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39章 环环相扣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09-01 11:58:57  浏览次数:105
分享到:

下午二点。

邱候坐进了那辆锃亮的帕萨特。

让他意外和高兴的是,小陶姑娘坐在菇主身边。

二个差不一样大的女孩儿,十指相扣,正说着悄悄话呢。

菇主指指前面的副驾驶员座,吃吃吃的笑到:“领导坐前面,为咱们拦雨遮风,邱处,上啊!”那驾驶员早热情的推开了车门。

笑容可掬的招呼到。

“老领导!

请进!

终于又可以在老领导的指挥下,朝着小康跑步前进了。”

邱候利落的一躬身,坐了进去,然后熟稔的拴上了安全带。先对驾驶员笑笑:“好!又共同战斗啦。共祝战斗的友谊万年长青!”

再扭头。

随意礼貌性的问到。

“小陶姑娘,下路队?”

小陶就拍拍膝上的小药箱。

“发药包呢,乍暖还寒时,最难将息。邱处,你的药包,给放在你的桌上了,看到没有呀?”“收了收了,那黄面面是什么药哦?瞧着就没胃口。”

“老领导。

你坐好了。”

嘎,帕萨特飞了出去。

邱候微微侧头。

“是药三分毒,平生我最恨吃药。”“参茸呢,菇主批的,哎邱处,你知道你那点黄面面,市场上要多少钱?”

“不知道!”

邱候摇头。

侧视着那驾驶员。

这驾驶员自己不认识,想是新近引进的吧?

不过,按照自己的经验,要普通小车驾驶员面前,谈论参茸不参茸的,好像不妙呢。小药包分档次发放,驾驶员就没有这参茸。

这有点像?

哎这有点像暴发户在穷人面前炫富呢。

菇主看出了他的担心。

起身捅捅他肩膀。

轻声到:“小车队都有呢,姚局做了改革。”“哦哦,市场上那要多少钱啊?”“不贵,就这一两参茸精磨粉,八百块。假冒伪劣的不算。”

小陶笑答。

“如果邱处嫌没胃口。

给我好了。

我胃口很好。”

菇主笑:“给我更好,我更有胃口。正愁自幼当兵,苦炼过甚,怕身体垮了呢。”“那算了,我还是自个儿留着吧。”

邱候看看外面。

愉快的回答。

“组织上的关怀啊!”

他明白,小陶姑娘这是借故下路队搭便车,实际是想和自己在一起。

想想这几天忙着了解情况,还真没正儿八经地和她说过话,邱候感到有些愧疚。帕萨特轻快的跑一歇,驾驶员又开了口。

“老领导哇。

大家都盼着你回来呢。

对不起!

这腰包早瘪啦,老婆闹离,你再不回来,就成了人民公敌了哦。”

“年轻人,以前我没看到过你,来了久啦?”邱候欠欠身子,他感觉到这小伙子驾驶技术不乍的,除了把车开得飞快,在这平坦的油化国道上,居然也有些颠颠簸簸。

颠得自己背脊骨,不太舒服。

“二个月!

哎老领导。

我的驾驶技术不好吗?”

邱候瞟瞟他。

倒挺敏感的嘛。

年轻人敏感是好事儿,特别是开车这一行。他想起了儿子,这几天迈腾提回来了,只怕是手痒痒的,天天自驾上下班吧?

邱浩呢。

平时间的反应倒是不错。

就是不知道上车后如何?

宁停三分,不抢一秒,查颜观色,遵章守纪,不敏感不行。

“还行!”“不行就是不行嘛。”小伙子突然笑起来,斜瞟瞟他:“当官儿的都爱讲假话,邱处,原来你也是这样呀?这样不好,这样叫虚伪。再下去,就叫阴险狡诈啦。”

邱候有些狼狈。

也有些温怒。

不是一直恭恭敬敬的在叫“老领导”吗?

说话怎么这样没分寸?的的,的!帕萨特突然大叫,原来又开始了堵车。

一行人终于赶到了十七路队,就是那个城乡结合部的十七路队。见邱候进了办公室,路队长,一个脸孔黑幽幽的中年汉子,不冷不热的迎了上来。

“欢迎欢迎!

欢迎邱处前来视察。”

路队其他的大小领导。

正在开会的司机等,都迎了上来。

大家围着邱候,七嘴八舌,不亦乐乎。邱候看看小陶和菇主,二女孩儿早和几个女司机,叽叽喳喳的凑到一起。

寒暄一歇。

路队长宣布到。

“今天的会就开到这儿。

书记和主席请留下,散会。”

路队队部,也就是一大间时下流行的活动房。天蓝色钢板墙和平面天花板,看起来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各种管理制度,进度表什么的,一应俱全,给人一种强烈的归属感。

靠里,安着对放的四张铁皮办公桌。

算是领导核心区域。

靠外呢。

摆着迭起的一大堆塑椅,开水桶,黑板,供平时开会和闲坐用。

因此,邱候只能和路队长,路队党支部书记和路队工会主席,围坐在四张铁皮办公桌前。小陶和菇主,这时跟着司机们出去了,队部一时显得空旷和安静。

对于局本部运管处这位铁腕人物的回归,各路队早己知道。

确切的说。

不仅知道。

而且早有准备。

因为在邱候手下战战兢兢了十五年,大家都明白此公重执处印,对自己是凶多吉少。不过,大家也稍稍会感到一点儿安慰。

邱候一向顾此也顾彼。

在利益分配上,也算有点良心。

至少不会像过去那个小曾,给你来个一搜而尽。

搜到最后,兄弟姐妹们坚壁清野,抵死不买帐,让他被邱处掀翻了不是?

所以说呀,顾大家,也要顾小家;碗里有,锅里也才有,你的事情才能办好。即便我自己吃点亏,也不会让你太为难。

可笑那小曾看起精明能干。

怎么就偏偏不懂得这个唯物辩证法呢?

现在,邱大处,说吧。

兄弟姐妹们都听着哩。

邱候自然知道,众官儿心里想着什么?因此故意沉吟沉吟,才缓缓道来。一番如情在理的苦口婆心,让众官儿紧绷着的脸孔上,隐隐约约有些笑靥,可大家就是沉默着,不开腔。

事情果真和事前讨论的一样。

邱处是催款来了。

催什么款儿?

就是过去与运管处达成的默契。

比如,违规罚款的减留;比如,各路队额外创收的提成;又比如,对各路队的管理费,指导费和什么的费用……

总之。

就是那种上不得书。

见不得报,登不了大雅之堂。

却在公司和基层各自的领域中,巧妙利用国家资源和社会资源,挣的工资外的格外收入。

切莫小看了这种工资外的收入,全市局二十几个路队汇聚起来,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全市局上万名干部员工,就是靠了它活得有滋有味,精神抖擞。

在改革开放的阳光大道上。

唱着歌儿。

快乐奔驰。

前面说了。

这种工资外的隐性收入,没有在交通行业浸泡上几十年的人,根本无从着手。即便你知道,也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钱,是好东西。

特别是在物质化的时代。

钱,给了人的一切。

因此,没有哪一个人,愿意把自己挣的钱,干净痛快的交出或分予。

这,就是小曾处长失败的全部原因。可那只是个靠着一肩挑的宠信和支持,拉大旗作虎皮的黄嘴小儿,谁也不会把他放在心上。

现在呢?

这个精明兼老贼的邱处回来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