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39章 环环相扣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9-01 11:59:42  浏览次数:108
分享到:

众人陡然感到了自己身上的压力。

老实说,当听到到点的邱候乖乖离退时,各路队的兄弟姐妹们,还为此欢呼雀跃,击掌而庆,奔走相告,直呼:“终于盼到这一天啦!”

可以这样的说。

这一年多的13个月。

是大家振聋发聩,舒畅宽心的400天。

想想吧。

把原来该缴提给运管处的格外收入,截留下来,让兄弟姐妹的腰包更鼓,胆气更壮,爱情更美好,生活更甜蜜,是多么让“穷人”们扬眉吐气和高兴万分的事儿啊?

当然。

钱多了。

也会出问题。

有的人拿了它在外赌博,输上加输,被债主追杀得屁滚尿流;有的人靠了它在外风流,学学狗日当官儿的养养小三,尝尝“家里红旗不倒,家外红旗飘飘!”的神仙味儿。

有的人呢?

靠了它让原本拘谨窥]迫的日子,起了变化。

也初步享受到了“改革开放的成果。”

总之,对于邱候的重执处印,大家除了愤怒,还是无助,反倒是“狗日当官的”未雨绸缪,提前作好了应对和铺垫。

由此看来。

大凡这天下当官的,好像是比当兵的脑袋瓜子灵活呢?

大家还是不开口。

毕竟,没有谁愿意把揣进自己腰包的钱,又掏出来。

听听邱候的话,越来越不中听;看看前处座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己有点咄咄逼人,威胁愤怒味道,各头儿暗暗交换下眼色,先自开始怯场。

也难怪他们不怯场。

作为几十年如一的国有企业,虽然在许多项形式上也随应潮流。

适应改革开放。

但其所有制并没变。

仍是在市政府的领导下,担负着民生维稳的重要交通运输任务。换句话说,就是靠局里的指令性安排与调度,决定着一干人的生死兴亡和荣辱幸福。

即然如此。

任何明里的抵抗和反叛,就都是那么的无用和可笑。

朋友,扼断了经济来源,你连半天也活不了。

还是乖乖儿的举手投降吧!

“邱处到底是邱处哦,换个人,我们让他干嚎去。”路队长先是把对方恭维起,然后作哀求状:“我们也知道局里的难处,这样吧,该缴的我们缴,只是这时间,请邱处考虑考虑。”

“你们是多久开始拒缴的?”

邱处宛若佛陀。

笑笑眯眯。

和蔼可亲。

“别跟我打埋伏,咱这儿可有本帐呢。”指指自己心坎,又指指对方心坎:“你也有,要不要咱们对对?”

“去年十一月份起。”

路队长苦着脸。

作臣服状。

“你老是谁呀?我敢打埋伏乱说,这帐一查不就清楚了?”

“嗯!”邱候轻轻点头,迅速在心里一盘算:小曾的帐本上是去年八月起,就没收入归零,如此,按路队长的说法,八,九,十,三个月各路队收缴的,就给这小子生生抹掉了。

再说直白点。

有120万左右的上缴费用。

在他手里莫明其妙蒸发了。

关于下面的各路队情况,邱候十分清楚。

这些表面上貌似各据一地,时不时还闹点意见,很少你来我往的竞争对手们,实际里却互通有无,你赶我追,在许多方面结成神圣药同盟,共同对付局里。

所以。

这路队是去年十一月份起就停止上缴费用。

那么。

其他的二十多个路队,必然会揭竿而起,奋勇响应。因此,以这处十一月份作概论计算整个路队的拒交时间,一定没错。

小陶和菇主进来了。

路队党支部书记书记和工会主席,以主人身份迎上去。

把二人引到这边坐下。

谈笑风生,相互打趣,又是请示又是汇报,再加上路队新闻街坊糗事儿的,逗得局办主任和卫生员,不断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气氛和睦美好。

邱处不由得发出佩服的感叹。

生活让这些基层官儿变得聪明。

待人接物如鱼戏水。

今天要不是自己亲自出马,何以能逼动这些真正的对手?

路队长摊开了双手:“邱处,我是一直敬慕和相信你的,换了任何人,我呸!让他呆着玩儿去。”虽然明知道对方是恭维,是借此在对一肩挑和小曾表示轻蔑,可听着心里就是舒服。

邱候不能不报以回笑。

“我也一直说×队是条汉子。

豪爽义气。

现在仍然这样认为。”

抱起了自己双拳:“多谢支持!这工作呢,就是相互支持,互相提携,玩独行侠是不行的,是要碰壁的。我听出你话中有话,请明说。”

路队长大指姆一伸。

“痛快!

那我就不客气了。

要说路队也确有困难,请邱处是否可以考虑再顺延一个月?”

邱候眼睛一闪,盯住对方:“你的意思是?”“二月份马上就要过了,是否可以从三月份开始上缴?三月份。”

路队长有些吃力的说完。

紧巴巴的也盯住对方。

很明显。

老家伙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挟局本部和运管处处座之威,带着局办主任和局卫生员,是志在心得要钱来啦。现在,能延一月算一月,也算是对路队的兄弟姐妹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点好事儿吧。

邱候到底是老狐狸!

立即从对方的请求中嗅出了重要商机。

好呵!

我原是准备了二个月的缓冲期。

现在看来自己真是料事如神,绰绰有余呢。哼哼,邱候,这运管处离了你还真是不行,你哪该擅离江湖,离退休息啊?

他举起了一根手指头。

“你是说延一个月再上缴?

为路队再争一点儿福利?”

路队长有些心虚的点点头。

暗想我就打了个马虎眼儿,谁想给这老头儿瞧出来了?邱老头儿厉害着呢。邱老头儿闭眼作沉思默想状,然后,淡然的问到。

“如果你能发挥你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让其他路队知道我们今天的谈话和你的表率。

我可以为你特地再延一个月。

你办得到吗?”

路队长何其敏感?再一听到自己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有些飘飘然,悠悠然了:“办得到!可要你的配合。你老是谁啊?大老板啊!市局谁不怕啊?”

邱候故作讶状。

“你自己不行么?

干嘛非要我的配合?

平时里你们这些封疆大吏,可无话不谈,夜夜把盏的。”

“咳!唉,毕竟你是局运管处处长呵!我们这些基层小头目,相互通通,互相窜窜,半真半假骂骂娘是可以的,可要动真格,谁会听我的呀?”

路队长无可奈何的搔搔自己头皮。

那白白薄薄的头皮屑。

便雪片般飞舞。

让喜爱整洁的邱候,大倒胃口。

“停了停了,下雪啦?这么严重?用点欧莱雅清润葡萄精华素没有哇?”路队长停下了双手:“欧莱雅清润葡萄精华素?什么玩意儿?”

“医治皮肤干燥么。

市场有卖。

160元一瓶。

用法很简单,拧开,倒在手上揉揉,抹到皮肤上就是。”

被皮肤干燥症,弄得焦虑不安的路队长,瞪起了眼睛:“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邱候顺话搭话:“我的皮肤比你还要干燥,头皮痒时,一搔便是夏天下大雪。

用了这后。

减轻了许多。”

“哦!

不过欧莱雅清润葡萄精华素,听着就有些娘儿兮兮的,是很香的吧?”

“薄荷清香型,微微有一点。”邱候推心置腹的指引到:“咱干的是国家事,不能让咱自掏腰包,你有医保卡是不?”

队长点头。

“有呢!

可从没动过!

医院那门有事无事往里跨作什么?”

“对了,拿到那些可以对医保定点刷卡药房,刷它买它就行,不用你掏一分钱。”路队长大笑:“莫逗了邱处,你那精华素到底是药还是化妆品?人家药房乍会有?”

邱候拍拍他膝盖。

“老弟。

你孤陋寡闻啦。

如今的药房,不但可以买药。

还可以买米买菜买油,保健品牙膏牙刷红枣麦片什么的。不信?不信你去试试么。”路队长很高兴,虽然平时也听大家说过,但毕竟是兄弟姐妹凑堆儿吹牛侃大山。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