降下,待降到正中自动停住,然后,又是嗒……

彩光从吊在天花板下面的放影器射出。

屏幕一闪“×××股份有限公司企业文化简介!”开始了自动放映。

看了好半天。

春钱总算弄懂了。

和刚才证照上的营业范围一样,春缘这公司除了金融和国家限制性商品,大到汽车轮船,小到别针线头,只要能赚钱,什么都做。

他想。

看这三层楼办公室连天挺热闹的。

怕是挺赚钱的吧?

做生意,春钱是外行,也不太感兴趣。

可他也清楚,并不是做什么都能赚钱的。现在的老板,都嚷嚷着竞争大,生意难做,春缘敢开这么大一个股份有限公司,就一定有赚钱的门道。

要不。

这么三层楼和一大帮子人的。

他怎么养得起?

屏幕上的企业文化简介,循环播放着,悦耳的画面,铿锵的解说和优美的音乐,不断冲击着春钱的视觉与听觉。

让春钱越来越恍惚感觉。

自己己置身于这斗志昂扬的企业团队。

朝着理想的目标胜利迈进……

吧嗒!

房门轻轻一响,听觉敏锐的春钱迅速回头,女秘书正微笑着拉开彩壳冰箱。“美女,请给我一杯!”鹦鹉扑闪着翅膀,快乐的移动,飞起又落下。

“美女!

我要放了糖的哟!”

哈!

春钱忍不住笑出声。

瞟瞟那女秘走近鹦鹉,杏眼圆睁,嗔怪地轻喝到:“闭嘴,真没礼貌。”那可爱的小精灵,就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春钱收回眼光。

觉得就这样站着挺失身份。

就好像有本书上所说的那个刘佬佬。

于是,屁股一退坐了下来。

女秘书的声音,仿佛从天外飘来:“总稽查,请!”一小碟削得整整齐齐的苹果片,连同一支透明牙签,递在他眼前。

春钱倒是十分清醒。

摇头到。

“对不起,小姐,我不是什么总稽查。

请别乱喊。”

“董事长还在和俄罗斯客户洽谈,怕你一个人寂寥,特让我来陪陪你。”女秘答非所问,轻柔的看着他:“客随主便,尝片水果,是可以的吧?”

顿顿,又问到。

“总稽查。

我怎么觉得你特别怕女人?

是在家里被老婆管得太严厉了吗?”

“我说过,我不是,“”可我得这样称呼你,这是工作纪律。“女秘微笑着打断他:“想你也不会让我太为难?各为其主呢。”

春钱不吭声了。

他觉得一个有身份的人,就应该体谅别人的难处。

自己现在在对方眼里是有身份的人。

所以,保持这种良好心态,是一种愉悦的享受。

水果碟又递了过来,这次春钱拈片水果,放进了自己嘴里,嗯,味道很好,是最好的金元帅吧?只有金元帅苹果,才有这种微酸清甜的味儿。

每次到超市采购。

老伴儿总是这样叮嘱。

“一定要最好的金元帅。

补习生回后家长会问的,我们绝不能舍不得这点小钱。”

水果即尝,话茬儿也就打开了。春钱本就是个闲不住之人,在训练有素的女秘书面前,没用多少时间,就失掉了故作的清高和矜持,像平常一样轻松自如。

海阔天空。

想啥说啥。

从开车维修到江湖义气。

从自己家庭到亲家家里,最后,不知不觉重新回到了原有的主题。

“汪秘,”春钱问:“说到底,这总稽查是干什么的呢?”他己从女秘的自我介绍中,知道对方姓汪,单名一个芳,联起就是汪芳,顺口又押韵。

这让春钱先对她有了五分好感。

汪芳年轻漂亮。

肤呈棕色。

大腿修长。

被职业裙和棕色连体袜紧紧的裹着,微微向左歪屈着坐在他对面,如果注意的偷窥,可以窥见那天蓝色的裤衩边儿。

因此。

春钱感到她有些狐媚。

“顾名思义!

对全公司都有权进行监督稽查。”

汪芳答:“当然,一长(董事长)二会(董事会监事会)加一科(财务科)除外。”这让春钱心中一抖,乖乖,真是如此,那不比一个局安检组长还要威风?

“问题是别人都愿意?

现在不是讲以人为本和隐私权哟?”

汪芳惊奇的看着他。

“总稽查,我以为你只是敢于打破情面,不循私情呢,没想到你还懂得真多。”

春钱明白她的话,逐自嘲到:“只是一介勇夫?不,要与日俱进哟。”“是的是的,我们都要与时俱进,不断前进。”

汪芳笑靥可人。

频频点头。

“前几任总稽查。

唉!

怎么说呢?我只能说,董事长真有眼光。总稽查不只是要勇敢不怕事,还得懂点心理学,管理学和哲学,才能与这个职位的薪水待遇相匹配。”

春钱心里又是一动。

这可是关键中的关键。

总稽查嘛!

不可能只有二三千块钱吧?

嘴上却笑到:“汪秘,你这又是心理又是管理的,让我直犯迷糊哟。我一个老头子,哪懂得那么多?就知道忠诚老板,搞好工作。”

啪啪!

后面有人鼓掌。

同时。

鹦鹉大叫。

“热烈鼓掌,欢迎董事长!不董事要缩,董事才能长哦!”哈哈哈!春钱大笑,回头,春缘站在门口:“好!我要的就是你这二句话,汪部,你认为怎样?”

同时瞪瞪鹦鹉。

“无组织无纪律。

闭嘴。”

鹦鹉立即安安静静。

他再介绍到:“汪秘还是本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长,担负着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的资历审核。经她审核合格的干部,都是我公司的中流砥柱。”

汪芳含笑点头。

顾盼流涟。

“董事长,我只能说,这次您推荐的总稽查,是公司历年来素质最好和最成熟的。OK!我打了100分。”

“春缘!

你在说什么哟?”

春钱不满的干涉到。

“我说过,我只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退休老头儿,”

春缘笑:“且慢,你到不到任不要紧。可是,你有选择的权利,我也有选择的权利,对吧?”“当然,可是,”“那就行了!”

春缘又面对汪芳。

“俄罗斯方的定单己协商好。

你安排一下,明上午正式签定。

三点,捷克德尔公司的总经理要到,我先下去休息一下,你随后到。”“好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